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九十八章:與君再相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八章:與君再相見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李老師所言不錯。考試資格,自然是應當有的。能從陸軍學校里搶幾個好苗子進來,也不容易吶。」朱之瑜促狹的笑道:「不過呢,我這裡呀,倒是有個免試入學的辦法。嗯,天文學院剛剛提出了一個大項目:月距補天。雄心壯志得很呢,這剛好是個機會。若是萬英同學有意,這個入學,我現在就能批准了。」

「當真?」吳巧兒驚喜連連,他此刻也委實擔心出了萬一,弟弟考不進來。京師大學堂畢竟是個綜合性高等學校。吳巧兒入學前也是惡補許久,明白考試之時要溫習的功課不是吳萬英此前所學。萬一考不上,那也抓瞎。

此刻,吳巧兒一聽有免試的法子,還能進弟弟感興趣的天文學院,如何不驚喜?

「老夫難道還會開玩笑么?」朱之瑜笑著。

聞言,吳巧兒也不由有些不好意思:「是學生無禮了。學生,這就答應下來!長姐如母,我可以做主1

「好1朱之瑜大笑,揮手寫了一封錄取通知書。

拿著墨跡未乾的錄取通知書,吳巧兒心中欣喜,打算跑去酒店找他弟弟。卻不料,一到酒店去問,卻發現吳萬英不見了!

……

此刻的吳萬英卻是見到了當初只能遠遠看到的皇帝陛下。

只不過,場景實在是有些尷尬。

「既然不是刺客,那是我等失禮了。職責在身,得罪。」說完,寧威拱手一禮,身邊幾人也是紛紛鬆開了吳萬英。

吳萬英聞言,先是一呆,最後也反應過來,倒是很不好意思,赧然道:「是屬下心急想了歪路,未想這裡竟是……竟是聖駕所在,屬下衝撞了聖駕,罪罪該……」

「那卻不必。」寧威面對這樣的場景倒是見多了。朱慈烺登基前後都是愛出去愛逛盪的,如果每個人在不不知情的情況下靠近了看個熱鬧都要被以衝撞聖駕之罪治罪,那豈不是得殺個人頭滾滾?

最後,朱慈烺也別出宮了,保管誰見了都覺得是瘟神。

寧威笑道:「京師大學堂治安向來優良,幾位學者雖然都是待遇優厚,家中有家丁僕婦伺候,但出入是從來都不需要護衛的。那位水師的同仁我也認得,他也明白京師大學堂此處不是帶著護衛耀武揚威的地方,決計也不會有護衛,更不會有一個陸軍武卒。你這出現太突兀了,我如何能不查?既然只是想混個含糊進去觀學……這是上進好學之舉。聖上最愛軍中好學的將士,想來知曉了始末,也不會怪罪於你。如此,就連那假冒之事,你也不必擔憂了。且安心好了。」

聞言,吳萬英這才重重鬆了一口氣,心中感激不已,轉而變得激動了起來。

朱慈烺的傳奇,哪個軍中將士不曾聽過?

想當年吳萬英在北上行進的時候,不知道多少回聽營中長官說起那些往事。不管是中原大戰叛匪,還是海外揚威,那都是揚眉吐氣,更富有傳奇色彩的故事。縱然是嘴皮子木訥之人乾澀的說出,也能聽得人心潮澎湃,直恨不得身在其間,與皇帝陛下一同作戰。

此刻,天文學院院長辦公室的大門打開,內里的聲音傳出來,一陣有說有笑。

「如此,這就說定了。外交護衛上的事情,兩府會第一時間安排。京師大學堂這裡呢,也準備好。這樣一個機會難得呀。中西文化交流,我們也不能總是被動的一方。主動一些,大氣一些。也讓那些西方蠻子知曉,我中華文明,一樣有博大精深之處。」朱慈烺說著,倒是自信十足得很。

一旁,湯若望對此是極為認同的:「中國的文明,那是歐洲憧憬百年之處……」

就如同後世動輒美國霸氣小鬍子,德國良心下水道一樣。這年頭,也是不少歐洲文士拿著中國舉例。不少名人學者,都將中國當作了理想國來評判。直到鴉片戰爭開打,清國治下的中國印象徒然轉變,曾經美麗的憧憬被落後的清國所取代。

