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九十二章:女醫師登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二章:女醫師登台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人口的增長,是幾何形式的,按照指數增長。pbtxt比如說2,4,8,16……就如同方才孔醫師所言。一年前買了四隻兔子,一年後,就生出了五百隻兔子。人口的增長或許不如兔子一樣迅速,但朕想,每個人都會想著多子多福,不養育五六個子女不罷休吧?同時,食物供應只有算術增長的趨勢,也就是說,1,2,3,4,5……比起人口的增長,糧食產量的增加就太少了。這意味著,總有一天,甚至,這一天已經到臨。哪怕用最理想的情況,所有糧食都分配到最需要的人身上,那也一定會有人餓死。而這樣的情況下,依舊會有越來越多的人不會停止生育。」

「於是,最終會餓死的人數,不是十萬,百萬,而是……千萬,甚至更多。」朱慈烺說完,滿場寂靜。

大家的腦海里浮現了無數個畫面。

餓殍遍地。

浮屍千里。

朱慈烺一樣也不由的長長一嘆。

他想到了當年鏖戰河南時,那遍地饑民。

「但也一定會有人不甘心……不甘心餓死,不甘心永無出頭之日。更有那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跡象,不絕於目。所以,他們會揭竿而起。待到一場末世到來,殺他個十年二十年,一百年……待到死的人足夠多了,多的土地足夠所有人都分得上可以耕種,多的糧食終於喂得飽還活著的人了。亂世結束了,治世到來了。」朱慈烺沉聲的說著,帶著一種歷史的滄桑感,壓抑得眾人喘不過氣來。

但也有例外。

比如孔洛靈,他目光閃亮亮的盯著朱慈烺。

比起眾人會想到的一幕幕凄慘場景,孔洛靈卻是另外一番想象。他明白,朱慈烺絕不會是來特地打擊眾人的。

朱慈烺能這麼說,就一定會有解決之法。

對,一定會有!

「這,這就沒有法子了嗎?」史可法忍不住震驚得喃喃著道。

這一刻,他是真心為這一位皇帝所傾倒了。這樣振聾發聵的理論讓史可法耳目一新,更是豁然開朗,明白了無數個疑問。毫無疑問,朱慈烺能夠將大明中興絕不是依靠著幾場幸運的戰爭。那是有真材實料的。

這樣想著,史可法無不希冀的看著朱慈烺,渴望朱慈烺拋出一條道路。

黃道周聽著朱慈烺的論斷,禁不住毛骨悚然了起來。但同樣,他也不是庸人,敏銳地發覺了一點:「兔子生兔子固然是快。但人懷胎尚且需要十個月,縱然長大成人,到了可以作亂的時候,也得需要十數年。我大明亦是飽受戰亂,眼下局勢,還不到如此嚴峻地步吧。」

朱慈烺對於黃道周的話並不感覺生氣。

黃道周看似是在反駁,倒不如說是在安慰自己。

「不謀萬世者,不足以謀一時。眼下大明的情況究竟是怎生一個模樣,其實只李自成是如何作亂的便可以知道了。都說是河南陝西天災頻發,人禍作虐,以至於造反橫生。pbtxt但不管是八百里關中秦川,還是河南千里沃土,都是帝國之中的肥沃之地。一樣,也是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也就是如此,一等糧食歉收,這裡的人地矛盾便是最快爆發,席捲全國,讓大明元氣大傷。眼下的局勢,不是說什麼是否嚴峻到了這個地步。而是說,已經嚴峻到了駭人的程度,而我們卻後知後覺。」朱慈烺說完,不在衝鋒陷陣。

只見李邦華輕咳一聲,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道:「自從天啟七年陝西二王作亂時起,我大明便民變無數,反賊年年不絕。雖然,建奴已困守遼東一隅,李自成身死,張獻忠遁入深山,帝國內看似已經平靜。但這樣的平靜,是因為一場又一場劇烈的戰爭造成了大量的人口死傷。努爾哈赤殺窮鬼、殺富戶,遼民死傷三百萬。張獻忠、李自成與官軍鏖戰湖廣、陝西、河南、山西。帝國人口稠密之地經此一戰,折損幾乎殆荊光是保守估計,我大明損失人口一千萬。一千萬啊1

