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五章:索尼到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五章:索尼到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蒙古的伏兵散去了。

第一軍的將士們開始打掃著戰常

倪元璐走到了一處沙丘上,朝著西方看去,深深一瞥。

此刻,已經是夕陽西下。

不同於中原里,看夕陽落下便是西落西山。在草原大漠上看日落,便是另外一番滋味了。金黃的黃昏灑落在地面上,金燦燦的,照耀得人心理暖洋洋的。

而這時,戰場上也迅速被打掃了完畢。

新的帝國皇家陸軍的行動力與組織能力是驚人的,才過了一個時辰,大部分的戰場就已經打掃完畢l了。

這讓在一旁催促的夏晨重重鬆了一口氣:「還好收兵得早,要不然又要準備野外宿營了。」

不多時,作為前鋒出去探查的張庭也回來了。

他喜氣洋洋的道:「我們在灰河邊上尋到一處舊城,是蒙古人修築的小城,此刻那裡已經人去樓空,我部已經先行入內清理、建立防務。」

「好1夏晨笑道:「看來,此前的情報果然沒有錯漏。」

倪元璐聽著這一個又一個的喜訊,也是不由擊掌笑了起來。三人對視一眼,紛紛都是大笑。

是啊,勝利者,理當歡笑。

這一場伏擊戰最終以大明一方的反敗為勝為結局,儘管樞密院登記的戰損人數死亡人數高達四百餘人,輕重傷超過一千五百人。但他們取得的戰果卻是這個數字的兩倍,超過一千個蒙古人的腦袋被撞上了石灰盒子,就地投降的俘虜有兩千餘人。得力於猛如虎與周遇吉率部追殺,一路上又殺死殺傷兩千餘人。而這個數字顯然還只是能夠統計到的部分,其餘因為無法追擊而不能具體了解戰果的數字顯然會更高。

這一戰不僅是旗開得勝,鼓舞了軍心,更是讓這一路都提心弔膽擔心的夏晨也稍稍放鬆了起來。

顯然,經過方才的一戰,蒙古人便是還想伏殺路邊也沒有餘力了。

剛剛那一部至少一萬五千人的蒙古伏兵可不是輕鬆可以派出來的兵馬。就是溫布楚琥爾吞併了整個土默特部,麾下也只有十數萬部民,拚命拼湊,也只能湊出一萬餘兵馬,其中相當部分是諸多蒙古部落一起加入的援軍,比如察哈爾部,要不然,溫布楚琥爾也不會選擇東西南北,一起進攻。

明軍移動到了雲內舊城裡。

這是一個土石堆砌的小城,比起雲川衛來得更加破敗,城牆破陋之處眾多,只有城中心的幾個小院還算顯得完整。

一路進去看都能發現滿地狼藉,地面上不僅有燃燒的痕,亦是有還未沖刷洗去的血跡。顯然,在明軍主力抵達這裡的時候還經歷過一場戰鬥。

但毫無疑問,戰鬥是一邊到進行的。抵抗幾乎不存在一般就被輕易碾壓,倪元璐沒有去追問這些敵人的結局。

也許,不遠處黃河的支流灰河就是他們的歸宿。

這顯然是一個倪元璐會滿意的結果。

死掉的敵人就是最好的敵人。

進駐雲內舊城的明軍開始了徹夜的開工,他們安營紮寨,修補城牆。精幹的工兵與充沛的物資讓雲內舊城迅速煥然一新。

靠近灰河的好處也讓明軍得以開始一場盛大的節目:洗漱。

經歷了一路的風霜,身上的泥垢道出都是不說,一場大戰後,不少人的臉上衣上都是鮮血污漬遍布。

到了晚上,篝火通宵達旦燃起。

猛如虎率部將沿途跑掉部落里的牛羊給趕了回來,有了斬獲,火頭軍們大展神威,各部連夜將這些牛羊盡數烤了,當作這一回的犒賞。

這樣的歡暢氣息一直到了深夜,參加篝火晚宴的將士們替換了在外巡邏堅守的將士后這才回歸寧靜。

這一夜,倪元璐依舊通宵批複著手頭的公文,一直到外間也漸漸回歸平靜,這才拖著疲憊的身軀躺下,轉瞬入眠,無比安穩。

這一夜的歸化城都統府里,一樣是篝火與火燭通宵燃起。

狹隘的歸化城內,都統府上的會議室里坐著沉默的眾人。

土默特部的札薩克溫布楚琥爾跪在地上,看得坐在上首的額璘臣眼皮子一跳一跳,嚴重時不時凶光綻放。

他無法接受一場幾乎完美的伏殺竟然落得一個大敗而歸的下常

儘管靠著四條腿的後撤,土默特部保全了自己一半的兵力,但毫無疑問,這是一場敗仗。他如同暈染了魔汁一樣的陰雲籠罩在了所有人的心頭,看不到一片陽光,陰鬱的心情讓所有人都透著焦躁與不安的氣息。

