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二章:征途漫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二章:征途漫漫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蒙古人榮耀的歷史已經終結兩百年了。

但顯然,額璘臣還未忘記。他迫切的渴望著用一場戰爭來證明這一點。

現在,時機到來了。

南面那個國度的軍隊已經踏上了征途,額璘臣毫無一絲一毫被進攻的焦慮,相反他迫切的渴望著在草原上儘早與他的敵人會見。

毫無疑問,這樣的會見必將是血腥而殘忍的,因為那將是一場決定著河套,決定著土默特部歸屬的戰爭。

對於這樣的戰爭到來,額璘臣信心十足。這樣的信心不僅來源於這一個堡壘里源源不,更來源於整個蒙古似乎又重新在長生天的指引下團結了起來。

來自科爾沁部、察哈爾部都派來了援軍,他們人數不多,卻印證著額璘臣心中最渴望的念頭——一旦獲得與明人的勝利,他將成為所有蒙古人的英雄。

蒙古人是崇尚英雄的,草原上的男兒相信實力,也會在實力下屈服。當年面對瓦剌人的軍隊時是如此,面對建州人的鐵騎時是如此,額璘臣完全有理由相信,依靠著擊敗這一回倪元璐的進攻,他完全有希望如當年將蒙古再度統一的也先一樣,依靠著土木堡之戰的勝利登上再統蒙古的至高之位。

激揚的宣言很快就結束了。

三人各自離去,額璘臣騎上了自己那一批神駿無一根雜毛的白色駿馬,在數百人的衛隊簇擁之下去了歸化城,那裡,有著無數從漠南蒙古各部趕來的援軍等待著調遣。

相較於額璘臣需要去指揮協調十數個部落里的援軍,歸化城都統巴音岱反而輕鬆簡單了許多。

歸化城城內的都統府早已在巴音岱的堅持之下被讓給了額璘臣,而巴音岱自己則是十分盡職盡責地進入了軍營與將士們一同操練。現在額璘臣離開,戰爭即將奏響,巴音岱自然一樣要回軍營與這一步大清的軍隊同在。

眼見兩人離開,土默特部首領溫布楚琥爾卻沒有著急著離開。他望著額璘臣遠去的背影,臉上露出了迷茫的神色。

一個人的命運吶,當然要靠自己的奮鬥,但也要考慮歷史的進程。

如果沒有朱慈烺的橫空出世,那麼溫布楚琥爾是絕對會繼續安然在土默特部里當自己的土皇帝,絕不去想什麼打打殺殺的東西。自從蒙古人信了宗教,又背靠著滿清漸漸穩定,有了南面明國搶掠的所得,他們的日子委實比過去好過了百倍。

這樣的好日子是讓溫布楚琥爾滿意的。

但命運這樣的事情卻打亂了他一切的安排,跟著多鐸入關作戰,土默特部的一半青壯戰死在了國內,過冬的糧食一下子沒了著落。

沒有了明人搶掠維持過去的錦衣玉食是溫布楚琥爾無法接受的。如果換一個時候,溫布楚琥爾會接受這樣一個安排:年紀大了,便將位置讓給孩子,自己則打算喬裝易容,在中原里尋個溫暖的地方,安置個宅子,買幾個婢子,每天就教他們怎麼唱戲。他甚至想過了,自己還要編一個劇,名字都想好了,就叫雁南飛。講的,便是一個蒙古勇士行俠仗義,鏟奸除惡的故事。

可惜吶,一戰慘敗,命運也就改變了。

當溫布楚琥爾有時間想起這些故事的時候,戰爭已經開始了。

這個吞噬人性命的名詞已經讓溫布楚琥爾無法在去想自己那個不可及的夢想,他現在不再是一個即將退休的大叔了。他被所有部民都視為最可靠的首領,他們將性命託付,一身號令,赴湯蹈火。他背負的不再是自身的權勢,而是部落里十數萬人的未來。

