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九十七章:出使歐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七章:出使歐洲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湯若望提出鐘錶法,其實為的也是證明自己的水平。 眼下,大明可是連座鐘都自己造不出來呢。

135年,義大利的丹蒂製造出第一台結構簡單的機械打點塔鍾,日差為153分鐘,指示機構只有時針15151年,德國的亨萊思先用鋼條代替重鎚,創造了用冕狀輪擒縱機構的小型機械鐘1582年前後,義大利的伽利略明了重力擺1657年,荷蘭的惠更斯把重力擺引入機械鐘,創立了擺鐘。

但朱慈烺既然是個識貨的,也一眼看出了西方雖然也有時鐘,但巨大的誤差以及海上航行惡劣的情況都讓將鐘錶搬運上船艱難。

當然,想要測量出經度,也並非是鐘錶法不能為。

可是,這一句話卻不是湯若望率先說出。反而是朱慈烺搶先道:「鐘錶法,癥結在於鐘錶。這一點,我大明的能工巧匠或許可以繼續專研。李院長可以行文到匠作大院里,立個項目。這等大事,朕看可以好生籌措一番,立個高額獎金,定個長遠項目以備將來。當然,想要解決眼下困難。朕看,更實際一些,還是用天鍾法為妙埃」

聽著朱慈烺所言,湯若望凝神細看,頓時收起了原本的心思。

這一位皇帝,知曉的遠比他想象的還要多呢。

如此一來,原本簡單的用西方科技震撼皇帝陛下的想法便只能收起來。

話歸原題,還是得落到這定位經度的問題上。

沒錯,時鐘法存在著製造技術的難關。但天空上的星體卻是天然存在的。

就拿大明來說,這裡固然是沒有時鐘,但也不是沒有辦法測量出時間。比如,用日晷。

反過來說,人類一開始之所以研究天文,其實也就是因為要計算時間。因為,天體的移動宗室準時的。

太陽,月亮,以及那些距離更加遙遠的星星總是會準時的出現在天空之中,就彷彿是另一種形式的鐘一樣。

故而,這也就是朱慈烺所言的天鍾。

比如之前說的,一百三十年前,德國人約翰沃納就提出利用月球的移動來測量經度。

而這,就是另一種法子,天鍾法。

「原來,皇帝陛下也知道天鍾法?這倒是是草民無知了。」湯若望姿態一下子放得很低。

對此,朱慈烺只是緩緩輕笑,不置可否。

感受不到朱慈烺到底知曉多少,原本對大明科技低下的印象刷新以後,更是不清楚明國是否已經掌握更深的技術。對此,湯若望也沒了底。

但餵了討好這位大明最尊貴、最有權力的人,湯若望自然不能放過這個機會,於是,便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將他所知曉的一一道出。

天鍾法說起來,自然又要從那個德國人說起。

在他之前,其實眾人的研究也已經有一定程度。雖然,在渺小的個體看來,自己在路上奔跑,月亮也會跟著跑。彷彿永運跟隨,也永遠不變。但實際上,月亮在天空的相對位置一直都在改變。只不過這樣的改變幅度不能讓肉眼明顯知曉。

當然,對於天家而言,只需要長時間的觀測便可以得知。

比如沃納精確測量,月球每小時會移動一個本身直徑的距離。他因此假定,假如地球上觀察到的月球移動都是一樣的,只要在兩地分別觀測月球,準確記下它在某個位置上的時間,就能算出兩地之間的經度差。

「委實是個好辦法吶」李天經贊道。

湯若望得了讚賞,也是一陣高興,但很快,他又不由嘆息道:「但這種月距法也有令人頭痛的問題。顯然,想要準確的了解到月球的規律。那顯然需要一個十分完備,十分準確詳細的星圖。這顯然是一個需要財力物力,更需要人力的事情。」