朱慈烺靜靜的聽著,不由一陣唏噓不已。事實上,如果不是朱慈烺力挽狂瀾,清人永遠失去了入關中原的機會。那麼,大明的人口下降還會遠不止於此。

因為,到了清世祖時期的時候,清朝的人口就只剩下了一千四百萬人。

嘉定三屠,揚州十日,江陰八十一日……

一個個名詞背後,是無數華夏兒女倒在血泊之中的慘烈故事。

也就是因為人口死傷殆盡了,人地矛盾大為緩解,又靠著漢人一如既往的勤勞,便重新粉飾出了一個所謂的康乾盛世。

「數字,也許很難直觀的了解這一點。」楊文岳沉聲道:「但只要想一想,這一千萬人的屍首將咱們整個京師平鋪上去,都還能堆出第二層來……那才會更深刻理解一些吧。」

一想到整個城市裡都是堆滿了屍首,眾人禁不住感覺一陣陣森然的發冷。

「禍亂遠去了,但誰也不知道,他會什麼時候再來。至少,根據朕看到的,如果我們以為帝國的治理已經到了可以馬放南山,可以怠於政務的時候,那麼事實一定會給與我們最辛辣的嘲弄。」朱慈烺結束了這一個話題,但他開啟了另一個新的話題:「這一點,我們陸軍醫院的孔醫師,可以給我們一些答案。」

「在下孔洛靈,為陸軍醫院病理實驗室負責人,同時也是正在籌備中的京師婦幼醫院的院正。在去年聖上擊敗來犯清軍以後,京師城內便開始出現了孕婦增多的跡象。陸軍醫院作為京師百姓信賴的大醫院,亦是迅速感到了壓力不斷增大。鑒於此,便開始籌備京師婦幼醫院的開辦。為了籌備婦幼醫院,陸軍醫院得到太醫院支持,開始清查京中穩婆,同時,也開始了登記京師新生人口的統計工作……」孔洛靈一開始還有些慌亂,但見朱慈烺溫和善意的目光望來,卻是不知鼓起了怎樣的力氣,一下氣便平靜下來,順暢的開始介紹起了自己的工作。

經歷了瘟疫之戰後,京師的陸軍醫院便成了天下醫者心中的聖地。諸多醫師都以通過陸軍醫院的醫師職業資格考試為榮。他們明白,掛著這個,便能證明自己的水平。要是考不過,便要生生忍受患者疑惑的眼神。

其餘郎中醫生都如此,更不用提百姓們的選擇了。

於是乎,陸軍醫院越建越大,自然也擴展到了接生這一點。

作為陸軍醫院裡不多的女醫師,孔洛靈便順理成章的挑起了這一個擔子。

「京師在過去的十二個月里,在陸軍醫院出生的新生兒數量達到八千七百二十九人。通過登記穩婆進行生產的新生兒數量為兩萬九千六百七十四人。這些數據,目前限於京師城區,不含郊區。按照時間統計,平均每月增長數量在五百人左右。最近一月,整個登記的新生兒數量相比上月增加了兩千三百人。」孔洛靈緩緩道出,屋內一片寂靜。

眾人默默的算著,都是皺眉了起來。

他們就彷彿是一個大家長一樣,看著家中多出了這麼多孩子,初始的興奮勁過後,是要養活這麼多人的龐大壓力。

甚至,要是遇上一個不負責的家長,養不好孩子,就會發現孩子長大了以後就會對他們拳腳相向,要奪家產,養活自己。

「如果,將整個順天府的全部新生兒預估上去呢?」黃道周問道。

孔洛靈微微蹙眉:「這一點,陸軍醫院並無掌握。不過,通過穩婆的數量或許可知一二。穩婆的登記是去年九月份開始的。這些登記進行的較為緩慢,主要是出了城區,縣鄉的穩婆就十分分散。一來,他們怕官府,雖然我們不是官府……二來,這三姑六婆往往身兼多門活計,穩婆統計中隱藏數額較大。根據估算,還未登記的穩婆應該是已經登記穩婆數量的五倍。也就是說,整個京師,每年新生兒的數量約莫在二十萬左右。」