為了不讓土默特部十數萬人走向沉淪,他便只有選擇與額璘臣一同奮戰。

「只是,我們的選擇,是對的嗎?」溫布楚琥爾忽然間喃喃了一句。

「札薩克!我可總算找到你了!部落里都盼著尋你下命令,好多事情無人決斷,都快亂套了1這時一個土默特部的小將跑來,焦慮地連聲說著。

溫布楚琥爾收回了思緒,他現在,已經再也沒有時間去思考對錯。

踏上了征程,就沒有再收回去的餘地了。

……

「到單于城了。」吳萬英輕輕地吐出了一口氣,微微放鬆了一些。

一旁,丁高亮有些茫然地問道:「啥子叫單于城?」

「單于,說的是匈奴時候的事情了。那會兒,如同我大明一樣,漢朝北面的敵人就是匈奴。而匈奴的首領,就如同現在蒙古人的可汗一樣,被稱呼為單于。而這,便是單于城。其實,這也就是個別名。我大明曾經也是於這裡駐紮過大軍的,開國那陣子,這裡便有過一處衛所,就叫雲川衛。」吳萬英說完,頓時就見一旁的饅頭瞪大了眼睛。

「有衛,那就有舊城。有舊城,就可以躲風沙了1饅頭蓬頭垢面,雖然那已經知曉行軍之中會困難重重,但一路上的風沙灌入卻又不能洗浴,如何能讓小姑娘好受。他只覺得這身子髒的好像一整年沒有洗臉洗澡一樣,渾身上下一撮就能掉下泥來。

更關鍵的是,小姑娘已經年紀不小了。他格外想要清潔一下身體,用以應付那種每月必到的羞人事情。

吳萬英自然也是感覺身上都是髒了,可他張了張嘴,卻還是搖頭道:「軍中清水太緊張了……」

連喝的水都沒有,又有什麼水能去洗漱?

離開邊牆,北上遠去,一路上遇到的並不全都是草原。事實上,更多的地方還會有沙漠,有荒漠。

無論是沙漠還是荒漠,都儼然是一片生命禁區,能夠尋到水源已經實屬艱難,供應十數萬人呢吃喝拉撒,光是想想都是一件恐怖的事情。更何況還要去管全軍的洗漱?

丁高亮摸了摸後腦勺,撓了撓頭,倒是沒什麼感覺。

上頭的命令很快就來了,各部依次入城。

吳萬英一行人的運氣不錯,他們得到了入城的資格。而更多的將士還需要繞著舊城駐紮。

沒錯,雲川衛的舊城還在,百餘年過去了,舊城的城牆依舊聳立。裡面原本居住的蒙古人早已經遠遁,只留下一片狼藉的痕。進入城內以後吳萬英就發現了一個有趣的事情。蒙古人試圖燒毀這處舊城,但他們顯然失敗了,反而有不少蒙古包燃燒的痕。

吳萬英輕輕觸摸著城牆,用力捶打了一下,捶得生疼,又摳摳掰掰的,一樣發現土質堅硬,結實的出乎預料。

要知道,雲川衛可是大明初年興建的,距今已經兩百餘年了。

心中感嘆著這些細節,一旁的丁高亮則是一掃剛剛的懶散,一雙目光銳利地打量起了全城:「雲川衛約莫長五百長,夯築城牆,基寬能有四丈,牆高約莫三丈。每處城牆都有半尺厚,四牆都有門,不過門倒是被蒙古人破壞了,忒是可惜。這有翁城……是一個完整的防禦體系。很快,工兵們就會修築城牆了。這裡很可能會成為一個兵站,成為銜接後路的軍需中轉點。」

吳萬英聽著,只覺得很厲害,點點頭,還沒明白過來。反倒是一邊的饅頭盯著丁高亮,等著丁高亮繼續說下去。

果不其然,丁高亮遲疑了一下,道:「也就是說,衛生隊很可能會留下來。」

隨軍醫院是後勤部隊,除了一部分急救跟隨以外,大部分還是在後方呆著。當然,這個後方只是相對於戰場第一線,不會距離過於遙遠。如果雲川衛成為兵站中轉點,那麼很可能就會成為隨軍醫院的大本營。

也就是說,丁高亮與吳萬英很可能要不會一起前行了。

吳萬英終於明白了,他看著丁高亮,想要說些什麼,忽然間外間一陣哄鬧之聲響起。

「集結號1

一陣急促的集結號響了起來,丁高亮與吳萬英迅速集結起來。

軍令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要快速下達。

集結的臨時校場上,他們的團長環視一眼,做著戰前的動員:「兄弟們!這一戰,上頭已經下達命令了,我們的目標,是歸化城,是擊敗那裡盤踞著我大明故土的蒙古人!收回失地,將這些侵略了我們數百年的蒙古人打敗,只有這樣,才能捍衛我大明疆百年和平!現在,軍令下達,除了三分之一人的留下以外,其餘人,跟隨我一同出發1

