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八十三章:河套收回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三章:河套收回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面對追來的明軍,兵敗如山倒的蒙古大軍沒有一個人能組織他們,丁高天衝到最前頭去了。這個老練的老兵怎麼會放過這個關鍵的機會?

他帶著手下一個班的十餘人將士搶了一批戰馬,隨後便臨時化身成了騎兵。

在他們拙劣的騎術之下,追擊得格外迅速,很快便深入了蒙古人的陣中。但與其說是陣中,不如說是人群之中更加貼切一點。

逃亡的蒙古人沒有一點軍隊的模樣,十人不到的一個班竟是趕著上千人追殺。

當最後方的蒙古人被明軍追殺得奪路狂奔以後,還餘下沒有後退也沒有選擇反抗的額璘臣便顯得無比亮眼。

看著額璘臣身上的裝飾,丁高天拚命的帶著人沖了過去:「抓住他,繞過去,別放走了他!說不定是個大魚1

額璘臣看著這十人不到的小隊圍殺過來,看著自己一身華麗的衣服,忽而道:「我額璘臣這大好頭顱,真不知道要成就誰的功名埃」

「額璘臣?」丁高天耳朵尖得很,目光一亮,一把衝過去,將額璘臣壓在地上,死死的捆住:「是鄂爾多斯的濟農額璘臣?

「是我……」額璘臣原本還算鎮靜,只是一想到數個黑黝黝的槍口以及閃亮的刺刀對準自己,便忍不住一陣面色發白,抖動得如篩糠一般。

「額璘臣授……啊不,還沒殺呢。活捉了1丁高天大笑著:「額璘臣被我抓住了!蒙古韃子們,投降吧!額璘臣被我抓住了1

「額璘臣已然被俘,投降者饒命不殺1

「額璘臣已然被俘,投降者饒命不殺1

「額璘臣已然被俘,投降者饒命不殺1

……

口號此起披伏響起。

溫布楚琥爾跑了沒多遠,便忽然間發現來了一部兇悍的蒙古人將他抓住:「我等獻溫布楚琥爾投降1

「降了……」

「降了……」

額璘臣被俘,溫布楚琥爾被獻俘。蒙古人聽聞,再無一點戰意。在同樣擁有騎兵的明軍追殺之下,他們顯然自覺沒有逃出去的希望。

一時間,方圓千步之間,盡皆是跪倒在地的蒙古人。

遠方,倪元璐見到了趕來的李定國,笑道:「大局已定了1

「大局已定……大局已定礙…」李定國同樣大笑!

陳永福與夏晨對視一眼,猛地擊掌:「大明萬勝1

猛如虎、周遇吉以及大明全軍將士聞言,紛紛齊齊歡呼,盡皆高聲喝彩:「大明萬勝1

青冢的山峰之上,曾經的順軍將領白豆靜靜的看著這樣的景象,喃喃著道:「大明萬勝……大明萬勝礙…勝利者,真好!真好啊1

陸季淺淺的笑著,高高舉起手中的日月龍旗,迎風招展。

……

寧夏衛。

數萬大明將士將鄂爾多斯部的老巢團團包圍祝一個個蒙古包里,滿是驚慌的老弱婦孺。幾個貴族在侍衛的簇擁之下草草捲起細軟試圖逃跑,卻被一個個巡邏的明軍騎士紛紛圍追堵截,盡數殲滅。

有血勇一些的老年男子帶著年輕的男童騎上馬,無畏的發起衝鋒,又被冷漠而迅速的射殺在地。更多人已經發現了這裡是絕路,戰戰兢兢的在蒙古包里向著滿天神佛尋求庇佑。

慘叫與哀號聲漸漸平靜下來,當一連串的投降不殺的喊話響起以後,無數老弱婦孺高高舉起手,蹲在地上,抱著頭,等待著命運之神的眷顧,讓自己的下場稍稍好一些。

對於這些蒙古人而言,唯一稱得上幸運顯然就是他們的敵人是大明官軍。

比起其他蒙古部落,大明官軍顯然來得要更加有軍紀。搶劫與強姦的事情並未在戰後發生。

看著戰場漸漸平靜下來,孫傳庭騎著馬,穿越了部落,越過一個個蒙古包,在部落的另一個方向邊緣里看到了一座稍顯荒涼的小城堡。

「那裡,便是所謂的鐵堡?」孫傳庭指著這一處堅固的小堡壘。

裡面,零星的發出了一些戰鬥的聲音。

軍師傅如圭掃視了一下全場,道:「恐怕不是我們的部隊。陳德,你你部去探查一下,清空這處堡壘。」

孫傳庭點點頭,他是沙場老將了,只是聽著聲音也聽出來了裡面大約的景象。

裡面,叮叮噹噹的都是冷兵器短兵相接的戰鬥聲音。而大明三個主力軍早已開始了火器化推廣。雖然伴隨著大軍急劇擴張,火器化反而有所拖累,但只要明軍作戰,無不是先把手中子彈射殺出去的。況且,刺刀入肉的聲音也是很特別,一聽便可以排除。

答案很快便出來了。

陳德麾下的第五師派出了一個團,這個團的將士們還未進入堡壘,便見裡面衝出了無數人。

不同於外間蒙古包里的那些蒙古人,這些人的出現反而讓明軍將士們嚇了一跳。

孫傳庭撫著長須,看著這些人也頓住手上的動作。

因為,這些人竟然都是漢人裝束。

此刻,這些人齊齊拜倒在地:「一年了,我等在李賊擄掠山西后已經足足等了一年了。沒想到,還能再見王師北定之日。我等終於得救了啊1

原來,這些人赫然便是那些被擄掠到鐵堡里的漢人奴隸。

那些有技術的工匠被帶到了歸化城裡,而這些只能做苦力的,便依舊在鐵堡里受盡欺凌。此刻一見大軍殺來,紛紛抄起傢伙,當場便將僅存的幾個監工砍成了肉泥。

孫傳庭聽聞了這些人的情況,頓時感覺唏噓不已,他連忙喊來一人,一問,這才發現被擄掠來的人竟然也不少,足足有上萬人。

而且,流落到草原上的漢人竟然也有數千戶之多。

孫傳庭撫著長須,倒是微微笑了出來:「河套之地,為塞外難得可以耕戰之處。又有數千漢家久居,有上萬漢兒流落,只需發配蒙古女子為漢兒妻,十年後,這裡便是我大明永固之土埃」

得益於主力已經大部分擊潰蒙古人的有生力量。無論是土默特部還是鄂爾多斯部的男丁都是銳減,男女比例極大不平衡。

當然,這些都是題外話了。

無論如何……河套,順利收回!

一時間,無數捷報飛傳東去,朝著京師的紫禁城裡匯聚。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