「每年會多出二十萬人?」會議廳內,大家看著這個數字,都是感覺壓力山大。

「但同樣,生下來也未必能活下來罷。」史可法也不是一個清談治國之人,他可明白這年頭養活一個小孩子有多辛苦:「就拿我熟悉的大興縣為例子罷。前幾日,一位老友懷了老來得子,家中行七。但是,這一共七個孩子,不計女嬰,就活下來了兩個。算上女嬰,也就一共活下來五個。出生之後百日內夭折的,十之四五,餘下,長大到七歲之前病死、被擄又是數個。這養兒艱辛,也不是這般輕鬆的。」

眾人又是緩緩頷首。

「的確,生孩子是個格外兇險的事情。可謂是鬼門關前走一趟。母子平安沒有難產是第一關,生下來養不活的,也是太多了。就這,還是家中富裕,能養得起的情況下。」

「這般說,或許也沒有那麼可怖吧。」

「唉,這可真是個兩難的事情。生少了,國家不寧。孩子多了,又憂心養不活……」

……

「諸位大人,可能忘記在下的職務了。洛靈負責的是陸軍醫院的病理實驗室。這個實驗室,研究是的病理,致病緣由,以期對症下藥。現在,我們進行的項目是……天花疫苗1孔洛靈說罷,目光炯炯,一臉毅然。

「天花?」

「天花?」

「天花?」

……

這兩個字出口,頓時滿城具驚。眾人紛紛側目看過去,眼中止不住的恐懼與疑惑。

天花是一種極其可怕的烈性傳染玻也是最古老、死亡率最高的傳染病之一。十分容易傳染,被感染以後亦是十分容易死亡。哪怕僥倖活下來,臉上也會有麻子。

許多人意想的古代世界其實並沒有那麼美好。

這裡也許詩情畫意,可以憑藉著穿越者的知識縱橫捭闔,稱王稱霸,改寫歷史。

但有一個,是穿越客見了也會感覺恐怖的事情。這一點,就是醫療衛生的問題。尤其是天花,哪怕到了後世,被感染后也並沒有什麼有效的治療辦法。這就更別提這個時代了。

哪怕貴為一國之君,比如後來的康熙皇帝,也一樣感染了天花,留下了一個康麻子的綽號。

瘟疫之恐怖,由此可見一斑。

在場的大臣們更是沒有一個不知道這一點的。

此刻一聽孔洛靈提及天花,都是感覺一陣恐懼,下意識想要離她垣很快他們也都反應了過來。這裡的高官大臣都是讀慣了文書,揣摩慣了上意的人。儘管天花疫苗之中的疫苗二字並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可結合上下文他們就猜到了……

陸軍醫院竟然想要對付天花!

看著眾人眼中驚懼的神情,朱慈烺不由搖頭失笑,既是敬佩,也是理解。敬佩的是孔洛靈這種無畏的精神,理解的是大家對於病魔的恐懼:「大家稍安勿躁,孔醫師進來,當然也是經過太醫署檢驗的。就是陸軍醫院實驗室里,也一樣每日會測量體溫,一旦出事,立即隔離。我們,還是仔細聽這個天花疫苗的事情吧。韃虜與戰爭殺戮了上千萬的人。但疫苗的出現,也許……會拯救上萬萬人1

「上萬萬人1李邦華聽著,不由肅然起敬:「這是多大的功德埃」

「更是千古流芳的美名1楊文岳、黃道周以及史可法等在場官員們紛紛想著。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更何況還是可能救到上萬萬人的疫苗?

……

「這是一次在宛平縣的巡診之中發現的。那裡發生了一起小規模的天花疫情,我們趕到以後控制了傳染情況,同時也發現了一個極其重要的事情。位於疫區中心地帶的一個黃牛牧場的三戶人家均沒有感染天花。經過一個月的觀察,我們發現這個牧場里的牛群也感染了類似天花的癥狀。這種癥狀傳染到這三戶人家以後。天花疫情也爆發了。但……感染過牛痘的人,都沒有再感染天花1孔洛靈目光灼灼,激動得喜形於色:「根據這個發現,我們,也許……不,或者說,我們有信心,成功將天花滅絕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