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一章:奇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一章:奇謀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棱一直在關注著戰場的發展,得益於那一桿格外不常見的千里鏡,讓他能夠密切觀察到戰局的發展。

重甲鐵騎兇猛而強大,猛烈的衝鋒之下,明軍的戰陣就如暴風雨之中的小船一樣,風雨飄搖,一層層戰陣被擊穿,彷彿隨時都會崩潰。

但這些明軍將士卻能在這樣的衝擊之下,不斷彌補,甚至發起了反擊。

重甲鐵騎的衝鋒失敗了,慶格爾泰也戰死了。明人似乎已經準備歡呼了。

但棱知道:「最精彩的時候,才剛剛開始啊!一切,盡在掌握!

棱輕笑了起來。

戰鬥即將進入焦灼狀態,而他棱,將成為決定性的勝負手!

「傳令各部,準備開火1棱昂然高聲道。

與此同時,位於青冢之上的炮擊陣地里,空空蕩蕩。棱的傳令兵趾高氣揚的抵達了炮擊陣地。

這位傳令兵十分氣勢昂揚,彷彿只等自己的命令下達就可以見證一場大勝到來。

但望著空空蕩蕩的炮擊陣地,這位傳令兵愕然了。

在青冢的最高處上,棱等了足足有一刻鐘的時間,卻依舊沒有聽到那一聲等候已久的炮聲。

與此同時,巴音岱也同樣期待著自己的大清主力神兵天將。相比棱的不安,巴音岱倒是信心十足許多。

時間,回到一天前。

從豐州一直往西南去便是歸化城,在歸化城一直往南直行便可以渡過黑河抵達灰河,再徑直往南去,渡過匯合,在位於歸化城東南方差不多一百餘裡外的地方里,便可以看到雲川衛了。

當然,正常的大道,適合人行走,人煙又多水草豐茂的道路是順著灰河、黑河兩岸的地帶。那裡水草豐美,部落眾多,也是開發最多,易於行走的地方。

但這當然不意味著草原上其餘地方就沒有道路可以行走。

路,人走的多了便成了路。

今日,一條新的道路似乎就這麼被開闢了。

當然,也並非說是被新開闢。依靠著歸化城都統巴音岱的幫助,索尼得到了三名的嚮導。這些人是出的獵鷹人,他們飼養著可以展翅高飛的獵鷹。

依靠著獵鷹,他們成了千里眼。

而在草原上縱情放飛獵鷹的他們也同樣是一個地理通,熟悉土默特部草原上方圓數百里里的所有地理地勢。

如果說,要找到一條少人行走,可以隱藏自己的道路,那麼就非他們莫屬。

於是,在位於土默特部草原不知名的角落裡,便沉默的行走著數千人。

這些人一人雙馬,一馬騎乘,另一馬馱著讓他們可以在草原上長久作戰的乾糧與物資。

他們從豐州離開,一路南下,已經越過了匯合,出現在了雲內東南的方向。

當然,他們也只是大致的知道自己的方位,並不明白自己究竟定位何處。

他們小心翼翼的在荒山野路上行走,依靠著三名出的嚮導,一路上除了見到幾波遠遠就跑開的狼群與野馬群一樣,他們竟是沒有被牧民所發現。

依靠著這一點,他們成功的躲開了他們渴望已久的目標:漢人。

「他們出現了1一名滿洲騎士遠遠奔回本陣,興奮的大叫。

行軍千里,又要苦思對敵之策的索尼本來是分外疲倦的。這些天吃不好睡不著,又是在野外行軍,條件之艱苦可想而知。尤其還要躲避著旁人,戰戰兢兢,猶如做賊一樣,讓人氣門不一,心氣難平。這樣的條件之下,索尼自然是氣難佳。

此刻,索尼一聽手下說他們來了,頓時驚喜不已。

「是他們?是明軍的補給隊?達汗,你給我看清楚,是不是明人的補給隊?」索尼呼吸急促了起來。

達汗便是那名來報的驚喜的斥候。

見索尼十分重視,達汗也連忙平復心境,略一思忖,便道:「不是漢人的補給隊。」

「不是?」索尼目光一瞪,不敢置信的看著達汗,一臉你玩我的驚訝。

達汗當然不是洗刷索尼,他見索尼這表情頓時知道誤會了,連忙道:「不是不是。來的不是漢人的輜重補給隊,但這的確是漢人的兵馬。只不過,不是從南往北去的補寄隊伍,是從北往南回的後勤隊伍1