額璘臣同樣受不了這樣的氣氛。

他想要如同自己最心中直覺最想做的那樣將這個敗軍之將溫布楚琥爾退出去斬殺,以示軍法嚴厲以及敗仗的可怕。

但到這一刻,額璘臣似乎突然間明白了自己的真正實力。

就在剛才,溫布楚琥爾兵敗歸來以後,額璘臣第一反應就是不相信,等他明白了這件事事情真的發生在了他的手中時,額璘臣執拗地不相信明人能有這個本事,他要率領餘下的全部兵馬再戰一常

他相信,依靠著自己的指揮能力,沒有殺不敗的敵人。

大炮再強,他額璘臣也有,還是最強大的紅夷大炮,就連滿洲人也不過如此。

只是,歸化都統巴音岱卻推脫走了,回到了軍營,再也沒有出現。

額璘臣眼中的殺氣漸漸消退,他的理智告訴他自己,這一刻他需要做的是凝聚人心,將僅存的力量團結在自己的手中。只有這樣,才不會在擊敗明人之前被自己人所壓倒。

「這樣的事情,此前不是在明人手裡才會出現嗎?竟然,竟然……也會在自己的手中出現1額璘臣抑鬱不已。

他無比懷緬過去的時光。

那時候,大清的軍隊無往不利,就是大舉進攻明國的時候。明人一樣是空有龐大的軍隊卻陷入了劇烈的內耗,還沒和他們強大的滿蒙大軍開戰呢,就自己先內耗一頓,最後才虛弱地出來作戰,被清軍輕易擊敗。

而現在,似乎風水輪流轉,那個互相內耗的例子又落到了蒙古人的身上。

「難道,天命不在我身上了嗎?」

額璘臣痛苦地想著。

天命在我,便是無往不利。天命不在我身上,便是處處受阻。

額璘臣堅信這樣荒謬的事情,而不願意相信那一個更加讓他無法接受的理由。

因為……他們是真正弱小的一方。

……

歸化城軍營。

軍營里一片肅殺。

巴音岱披甲執銳地親自巡邏了一陣,眼見滿場寂靜,無人敢在深夜裡亂動,他這才稍稍平靜了一些,回到自己的營帳里,解開了衣服甲胄,打算休息一陣子。

安營紮寨都有學問,就是在軍營里,也得每日親自盯著巴音岱才能放心。最近局勢緊張不妙,巴音岱自然是更加小心謹慎,唯恐自己最後這點本錢也因為什麼亂子煙消雲散。

這一部兵馬是真正屬於清國的兵馬,裡頭許多軍官以及精銳的巴牙喇護兵都是從遼東來的滿洲人,隸屬於鑲黃旗麾下。

他們原本是象徵著大清對於蒙古的統治,到了後來,還會有綏遠將軍駐紮,加強對蒙古的控制。

當然,現在大清還遠遠沒有將大明打下,沒有歷史上這個時候會發生的入關,自然也沒有奪天下的事情。綏遠將軍是沒有影子的事情,但作為歸化城都統,巴音岱就是大清在歸化城的代言人。

只不過,這個代言人眼下的日子並不好過。

明人大舉殺來還是其次,最惱火的,自然還是作為蒙古草原上真正的話事人,此刻********的那種恐懼不安,以及……窩火。

毫無疑問,如果是先皇黃台吉在,絕不會有任何一個蒙古人敢於如此造次。當年黃台吉率軍在草原上所向披靡的事情可不知道讓多少人見了戰戰兢兢,跪在地上臣服。

如果敢有一個人忽略自己這個歸化城都統的威嚴,那麼定然會迎來身死族滅的下常

額璘臣沒有迎來這個下場,在明軍大舉殺來的情況之下,他聯合了蒙古各部聯手抵禦明人。

想到這裡,巴音岱便不由的笑了出來:「聯手抵禦……明人是那麼好打的嗎?一場伏殺,佔盡天時地利人和的伏殺,竟然還落得如此敗績。額璘臣這個蠢貨……白白丟了這麼多人的性命!還想我跟著去送死,也不想想自己有幾斤幾兩?」

