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九章:「死」而復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九章:「死」而復生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吳萬英的死而復生驚喜了所有人,大家看著這近乎神跡的一幕,一邊是恍然大悟,一邊是不斷的慶賀。

閆成年亦是不斷讚歎,良久這繼而又是歡暢大笑:「活下來了就好,活下來了就好埃萬英,我們贏了,剛剛,定國將軍已經率部殺出城。還好有定國將軍,更是萬幸,有萬英的拚死相告1

吳萬英艱難的想要說些什麼,自然是被饅頭按下,眾人紛紛寬慰著讓吳萬英休息。到最後,擔架也迅速升級。

城內挪出一輛救護馬車,兩人入了內,饅頭輕輕的將吳萬英身上一身絲綢內衣撤掉,無數鐵砂便灑落地上,只留下一個只有皮外傷的胸膛。

饅頭小心翼翼又輕柔萬分的清理著傷口,吳萬英怔怔的看著饅頭,緊緊握著饅頭的小手,忽而淺淺一笑,疲憊的睡去了。

吳萬英睡著了。

大明將士們的任務還遠遠沒有完成。

明軍可不是宋軍,步兵強大,卻缺乏騎兵。朱慈烺建軍支出便開始建立騎兵營,其後兵馬不斷擴大,各部之中都有騎軍。

如李定國,此刻便親自率領兩千餘鐵騎一路追擊而去。

將近五千餘人的正黃旗大軍一半在戰場上或是戰死或是潰敗投降,而另一半,便是出現在了逃亡的大道之上。

對於清軍而言,逃亡的方向不外乎是東南西北。南面與東面都是明人的勢力範圍,去不得。

西面就是他們奪城失敗的雲川衛城,是兇悍追殺而來的明軍,更是去不得。

唯一能逃亡而去的,顯然就只有北面,也就是從哪兒來,滾回哪兒去了。

達汗對於歸途十分熟悉,一路上沒有再藉助嚮導便奪馬狂奔,一路上竟是天賦卓絕的聚攏了數百殘兵敗將,最終渡過灰河的時候,因為所有人都是朝著北面逃亡,到達汗手中的正黃旗殘兵竟然有千餘人之多。

「也許……是有經驗了吧……」達汗苦澀的說著。

這些正黃旗的軍隊本來就是在遵化之戰之中敗績歸去的那些殘兵敗將,說是經驗豐富,聽著實在有些過於嘲諷,過於辛辣。

渡過了淺淺的灰河,達汗稍稍鬆了一口氣。他已經一連逃亡了三天了,後方追擊的明軍還是時不時出現,這讓他頭痛欲裂。

他將所有的期盼都放在了歸化城上,心道:「那裡,還有蒙古人的大軍,逃到這裡,縱然不會安生,也不會再擔心被明人追殺上來了吧……」

一路上,實在是有太多的人被追兵追上,生死不知,當然……不用想也知道,結局定然凄慘。

「還有一天……還有一天……」達汗安慰著自己。

……

達汗口中的一天後,顯然就是在歸化城外,青冢山腳下的這一場大戰開啟的時間了。

當巴音岱戰死以後,午後已經過去了,半天的激戰消耗了幾乎所有人的體力。

參戰雙方又渴又餓,一整日的激戰更是抽光了所有人的精氣神。午後的戰場上,出現了無數疲倦的目光。

戰鬥的節奏在這一刻似乎有所放緩,所有人都想抓緊時機喘息一口氣。

讓丁高天鬆了一口氣的是,後方,張庭不甘的將戰場交給了友軍。不過,當張庭看到連丁高天都露出了疲憊不堪的面容時,便轉而將咆哮送給了炊事班。

乾糧迅速熱了起來,就著溫水,沾著鹹菜,所有人狼吞虎咽。

偶爾傳出來乾糧在水中煮化了傳出的肉香,飄蕩在戰場上,顯露出了幾分詭異的氣氛。

蒙古的士兵們殺著殺著,竟然被勾動了饞蟲,餓了。

但他們顯然沒有更多的士兵替換下去吃飯了。

這樣的結果讓蒙古人又氣又急……

尤其是額璘臣,他看著幾個使者偷偷拿出了肉乾,留戀地收回了目光。

他也餓了……

但顯然,他沒有收兵的權力。

這是優勢一方獨霸的力量。只有他們,才掌控者戰局,有選擇不戰的權力。作為弱勢一方,不被殺潰便好了。

這樣想著,額璘臣苦澀的下達了收縮攻勢的命令。

與其說是攻勢,不如說是將一條又一條的性命丟在戰場上,用血肉之軀去纏住明人的戰陣,不讓他們摧枯拉朽的擊破蒙古人的大軍。

這樣的戰鬥似乎早已預感到了結局,一切都顯得無畏而徒勞。

但額璘臣已經沒有辦法了。

他一遍遍的說著巴音岱臨死前透露的消息:「大清的援兵就在不遠處,他們就會抵達,今天就會抵達。堅持住,勝利就是我們的1

「堅持住1

「堅持住1

……

無數次的重複讓額璘臣疲憊不堪,甚至,他都懷疑起了這一道消息的真實性。

只是,當額璘臣想起巴音岱的死時,他便不由的重新打起了精神。

巴音岱犧牲了自己的性命,讓他們多多堅持,而額璘臣,實在無法忍心辜負。

……

只是,戰鬥越來越僵持,越來越沒有希望,已經讓戰場里所有的蒙古人漸漸失去了耐心,失去了鬥志。

一個蒙古士兵左顧右探,悄然間溜走了。

有了第一個,就會有第二個。

更重要的是……

看著越來越多的人選擇逃跑,額璘臣自己的心志都動搖了。

他忍不住看向剛剛那個美貌近侍巴勒珠爾所在的位置。

只不過,巴勒珠爾已經被自己拿出去祭旗了……

他現在連期盼一個權臣來背鍋都無法做到。

「跑……嗎?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額璘臣喃喃的說著:「大清的勇士們……你們到底在哪裡,再不來,就連我都堅持不住了1

……

忽然間,額璘臣身邊一個察哈爾部的使者xx翻身下馬,跪在了地上,抬起頭,驚喜萬分。

看著這樣的景象,額璘臣頓時想到了什麼,看向南方。

那裡,大地微微的顫抖了起來。

這是大部隊出現的徵兆。

一念於此,額璘臣的心猛地提了起來,他看向難免,等待著希望出現的場景。

他希望看到的,是黃色鮮艷的鎧甲,是滿洲人熟悉的金錢鼠尾,是強大的清軍!

南面青冢的山腳下,人影出現了。

那是縱橫賓士而來的人影,待近了仔細看,額璘臣的心歡喜得炸開了,彷彿一整罐的蜜糖飛灑心房:「大清的勇士,終於來了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