「從北往南回?難不成,漢人已經打完了?」索尼的心一下子猛地揪住了。但很快,他只是腦海里隨便一計算便搖頭將這個念頭甩脫了出去。

他是極為精準的計算過時間的。

當索尼離開豐州往南去的時候,巴音岱才剛剛開始緩和關係,團結內部,一致對外。而那個時候,明軍也差不多才在雲內穩住腳步,繼續慢騰騰的朝著歸化城進發。

就算最壞的打算計算,明人能夠一反常態千里奔襲殺到歸化城,巴音岱也至少會等待著他索尼的出現扭轉戰局,絕不會投降。

滿人的戰鬥意志堅韌,哪怕是單單守城,也絕不會在短短時間內被一日攻克。

只要戰鬥持續超過半天,索尼的時間就是足夠的。

也就是說,來的這隊人絕不是漢人勝利回營的先頭部隊。

這樣一想,索尼自己也腦袋暈乎了。

「到底是什麼來路?總不可能有人做了逃兵1索尼腦袋上冒出了無數個問號。

這時,達汗繼續扣扣索索的說著見到的情形:「看情況,應該是漢人負傷回撤之人。而且……看面貌,我還見到了上千人的俘虜,都是……都是土默特部的。」

索尼的臉一下子綠了。

他迅速帶著人嚮導跟著達汗前去偷窺。

他們在暗,又有嚮導尋找蔭蔽的角落觀察,很快便見到了那一路隊伍。

這一刻,索尼終於明白了達汗描述的存在是什麼。

這是一支先期返回的非戰鬥部隊。

顯然,明人已經經歷過一場戰爭。而結局,也顯然頗為順利。他們俘獲了相當數量的蒙古人,但同樣也有為數不少的傷兵。在行進的隊伍里,時不時就能見到那種平板大車上躺著幫著紗布的傷員。

作為滿清大臣,消息之靈通自然遠非蒙古人這些騷韃子可以比擬的。他對明人的了解遠超過一些蒙古部落酋長。

他聽說過,這就是明人的醫護兵。

而今大明皇帝大手筆的一開始就建立了隨軍醫院,戰鬥在哪裡出現,就哪裡有衛生人員。而且比例高的驚人,每個數十人規模的連隊就有兩到三人組成的衛生隊。一個營團更是就有一個成形可以做手術的隨軍醫院。

至於一個軍級規模的隨軍醫院,更是人數數十上百,堪稱規模龐大。

當然,這樣的規模龐大是對比滿洲軍隊的。

畢竟,對於大多數舊式軍隊而言,軍醫只是給軍官甚至只有高級將領才能享受到的存在。對於這個年代大多數士兵而言,受傷以後只能祈禱老天給力,讓自己逃過一劫。就算是有醫治,也許就只是胡亂髮放一點草藥,壓根沒有醫療的概念。

而此刻,出現在索尼身前的,便是這樣一支醫療部隊。

他們帶著眾多的傷員離開隊伍,回到治療水平更好不用擔心戰火的後方。同樣,也攜帶著伏擊戰里俘獲的俘虜。

「報!索尼大人,我們在南面單于城裡發現了大量明軍!他們佔據了原來的雲川衛舊城,並且修復了城防工事,看規模,有一千餘人在內駐守。而且,雲川衛城外有大量的馬車,看上面的布袋,應該是存儲著大量的糧食以及……軍火1這時,又一名斥候來報。

索尼精神一振,這一刻,他分外的鬆了一口氣。

這個斥候看起來水平比起剛剛那個好多了,一口氣不費力的將關鍵情報點出。

「好!你叫什麼?阿爾薩蘭?好!好樣的,我給你記功!這個情報很關鍵,很關鍵!另外,他們的城防工事修繕到了哪一步?如果給你三千人,你要多久能打下來?」索尼目光灼灼問道。