李天經微微頷,一陣默然。

但朱慈烺卻是眼前一亮:「若是如此,這卻簡單了。」

「啊?」湯若望驚訝難言。

「要財力,朕給你們撥付。要物力,只管擬定單子去買。要人力,朕更是可以給政策引導。眼下,我大明已經重新走上正規。說起來,湯教授可能不知道。三年過去了,我大明而今新修築了初級小學一共三千九百所,中級小學一共兩百三十處。高等學校,一共四處。按照朕的規劃,接下來的三年,大明朝廷會將這個數字翻一番。如此堅實的教學體系,足以提供源源不斷的人才。李院長,你想到過,天院在下一年將會進來一百名學子的景象嗎?那個時候,就是考驗京師大學堂能不能教的過來的問題了。」

「這這」湯若望驚訝得不禁啞然。

這的確是他無法想象的事情。試問,整個歐洲又才有多少人口。恐怕加起來也不會有大明國多。

就是整個歐洲識字的人,也恐怕沒有此前的大明多。

但眼下,大明卻如此興修學校,那毫無疑問,將會湧現大量有學問的人才。這些人,哪怕只是分潤一點點到天院里,那也一樣可以迅將天院原本缺乏人力的情況得到解決。

這就好似後世中國的崛起。

無數人說中國的崛起依靠的是人口紅利,是廉價的勞動力。但似乎沒有人意識到,非洲、南亞,尤其是印度與孟加拉,一樣擁有龐大的廉價的勞動力。

但這些勞動力並沒有成為所在國經濟騰飛的基矗

因為,這其中少了一個十分關鍵的前提:教育。

能夠識字,能夠懂得極其的操作,最能夠學習生產所需的技能。這才能夠在工業生產里充當工人的角色。

工人也許有苦力,但大部分的工人,反而是比農民更有知識的存在。甚至,就種田而言,也是需要技術的事情。

故而,依靠著後世中國有較大基礎的教育體系,以及中國人想來對教育的熱切。這才能夠奠基經濟騰飛的基礎,更為後來科學技術騰飛打下堅實。

一樣,對於大明而言。有這麼多新建的學校,大明一國將湧現的人才足以越整個歐洲所有的人才。

這,便是大國的強大之處。

明白這些,湯若望不禁既是欣喜,又是感嘆道:「這真是在歐洲不敢想象的事情。短短三年的時間,興修三千所學校而且,還要繼續迅增加。真是真是偉大的民族呀。」

朱慈烺謙虛的笑了一下。

這一刻,李天經與李祖白對視一眼,紛紛都是胸中驕傲之情湧現。他們默默的想著,定然要抓住這個機會,將大明百年間的缺課補上去!

「其實,歐洲在天鍾法上,後來是有展的。而這,便是望遠鏡。由義大利人伽利略自製的望遠鏡,他現木星有4顆衛星,而且,都以極快的度繞著木星公轉,轉和軌道都極有規律。如此,就可以不用解決地圖繪製的問題。不過遺憾的是,這一點,義大利人自己都不相信。」湯若望說著,也不由的搖頭起來。

雖然,否認這些的是那些義大利的教士。

但無可否認,這個年代的望遠鏡技術實在是太差了。就是京師大學堂花費巨大代價建立的天文館,也一樣因為遲遲沒有足夠優秀的望裕而沒有開館。

事實上,這也的確不是那些義大利教士對科學的詆毀。

畢竟,木星距離地球實在是太遠了。在平穩的6地上觀測都尚且艱難,又如何讓海員在飄蕩的海船上觀測呢?