一場宣洩吐出,巴音岱心中暢快了許多,他低低的笑著,卻是漸漸笑得越來越苦澀。

不管再怎麼奚落這個不尊敬自己這個都統的蒙古蠻子,他還是不得不承認,眼下的局勢真是在朝著不利於他們的一方發展。

而他與額璘臣,說到底還是一條船上的螞蚱。

「接下來的仗,到底要怎麼打?難不成,要與明人打一場守城之戰?」巴音岱懊惱地聞著。

「當然可以,為何不可?」這時,一個神秘的聲音喊了出來,輕笑著,卻是讓巴音岱毛骨悚然:「是誰?」

「看來,十年過去了,巴音岱你的膽子還是這樣校只不過啊,十年過去了,你都記不清我是誰了埃」一個滿人模樣打扮的男子走入帳內,做到了牛油大燭面前,將自己的面容展露在了巴音岱的身前。

「是你?你竟然出現在了這裡!索尼……你……你……你怎麼會在這裡?你不是在盛京嗎?等等……難道是……」巴音岱臉上表情迅速變換了起來,先是驚恐,隨後又是震驚,到最後,是猛然升起的驚喜。

那彷彿一滴蜜糖在心中化開,簡直讓巴音岱歡喜得想要高高的蹦三丈。

沒錯,出現在巴音岱身前的人不是別人,就是那個從盛京千里來援,代表著大清決不放棄蒙古政策的大清重臣索尼!

索尼的出現,顯然意味著大清不會放棄蒙古,也沒有放棄蒙古。

「沒錯,巴音岱你的膽子是小了一些,聰明勁還是沒變埃我能來,當然是因為大清不會放棄蒙古。我的到來,自然是帶來了大清的援軍。那明人想要在草原上肆虐,還遠遠不夠格。至於這草原,當然是要讓我大清來領導統帥,任何人,任何蒙古人都不可以犯上作亂1說完,索尼眼中寒光閃現。

巴音岱聽著這些話,心中歡喜得都要炸開了。這一字一句都是戳中了巴音岱心中最是在意,最是痒痒的地方。

都不用猜,巴音岱就明白索尼說的就是那個犯上作亂的鄂爾多斯部濟農額璘臣!

「太好了,太好了。我大清果然不會忘,我大清,也沒有忘!援軍來了,援軍來了!真是太好了1巴音岱又唱又跳,再無顧及。

好一陣歡暢后,巴音岱終於忽然又道:「對了,索尼,你這一回帶來了多少兵馬?看情況,這一回來犯的明人也不是等閑之輩。咱們要做好雄獅搏兔的準備啊1

「你還挺會拽詞的。雄獅搏兔……說得好礙…」索尼微微一陣遲疑,最終還是重重地吐出一口氣道:「這一回,我親率正黃旗來援。」

「正黃旗?好,好啊1巴音岱驚喜大笑,又是一陣又唱又跳。

索尼一陣愕然,好一陣子才明白過來。

巴音岱雖然是滿清大將,但地處偏遠,還不知道此刻正黃旗經歷了好幾番磨難,已經折損得不成樣子了呢。

要是兩年前,正黃旗那真是滿清八旗裡面最強大的力量,這個皇帝親軍不僅規模龐大,戰鬥力一樣是一等一的存在。

只不過現在,那真是殘兵敗將,好不容易才讓索尼收拾出了士氣來援。

只不過,誤會也好。士氣,有時候的確比什麼都重要。

至於是欺騙?

望梅止渴……

也算是欺騙吧。

「不管了,能贏就行1索尼心中想著,重重地吐出一口氣。

「當然,一切是要能贏……」索尼心中收住了這個念頭,又轉念一想朝著巴音岱低聲道:「這幾日,你先與那額璘臣虛與委蛇,先應付著,讓蒙古人全力與漢人大戰。我親率正黃旗就在豐州,到時候,這一戰定鼎的機會,便是在我大清勇士的身上!讓那蒙古人,漢人明白,誰才是草原上的王者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