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二章:反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二章:反戈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位於雲川衛北方十里的官道上,龐大的車隊顯得格外詭異的寂靜。索尼的話說出以後,寂靜被打破。取而代之的,是真相大白的明朗。

那白凈男子顯然就是漢軍旗里的漢人了,此刻一聽,輕嘆一聲,朝著吳萬英道:「失禮了。」

他一說完,就見身側十數行動幹練的「明軍士兵」行動極快的一把衝上去,將吳萬英當場拿下。

吳萬英腦袋裡轟隆的一下炸開了,他倒在地上,看著這一隊人馬背後的人,明白了過來。

那裡,是一個個衣冠左衽,身著滿清軍裝的正黃旗清軍。

……

與此同時,位於黑河的戰場上,鄂爾多斯部濟農額璘臣岱感覺到了一些異常。

青冢上的炮聲沒有如期而來。

但黑河戰場上的廝殺卻不會因此停止。

明軍的火炮已經奏響了。伴隨著時不時密集響起的震天雷的爆炸聲響徹雲霄,震動萬里。

新式的天罰一式火炮嶄露著自己強大的殺傷力,一轟一大片的範圍殺傷威力不凡。儘管明軍被三面包抄在戰場上,處處受敵,卻從容得彷彿只是打開了一道餐前茶點一樣。不慌不忙,不疾不徐。

他們從容的作戰,從容的殺傷。彷彿眼前大舉殺來的不是數萬蒙古騎軍,而是數萬頭待宰的豬羊。

看著麾下的子民被殺戮,額璘臣的心在滴血。

這是他的部民啊,不僅是用來抵禦明人的軍力,將來還得是他縱橫草原,登上更高位置的依仗。但現在,都耗費到了這裡。

額璘臣畢竟是一方豪強。他心中很清楚得失,他不單純是一個部落酋長,軍閥一般的人物,更重要的,他還想重新燃起蒙古人的驕傲,恢復先祖給與的榮耀。

響起心中這個念頭,額璘臣重重呼吸一口氣,忍住了焦躁。

「蒙古人,也不過如此。」猛如虎殺得興起,大聲高呼:「來啊,都來埃敢沖爺爺的陣,便讓你們統統都埋葬此處1

說罷,猛如虎又是率部殺去。

見此,明軍的中軍指揮台上,便是好一陣歡暢的笑聲。

「猛如虎人如其名埃」倪元璐止住咳嗽之聲,看著猛如虎率部在蒙古人中間一陣來回衝殺,好一陣讚歎:「有如此猛將,實乃我大明之幸事。」

「能讓人盡其用,這更是我大明的幸事埃」陳永福說罷,也不由唏噓起來。

短短三年時光,缺失滄海蒼天,日月變遷,世事變化得讓他目不暇接。

如果還是當年那個河南總兵,有人與他說,只需要在等三年,大明便能舉強兵出草原,收復河套,進攻土默特部,他定然會大怒斥責:大明哪有那般本事。

大明當然不是沒有這個國力,沒有這個人才,沒有這等勇士去北征。

此前的大明,沒有的是那等能夠順利動員國家力量,能夠理順帝國朝政,能夠安撫人心,讓人勁往一處使,而不是內鬥不休的朝廷。

而這一切,便顯然要從那位九五之尊的掌權后說起。

「哈哈,那是自然。」倪元璐笑著,看著戰場上的景象,忽然發現夏晨有些以外的沉默,便問道:「夏軍師,我看你似乎有所憂慮啊,何不如一起討論一二?」

「回稟倪相,這憂慮的確是有的。」夏晨道:「卻不是此前所言的。眼下戰事已開,自然不需要擔憂蒙古人大規模逃潰,以至於被引得誘敵深入了。」

「哦?那看來夏軍師所想不一般吶。」倪元璐沉聲道。

他聽出了一些意思。

眾人聞言,也都紛紛看向夏晨。

夏晨沉聲道:「蒙古人非易於之輩。此前官場喜愛用誘敵深入之策,而今來看,蒙古人的確是不打算放棄歸化城。但守城之戰,策略萬千。上策自然是層層築城,連鎖堡壘,以圖穩固。中策便是死守城防,以待援軍與戰機。對於蒙古人而言,最下策的,就是集結兵馬,一戰了之。蒙古人上策不選,中策未率,卻直接開場便用了下策,末將以為,這非是尋常埃」