「不過,這天文望遠鏡卻是我等急需的技術埃聖上1此刻,一直在外面等候已久的6仲玉插話道:「若是能獲得更優秀的望遠鏡技術,那豈不是就能完善星圖?既然月距法最為可靠,也是最為理想的技術。那我們何不在這裡推進?就像是方才聖上所言,我中華兒女有才之士無數,如何做不得將天下星圖補缺?」

「這位先生,好志氣吶。」朱慈烺見了,也是不由擊掌讚歎。

見此,6仲玉熱情過後,意識到了自己的失禮,想要微微一欠身,卻忽然間胸中湧起一個念頭,道:「聖上過獎了。方才,是學生失禮。但是,學生這幾年來一直苦心孤詣研究西人天文所得。每每思慮,都覺得遺憾。遺憾的是我大明沒有足夠好的研究環境,讓西人越。更遺憾的是沒有這個機會讓我們反!但今日,學生看到了這個機會。眼下,有聖上重視,有軍中將士急需。這就意味著,我等所學能夠用於大明,為大明增添益處。更意味著,此前桎梏盡去,是我們反的時候了1

李天經聞言,也不由騰地站起身來:「仲玉教授,說得好呀!說出了我輩感慨。」

齊遠目光亮晶晶的,心中五指緊握,他意識到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當即道:「陛下!末將是北洋艦隊齊遠,曾僥倖聽過聖上的講學,後來投筆從戎,為我大明水師一員。這月距法委實對我水師至關重要。為此,末將斗膽,請奏聖上,讓我等如當年大唐西域記一般。再去西天取經。如這佛法,當年取經時,天竺尚且有上乘妙法。但其後,我大唐子民參悟佛法,證得大道,當今佛法,已為我中華為傲。臣,願意為此前驅,不惜己身1

「學生6仲玉,願意作為我大明學者之一,親自前往西方。一則補全各地星圖,二則將西人所長,盡數取回!比如那位義大利人伽利略,此等大才,豈能在西夷蠻荒之處困頓一聲,不為理解?這等大才,就應該在我大明研究學問才是啊1說著,6仲玉也不由的激動了起來。

聽著6仲玉激動的感慨,朱慈烺好一陣恍惚。

當然,這裡沒有一人知道的是

伽利略這一個青史留名的偉大科學家已經在四年前去世了。

但毫無疑問,依靠著技術的提升,不斷豐富星圖,顯然是用月距法解決定位經度最靠譜的辦法。

而這一點,顯然不是困頓於京師一隅可以做到的。那需要的是天家披荊斬棘,前往世界各地完善星圖才可以得到的。

望著眼前這一個個熱切的目光,朱慈烺的心也跟著滾燙了,他站起身來,環視著眾人,深呼吸一口氣,道:「諸君心志,朕看到了,感受到了。朕吶,就彷彿這冬夜之中,置身於火爐之上。暖德心扉張開,高興得想要長嘯三聲埃朕看到大家有此雄心,朕就感覺驕傲,感覺到了我大明強盛的原因:定然有諸位一份力量在其中。齊遠愛卿所言,朕准了!不僅如此,朕還要擴大你們的隊伍。給你們帝國最堅固先進的船隻,給你們一個外交使者的榮譽,代表我大明,出使西方。禮部會調配給你們巧舌如簧,揚我國威的使者。兵部會調配給你們威武強大的護衛軍隊1

朱慈烺一時興起,卻沒有現,自己竟是悄然間又創造了一個歷史。

中國,這個存在於西方人意想之中的理想國,在封閉了數十百年以後,將進入世界文明權力圈中。

三十年戰爭即將結束,近代歐洲的歷史即將開啟。遙遠而強大的東方大明,卻在這一刻,突破了原本拘泥於東亞的爪牙,伸出了一隻手,彈到了歐洲去!

三日後。

京師大學堂校長辦公室里。

「哦?原來是這一位呀。」朱之瑜看著眼前吳巧兒緊張的目光,不由喊來了一名學堂里的女教師陪同。

屋內三人局促的坐著,大門敞開,朱之瑜收下了吳巧兒的申請書,卻是陷入了沉吟里。

吳巧兒既是緊張,又是不安。

好在,一旁的李香君開解著道:「巧兒,你弟弟既然是大軍的戰鬥英雄,得到過聖上行文嘉獎的軍中兒郎。那麼,以而今政策,就是可以入學的。這一番申請,入學考試的資格拿到自然是無誤的。到時候,只需要好好準備考試便可。」

吳巧兒聞言,這才悄悄放鬆了一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