阿爾薩蘭沉默良久,道:「恐怕需要十日,那舊城本就堅固,又有明人修繕配備火炮,連攻三日或可攻破。」

「三日1索尼聞言,咬著牙,沒有再開口了。

他沒有這麼多的時間。

這時,達汗忽然間目光一亮,道:「索尼大人,末將或許有個法子。」

「哦?什麼法子?一口氣說了1索尼有些不耐煩,這個阿爾薩蘭才能代表正黃旗的水平埃但顯然,阿爾薩蘭這樣的精兵更多的存在於軍心士氣還在的正黃旗。經歷了接連慘重的折損以後,達汗這種不入流的人才是正黃旗的現狀。

「辦法,便在這些人的身上1達汗嘿笑一聲,終於開了竅,一口氣將打算都說了出來:「而且,咱們還帶了幾百漢軍旗的不是?」

……

雲川衛城裡,吳萬英得到了一個差事。

「萬英啊,我剛剛收到了一封快馬探報。咱們的兄弟部隊在雲內打了一場勝仗呢。好傢夥,被幾萬蒙古韃子伏擊在路上反殺得韃子人仰馬翻,當場就俘獲了上千人,殺傷無數。」雲川衛兵站的隨軍醫院院長閆成年興高采烈的說著,就差手舞足蹈一番表達自己興奮之了。

吳萬英聽著,也是好不開心,當即鼓掌了起來:「好哇,好哇。咱們的勇士打了勝仗,這是好事埃當然,院長你要有什麼事情儘管吩咐我做。你也知道,學生在這裡每日事情可不多。也實在不行做一個閑漢。」

「哈哈,有上進心,不錯嘛。」閆成年頓了頓,語氣沉重道:「這一回,當然我們也得有事情忙活起來了。這自古就是一戰功成萬骨枯,也就是當今筆下興建了這隨軍醫院體系以後才能料理一些善後之事。這伏擊一戰,軍中折損也是不校」

「我呢,我呢,會在兵站里開始準備三百張病床,安置這一戰里受傷的將士。只不過,來報的人說得含糊。我也不清楚具體情況。大軍北去當然是有一些醫護同仁在的,只是定然要跟隨大軍行動,回來的這些人情況如何,實在不明白。所以么,你便要去先打個頭陣,帶些人去探探路,看看情況。也好讓我們做些準備。」

吳萬英一聽,頓時也就明白了:「這個學生明白。既然如此,學生這就出發。也不帶其他人了。一人一馬來去自如,」

閆成年拍了拍吳萬英的肩膀,笑道:「好,那就辛苦萬英了。」

說完,閆成年便回去忙活了。只是剛走兩步,彷彿想到了什麼,閆成年又將跑遠的吳萬英喊回來,塞了一把手銃過去:「我呢,也沒什麼別的好送你。這是軍中單獨為少部分人配發的手銃,你拿著用,萬一碰上了野狼遇到了什麼小麻煩也能應付。」

「這……」吳萬英當即就要辭讓。

但這是軍中,閆成年雖然是文職也是有幾分霸蠻之氣,道:「要你拿就拿著。」

「長者賜……不敢辭……」吳萬英頓時有些彆扭地受了下來,但拿到手以後,又不自覺的興高采烈起來。

見此,閆成年這才笑呵呵的離去了。

吳萬英翻身上馬,縱橫疾馳北去。

他很快就在距離雲川衛舊城北面十餘里的距離遇到了一部大隊人馬。

這個隊伍的確頗為龐大,尤其車輛十分居多。裡頭,還有許多蒙古人。這些蒙古人顯然就是那些蒙古俘虜了。

見此,吳萬英更加興高采烈,當即便沖了過去,朝著眾人道:「敢問可是大軍主力回撤的部隊?我是雲川衛兵站的衛生員,聽聞這裡有許多傷兵,特來問問情況,也好讓兵站及時做準備1

十里相迎,這是一個很重的禮數了。

但這這一隊人馬聽聞以後,卻有些詭異的沉靜。

沒有一人說話。

直到誰都感覺不對勁以後,這才走出來一個扭扭捏捏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面白凈,就是面帶諂媚,走路佝僂,有些遮擋不住的畏縮之氣,彷彿隨時準備下跪一樣。

那人朝著吳萬英行禮,道:「這位小哥……你來的不巧吶。」

「哦?」吳萬英愣住了。

「廢話真多,直接拿下便是。問他願不願意招了那雲川衛的內情,若是願意,便留下來。若是不願,直接殺了便是。」索尼陰沉的聲音響起。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