「事出反常必有妖。」陳永福聽明白了夏晨的擔憂。

就連倪元璐聽了,也是低聲嗯了一聲,細細思慮了起來。

對於蒙古人而言,守城本來就不是擅長的事情。這一回死守歸化城本來就是時移勢易,頗為讓人感覺驚訝的事情。事實上,就是明人故意露怯引得蒙古人有所準備,倪元璐幾人也並無把握蒙古人就會真的嚴正以待,而不是直接跑掉,打算誘敵深入。他們分析之下,蒙古人最終會留在歸化城的幾率只有少少的三成。

就是這三成幾率之下,蒙古人不僅沒走,還是主動出擊,用騎軍很吃虧的方式衝擊著明軍戰陣,那就更加讓人疑惑不解,透出詭異情況了。

「吩咐各部,仔細觀察。」陳永福當即便下令:「外放斥候十里1

斥候很快便放出去了。

但陳永福聽完這些分析,卻是越想越是不對。

「另外,炮兵營的校射氣球升空了嗎?再放一名斥候上去1倪元璐想到了什麼,又道。

眾人一聽,紛紛是恍然大悟。

炮兵營是有校對射擊所用的熱氣球的。這等熱氣球的出現可謂是震動旁人,飛天的夢想眼睜睜的實現在眼前,每一回出現都是引得無數人震動。

當然,熱氣球的技術其實遠非成熟。每一回升空都是格外繁瑣麻煩,但這樣的繁瑣與麻煩顯然是值得的。

很快,熱氣球緩緩升騰起來,在十數米的高空之中晃悠了起來。

有了熱氣球的升空,無數參數便迅速得到加強。炮兵營的火力也是變得越發精確,一輪輪的炮擊之下,蒙古人原本還頗為強勁的沖陣變得漸漸脆弱了起來。

在一輪輪的火炮侵襲之下,蒙古人的後續兵馬不斷被打斷,衝擊變得格外不連貫。見此時機,明人的戰陣自然是更加頑強。

而且,熱氣球的升空更是引起了蒙古人的騷動。

「長生天在上,明人飛天了1

「飛天的明人,難道是神仙嗎?」

「長生天難道拋棄了我大蒙古嗎?」

「長生天啊1

……

無數哄鬧的聲音在這一刻不斷響起,蒙古人的士氣見此,也頓時出現了一陣受挫。

尤其是額璘臣,更是一陣心浮氣躁。原本好不容易壓抑的焦躁再也無法控制,讓他忍不住問道:「色棱那個狗崽子去了哪裡?」

與此同時,另一處,巴音岱也看著手底下的將士衝擊著越來越堅韌的明軍布陣,有些懷疑人生。

「說好的大炮呢?難道都被狗吃了?」

三千斤的重炮當然不會被狗吃掉。

而色棱,一樣是有些發懵。

此刻的他在青冢的山巔之上,在最高峰用千里鏡打量著戰局。他如何不知道此刻是炮擊的最佳時機?

但是……

他的命令已經下達一刻鐘了。

火炮陣地上,卻死寂一般,沒有反應。

與此同時,傳令兵看著空空蕩蕩,毫無一人的火炮陣地,一樣是腦海里無數個問號想了起來。

「人都死光了嗎?」傳令兵是個紈子弟,他凶光大冒,決意要殺幾個人立威。

「當然沒死光,就是身子不舒服,哎呀,都拉肚子了。」白豆悠悠的說著,拿著一個豆包,一邊吃著,一邊坐在一門火炮上。

「什麼?拉肚子?」急忙而來的色棱扯開傳令兵,一雙眼睛瞪著,彷彿要吃人一樣:「信不信我將你們的肚子全部划拉開來,拉一拉你們這群卑賤漢人的腸子?」

「信,當然信埃」白豆大刺刺的坐著,仰著頭,看著色棱道:「就是不知道,大人您這把咱哥幾個殺了,誰來給你開炮啊?啊?是不?」

色棱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

一種日了狗的心情在色棱的心底里升起,讓他一個勁的在心頭爆開粗口。無數個讓他可以想起的髒話不斷在腦海里閃過,但不敢怎麼樣,他卻都說不出口。

小孩子才會讓情緒支配自己的行動。

大人,只選擇利弊。

對於色棱這種自命的大人物而言,幾個小人物的性命微不足道,但他最關切的顯然還是一個字:利弊。

毫無疑問,這群漢人工匠統統殺了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色棱可以做到。

但是……

殺了以後呢?

