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八十一章:正黃旗完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一章:正黃旗完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看著眾人驚喜的目光,倪元璐早有疑慮,他輕輕咳了一下,定了定神,道:「本相作為樞密院副使,負責這一回北征蒙古的大事,自然不會僅僅只在山西一地行動。同樣,陝西的孫傳庭已然開始行動了。這一回,第六師從榆林渡河而來,便是這一整個行動的一環。只是沒想到,竟然會有人這麼湊巧,迎頭就撞了上來。」

倪元璐也是感嘆無限:「當然,如果額璘臣知道自己的老窩鄂爾多斯部已經被我大明另一部主力大軍第三軍團團圍住,恐怕也是效果無二了。」

這顯然就是強大帝國的國力碾壓之處了。

對於蒙古人而言,集合兩個部落與清人預留下來力量之力就已經費盡心機,這才有了數萬兵馬可以周旋。

但對於大明而言,陳永福所部的第一軍還只是主力之一。駐紮在陝西的孫傳庭同樣是可以調動的力量。

此前,孫傳庭分兵南下去圍剿了一下張獻忠的餘孽。消息傳到草原上,讓額璘臣麻痹大意,以為一個曾經與李自成比肩的亂賊便會牽制住孫傳庭。

但一個區區張獻忠又哪裡有這麼大本事?

孫傳庭一面派了第五師陳德所部三個團佯動,裝作大舉南下的模樣。另一面,卻是主力悄然間調動起來,在甘肅陝西等地發起攻勢,已然推進到了河套最核心的地方,也就是後世的寧夏。

除了在甘陝活動的第五師以外,還有一部自然就是李定國的第六師。借著第一軍在山西打下來的良好基礎,沿途都有兵站可以依靠。故而,大軍從陝西進入陝西,從大同出長城以後,一路都是格外順利,依靠著沿途兵站的物資,行進迅速。按照預定機會,他們會從這裡向西配合西路軍完成對河套東套的圍堵。將鄂爾多斯部的根基掃蕩乾淨。

而這,也許才能從最根源上解讀為何第一軍一路行軍都是穩紮穩打,從不急兵突進。他們就像是一個磁鐵一樣,將蒙古人團團吸引祝如黑夜之中燃起篝火,猶如架上燒烤架的羔羊一樣,引得餓狼紛紛吸引過來。悄然間,卻是早已有另一群功夫老道的獵人潛伏到了狼群的巢穴之中。那裡,剩下的不僅是狼群過冬物資,老弱婦孺,更是整個部落的未來與希望。

原計劃自然是很完美的。

只是,倪元璐也沒想到會這麼巧碰上一群打著陰險打算的餓狼,獵人還未突入狼群的巢穴,反倒是先伏擊了一波懵懂無知的病狼。

索尼所部正黃旗就是這一波懵懂無知的病狼。

懵懂無知,是他們萬萬不會想到,一個截斷糧道的突襲竟然會碰上最強硬的鐵板,一腳踹過去不僅腳部骨折,更是自己也骨架潰散,全軍沒了作戰的意志,露出了正黃旗早已軍心喪盡的本質。

現在……

惡狼被拔了爪牙,便是連家犬都不如,人人都說惶惶如喪家之犬,正黃旗眼下惶惶連喪家之犬都不如。

甚至,這一部清軍潰兵倉卒之間選出來的領袖竟然還是那個被索尼譽為次貨的達汗。

達汗滿腦子問號,自從他們過了灰河進入了歸化城附近的時候,他們便悄悄放鬆了一些,打算整頓一下兵馬,也免得被額璘臣瞧不起,丟了大清的臉面。

可達汗剛剛停下來,就發現後面突然間出現了加速追殺而來的明軍。

望著這一步追殺了自己三天三夜的明軍,達汗幾乎崩潰了,他忍不住向上蒼禱告:「這群該死的尼堪就不需要休息嗎?」

明軍當然是經過休整的。要不然達汗怎麼會有過一陣子以為甩掉明軍的錯覺?

李定國便是在雲內兵站換了馬,草草吃了乾糧,隨後便繼續追殺而來。只不過,比起三天三夜都沒有得到好好休息的清軍,明軍這一回的追擊顯得便是輕鬆許多,遊刃有餘。李定國已經在兵站里得到了前線的全面情報,第一軍主力與蒙古人全面接戰的情報也已然瞭然。

尤其在斥候提前探查得知了此刻青冢下戰況以後,李定國更是放聲大笑。

他當然不會放過達汗,哪怕真的就是拚命,拼著三天三夜不休息他也不會放這一部清軍回去。

更何況,他更是十分期待這些蒙古人知道真相以後,感受著天堂地獄顛倒的滋味後會是個怎樣的表現。

從得到援軍,可以大勝的驚喜跌落到看到第六師出現后的絕望,這樣冰火兩重天的滋味一定會讓人感覺非常有趣。

果然……

李定國悠哉的跟在這一部清軍潰兵的身後悄然進入了戰常

龐大的戰場上,隔著老遠便可以聽到各種各樣的聲音傳來。有叮叮噹噹短兵相接的戰鬥時,又咆哮的喊殺聲,更有驚喜的歡呼,有懊惱的頹喪。

當然,更少不了明軍熟悉的中興一式步槍開火的聲音,有新式天罰一式火炮咆哮的炮火聲。

伴隨著第六師將士們的不斷接近,這樣的聲音越來越近,越來越響亮清晰。

同樣,伴隨著距離的縮短,這些聲音里此起披伏的變化也是聽得敏銳無比。

歡暢的歡呼聲在蒙古大軍中出現了。

達汗一頭霧水,他進來早就是一腦門的官司,辨不清東西,認不得南北,只想怎麼壓榨著戰馬體力,想著怎麼在奔跑之中再尋一匹快馬騰換,好讓他跑得更遠一些。

但萬萬沒想到,會有一場曠世大戰在這裡展開。

數萬人的廝殺搏命將這一步千餘人北逃的道路全然堵祝

他們無法停下的腳步就這麼毫無準備的衝到了明軍的背後。

眼見這這一部熟悉裝束敵人忽然間出現在自己身前,達汗看得幾乎眼前一黑。

清軍潰兵的軍中鴉雀無聲,他們看著突兀出現在自己身前的明軍,有一種孫猴子蹦達了幾百年卻還是沒有逃出如來佛祖手掌心的既視感。

當然,孫猴子的故事清人知曉不多。

可換一個,七擒七縱孟獲的印象便轉瞬出現在了幾個熟聽三國的潰兵頭目心中。

「正黃旗完了……」達汗低低的說著,低的只能自己聽見,說出了所有人的心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