東亞病夫的帽子被轉而扣了上去。

「定不負聖上所託……我今日這就去校長辦公室,給咱們天文學院要幾個英才回來1李天經笑著應下……

眾人有說有笑的走出,寧威瞅了個機會走到朱慈烺身邊,附耳低聲將吳萬英的故事說起來。

聽完,朱慈烺不由細細看了一眼吳萬英,笑道:「不錯不錯。沙場上揚威域外,學堂里痴心進學,這一片赤誠之心,難得呀。陸先生,你萬萬沒想到,身後竟然會跟來一個小尾巴吧。這位吳萬英將士聽聞你們在酒店裡談論的經緯定位以後,竟是一路跟過來偷師了呢。」

眾人聞言,都是紛紛好奇的看了過去。

在後世人看來,吳萬英的行為可能有些難以理解。因為,想要學習什麼東西難道很難么?在信息大爆炸的年代看,弄不懂經緯定位有什麼需要尾隨偷學的?回家搜索一下關鍵詞,亦或者圖書館檢索幾本專著便能一清二楚。

但在這個時代,信息大爆炸還有將近六個世紀之遙遠的大明,信息傳播的緩慢匱乏,渠道的缺失都是難以想象之困難。

大明這裡,等閑想要見到一個識字的人都不容易。全國識字率也許百分之一都不到。也就是朱慈烺在軍中厲行掃盲,這才能讓將士們多一些識字的。

要搜索引擎決計是沒有,就是圖書館,那更是各個大家豪族的核心寶藏,等閑外人進不去。就是要買齊一套自古以來到大明的史書,除了大城市的大書店,其他稍小一些的地方都未必有這等實力。

打個比方,如果後世能夠僥倖在某個咖啡館里聽到馬化騰、馬雲以及任正非談論創業心得,恐怕任誰也會想要偷聽偷學一番,如果有機會能夠一路尾隨過去偷師,恐怕不會有任何人有疑慮。

這個時代,拜金主義尚未盛行。

作為一個軍人,發現一個能夠有益於水師的關鍵技術學習,吳萬英的熱忱自然也是十分容易理解。

當然,理解歸理解。

能夠這麼痴心進學,大家還是紛紛好奇又讚賞。

陸仲玉聞言,卻是這才反應過來身後還跟了個小尾巴。不過他沒有生氣,而是很讚賞的看著吳萬英。

另一邊,同行的陳藎謨搶先道:「這般好苗子,不如來我門下讀書如何?我親自為你寫推薦信。」

陸仲玉被搶了個先,氣得差點岔了氣,失笑道:「老陳,這個關頭你填什麼亂。人家是跟著咱們天文學來的,你既是研究數學的,就別給人帶歪了路。」

「什麼帶歪了路。數學哪裡不好?前陣子,炮兵的柳泉將軍還來請我給將士上課呢。好苗子難得,這個時候我可不與你謙讓……」陳藎謨輕哼一聲,又是堆出笑容,想要繼續誘拐這位吳萬英同學。

不得已,陸仲玉只好朝著李天經求助。

李天經沉吟一聲,道:「兩位兩位,聖上面前,就別先自己起爭執了。依我看,還是得這位將士自己選擇嘛。不過嘛,天文學院這裡,最近正好舉行月距補天的項目,我正打算去尋朱校長落實。爭取多拿幾個名額,從全校,也從全國遴選人員參加這一回的西行師團。」

「沒錯。」陸仲玉笑道:「這一回,聖上應允,我們將跟隨水師艦隊組建大船隊出使西方諸國。這位將士,你若來天文學院,就有機會能參加這一回的出使呢1

「出使各國?」吳萬英驚喜連連。

遊學天下,又能長進本事,一路歷練,這幾乎是這個時代大明許多書生都規劃過的理想。開國初年,基層管轄嚴厲的時候,各地還有路引限制人口流動,沒有路引幾乎寸步難行。但有一種人裡外,那就是秀才。秀才出行,只需要亮出功名便可。

只可惜,到了後來,大多數人只是空有這一番理想,最多也只能在州縣省內遊學,再遠一點,顯然就沒有經費支持了。

但這一回,京師大學堂竟然有這麼一個好幾回,如何不讓吳萬英驚喜萬分?