色棱不是什麼無腦之輩,恰恰相反,作為鄂爾多斯部的太子爺,未來的繼承人、濟農。色棱有心機,懂得利害。

他知道……要是殺光了這些漢人,那這些火炮還真的沒法用了。

別看火炮的操作看起來十分輕巧,清理炮膛,點燃火繩便可以開炮。但最緊要的根本不是這些外表上的操作,而是調整射擊諸元,是怎樣精確的將炮彈發射到敵人的身上,而不是打到自己人的頭頂上。

殺光了這些人,火炮也就沒用了。

這樣的臨陣倒戈最為考驗人的本事。

無數個念頭在色棱的腦海里升起,他拚命的壓抑著心中的情緒,告訴自己:現在不是自己意氣用事的時候,無數族人在下面等待著自己,濟農期盼著火炮的支援。讓他們開炮,過後怎麼炮製都可以,但一定要讓火炮開炮!

這個叫白既然沒有跑,那顯然說明還有轉圜之機。

這樣想著,色棱擠出了一點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道:「你叫什麼來著?白豆是吧?我……我與你說。我大蒙古向來是重英豪的地方,誰有本事,便給誰富貴。比起那講究陰私舞弊的南國公平,公正。你在我大蒙古做事,有本事,能給大蒙古的勇士開炮,那就給你官,給你銀,給你美人。權貴都有!到時候殺到南國去,還能威風一世。既然那些不中用的都拉了肚子,那不正好是你表現的機會?」

白豆看著色棱如川劇變臉一般擠出來的笑容,白豆先是愣住了,感受著心底里酸爽的快感,他才意殊群蒙古韃子竟然服軟了。

一群平日里自命強者,欺辱他們這些漢人奴隸的蒙古韃子,竟然服軟了!

而且,還用高官厚祿來誘惑他白豆!

「這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不成?」白豆喃喃的說著,不由的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

色棱被白豆的笑聲弄得一陣莫名其妙,他死死盯著白豆,既是恨不得千刀萬剮了,可又忌憚不已。

白豆看著色棱這模樣,更是暢快不一,他本想當即給色棱一個好看,可當他越過色棱的視線,看到一人的表情時,忽然間改口道:「給我白豆高官厚祿,土地女人,這是當真?」

「我色棱乃是鄂爾多斯部的濟農之子,手下雄兵數千,我鄂爾多斯部更是部民數十萬,如何會狂騙你?我記得沒錯,那鐵堡里還有幾個姿色不粹一戰後,我做主,全都送給你。只要你將這火炮使動,全都朝著明人腦袋上砸去!都給你1色棱看著白豆面色變換,以為白豆心動了,連忙道。

白豆沉吟良久,一副好一陣天人交戰的模樣,良久,這才彷彿掙脫了什麼束縛,道:「好吧,既然如此,我便都答應你。你說話,得算數1

「大丈夫一言,快馬一鞭1色棱忙不迭道。

見此,白豆這才招呼著那些工匠上常

原本身為炮兵千戶的袁三宇見色棱一躍而上,成了大人物,頓時一臉驚嘆的表情:「成器了,出息了埃可真給咱們漢人出一口惡氣1

「師傅,咱們也都別多廢話了。趕緊動手吧1白豆笑呵呵的說著,又朝著色棱不經意的招手道:「色棱,你不是想我們開炮嗎?來呀,看看我白豆的本事,就這一炮打出去,就將那邊……看到了嗎?明人的指揮部,把那轟中,殺光1

「好,好,那我看著1色棱聞言,猛地心神一松,他忍著這白豆跋扈的表情,心道:姑且讓你得意一時,過了今日,讓你嘗嘗千刀萬剮的滋味!

這般想著,色棱心中其實也很期待。他既是好奇這火炮到底要怎麼才能調整射擊諸元,又是期待能夠將明人的指揮部一炮轟中,決定勝負。

到時候,那就是潑天的大功了。

這樣想著,色棱也就不管身後一干蒙古衛士們氣憤的神色,徑直走了過去。

全然沒有看到,陸季領著一隊人悄然跟上,目光灼灼。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