「戰,戰,戰1

將士們歡呼了起來。

艱難的行軍當然不是出來遊玩,每個人心中渴望自然是殺敗敵人,封侯拜將。

「但同樣,我們需要三分之一的兄弟們留下來駐守在雲川衛城。我們前線的數萬兄弟們都需要後方有人守衛轉運軍需,安置傷員。這同樣是光榮的任務。而且,剛剛已經收到探報,附近已經重新尋到水源,在這裡渡過,不會很辛苦。現在告訴我,誰留下?」張庭環視全常

全場默然,所有人直視著張庭的目光,燃燒著勃勃的戰鬥熱情。

行百里者半九十,誰也不會在建功立業的前夕選擇退卻。也許有的懦夫是這樣,但吳毅能夠被精選出來遠征的這些將士沒有孬種。

丁高亮是如此,就連吳萬英,也同樣如此。

只是,吳萬英身邊,一個瘦瘦弱弱的小兵此刻卻是忽然間面色一白,身子忽然間一軟就要倒在地上,只是這小兵性子格外堅韌,硬生生挺著,面色發白都咬著唇,一言不發。

吳萬英畢竟不是木頭做的,他聽著耳邊忽然間傳來牙齒打架的聲音,扭頭看過去,赫然看到了饅頭一臉慘白的模樣,心中猛地一驚。

張庭目光掃到這裡,當即道:「衛生隊全員留下,歸屬於隨軍醫院指揮。其餘各部,隨我出發1

「是1眾人高聲應諾。

丁高亮看著吳萬英,不舍地道:「兄弟,照顧好饅頭1

「好1吳萬英重重應下,又道:「照顧好你1

「我死了,你記得我家住哪兒嗎?」丁高亮咧嘴道。

「記得!大同鎮靈丘驛馬嶺山腳的丁家莊,你的老娘就是我的老娘,你死了,你娘就是我娘,我來養1吳萬英猛地發覺,這就是丁高亮在留遺囑了,他動容地說著,又格外地誠摯道:「留著命回來,我給你找個媳婦,******好生養的,你喜歡!1

「嘿,好兄弟,我走了。」丁高亮走過來拍了拍吳萬英的肩膀。

一聲急促的軍號響起,丁高亮動作徒然一塊,迅速歸隊。

上萬人馬,只在雲川衛停留不到兩個時辰,草草用了午餐便繼續朝著北疆出發。

……

溫布楚琥爾勒轉馬頭,看向身後的將士。

這是他手中有史以來最為強大的一支軍隊。騎**湛的蒙古人終於不用在用骨頭做的箭支殺敵,而大多數的戰士手中最強大的武器再也不是骨頭木頭做的狼牙棒。

他們第一回擁有了超越滿洲人的武備。

強弓堅甲,駿馬彎刀,溫布楚琥爾最渴望的武器眼下都出現在了驕傲的蒙古軍隊之中。

這些天生的戰士們騎上了馬,數千人一體行動,數千匹戰馬卷帶著強大的動能,彷彿可以將草原上一切存在的貨物摧垮。

而現在,他們出現在了從通往規劃畢竟的雲內上。

老實說,溫布楚琥爾不知道這時候的明軍到底在哪裡。他只能模糊地發現他們出現在了玉林衛,出現在了九龍溝,而一切的行動方向,最終的目標都是直指歸化城,這個蒙古人的大據點。

但無論如何,溫布楚琥爾明白,敵人一定會朝著雲內來。

因為,這時黃河的支流,灰河。

也許堅韌的漢人可以在離開九龍溝以後積攢下十數日的清水,但沒有人比溫布楚琥爾明白,餓肚子還可以忍下兩三天,可沒了水,那真是一天都忍不了。

比起失去食物,沒有水源會更快的餓死。

而通往歸化城的道路上,只有雲內這裡有灰河可以有足夠可靠的水源。

顯然,這時一個很關鍵的信息。

「這是一場危險的行軍礙…」顧炎武打量著地圖,陷入了沉默,隨後,他迅速下令:「增加十隊斥候,十裡外的軍情暫時不要探查了,緊盯好方圓十里的情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