更何況,還能出使各國呢。

這又是另一處讓人激動興奮的點了。

不知道多少書生做過揚威域外的夢想。如張騫出西域那樣的功業,就是吳萬英初讀史書時暢想過的偉業。

「沒錯。出使各國1陸仲玉重重點頭:「京師大學堂將作為隨行學界的代表跟隨出使。我們不僅將在一路上記錄星圖,進行科學研究。同時,也會作為大明天文學界的代表出使。這般盛會,怎麼樣,可否共襄盛舉?」

「我……我……能得如此機會,豈能錯過。請恩師容我一拜1吳萬英重重一禮。

眾人大笑。

陳藎謨無奈的搖頭,心中卻是打定了主意,這一回數學系也不能缺席。

……

朱慈烺見此事完美落幕,也不由大笑著,感覺頗為開心。

辦公樓里,說得興起的幾人自顧自的尋了一件屋子繼續探討。眼見事情有譜的齊遠朝著朱慈烺行禮以後,也告退,將事情交給一名文職軍官以後,自己便啟辰要回天津港了。

李天經早就興沖沖的去尋朱之瑜討論這個大項目了。

朱慈烺又與湯若望、南懷仁談論了一會兒,眼見天色將晚,也就不打算逗留。他在京師大學堂也沒有多少事情了。倒是這一回臨時弄了這麼一出,他還要回去和內閣、樞密院兩邊進行溝通協調,將這回出使辦的更妥當一些。

比如,這個年代朱慈烺就發現,各國還沒有像後世那樣有專業嚴謹的外交體系。

在大明這裡,也只有朝貢體系,每年數不盡的真假使者前來以小博大,利用帝國外交蠢笨的政策套利。為了彰顯帝國繁榮強盛,無所不有,每一回番邦進貢,都要回贈十倍價值。

如此一來,番邦自然是趨之若鶩。一開始國力強盛,又能靠著鄭和下西洋賺一些的時候還能支撐。越是到後頭,那自然就越是吃力。

這個時代或許有人認同這樣的外交政策,認為是能夠襯出臉面。但在朱慈烺看來,這純粹就是敗家子。

後世的中國至少依靠著對外援助,用第三世界國家的選票將中國抬進了聯合國。這個時代竟然只要人家過來裝模作樣演一出萬邦來朝的大典就要浪費如此多的財政,那也太虧了。

朱慈烺顯然就不能容許這種陳腐的外交工作繼續如此下去。

但是,想要開展更加專業近代化的外交工作,帝國眼下顯然也沒有專業人才,只能重新安排。

這樣一想,那自然又是一堆的事情。

忙完了這裡,朱慈烺也得收拾收拾離開了。

天文學院的辦公樓是三樓,上下樓自然就得走樓梯。朱慈烺心中想著事情,卻不防眼前一陣香風撲面而來,朱慈烺頓了頓,就見眼前一團粉色人影朝著自己身上衝來。

後邊寧威先是一驚,最後這才稍稍放鬆了一些。

只見眼前一名女子繞著樓梯大步奔上,拐角處未仔細察覺,差點撞上朱慈烺,還好朱慈烺躲避得快,閃躲一邊。只可惜那女子也跟著一嚇,倒是栽倒在地。

朱慈烺想要過去扶,反應過來的侍衛早就衝到了朱慈烺身前,將兩人隔離開。此後,自然就有一名隨行的女侍衛將女子扶起。

這會兒,後方又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巧兒,慢些走。既然是在天文學院里,那不正好?既是你喜歡的,又是你家弟弟喜愛的。兩廂方便,不需著急呀。」

女侍衛扶起了吳巧兒。

吳巧兒這才發現樓道上站著不少人,尤其是自己差點還撞了一個滿懷。

大明這年頭的風氣還是有些保守的。

這般投懷送抱,縱然是無意,也是有些不明不白。吳巧兒這樣想著,也不顧身上摔倒了的傷,氣喘吁吁的朝著朱慈烺一禮:「是學生冒昧了。還請這位同學恕罪。」

「同學……」寧威嘴角一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