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零六章:一份大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六章:一份大禮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聽人說李香君喊她,吳巧兒雖然心焦這個焦距者的出現,可還是告了一聲罪,打算去瞧瞧情況。

比起懵懵懂懂的吳巧兒,田英琦就知道更多了,雖然驚奇這個世界這麼小,竟然讓吳巧兒相識了李香君,但至少田英琦心中是歡喜的。

故而,對於吳巧兒告退離開,她倒是很大氣的樣子,讓她去了。

吳巧兒急匆匆到了李香君這裡,還心中擔憂這裡是出了什麼狀況,一進來,卻見李香君好好的,屋內也沒有什麼異常。

而且,李香君臉上還帶著笑,一見吳巧兒臉上愁眉苦臉便是心疼的拉著吳巧兒的手坐了下來,寬慰著,說道:「巧兒妹妹,別喪氣了。來,姐姐送你一個驚喜喲。」

「香君姐姐何以曉得我喪氣?我……我……我只是氣不過那人胡說八道1吳巧兒開了個口,接下來的話怎麼都都停不住了。

只見吳巧兒臉上一臉委屈與氣憤:「那人怎能這般昧著良心說胡話。這哪裡是什麼賣不出去的地,咱們恆信拍賣行拍賣遼東土地這才第一回,哪裡有什麼拍賣不出去的?再者,再者,這遼東的地,低價已然到了一公頃一元,也就是一兩銀子十五畝的地步。和江南的地差著百倍,品質卻一般無二,如何不是良心價?竟然……竟然這般污衊,真是……真是……」

「哎呀,說著說著,怎麼還更急了。巧兒,巧兒!你且放心,這人心自有公道在。有人花言巧語,能騙的人一時,卻瞞不住所有人。遼東的地,我又如何不知道?你只看到了他貶低遼東低價,卻沒猜到那背後更是誅心的地方。」李香君頓了頓,斟酌著詞句,沉聲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大明的土地,陛下如何處置不得?遼人失地,已然可以去有司領取土地,有大軍護送,有朝廷分發種子耕牛農具,甚至可以暫居衙署軍營。那遼東之地,而今已為韃虜所佔,眼下奪回,重新處置,自然是理所應當之事。」

「以此質疑朝廷重新拍賣土地,不過是想要讓朝廷軍費少一大截,從而到時候拖後腿罷了。」說到這裡,李香君幽幽的說著,滲著寒意。

「竟是這般多的心機……」吳巧兒聽了李香君的分析,看向衛蒼的卡座,只恨不得將此人狠狠揍一頓:「實在可惡,太可惡了1

此刻,場內氣氛沉默,偶爾有幾分低語之聲傳來都是不看好的話語。

更有甚者,已經零星有人起身離開,索要自己此前預留的押金。

眼見場上起身離座之人越來越多,今天的這一個攪局似乎真的就要被做成了。

吳巧兒想起皇帝陛下的模樣,心道:要是陛下知道有這等賊人為了一己之私壞國家大事,恐怕真不知道要多生氣呀。

這樣想著,吳巧兒恨得牙痒痒,就想起身離開,去尋乾娘找辦法收拾衛蒼。

但此刻,李香君卻是挽著吳巧兒的受,走向看向內場的窗檯,一邊走,一邊道:「記得沒錯的話,方才,田掌柜已經開始宣布拍賣了吧。唔,好像……是遼陽的一號地,我記得那地方,是個上等的位置。」

「香君姐姐,這都什麼時候了……」吳巧兒焦慮著。

「怎麼,忘了剛剛姐姐說的了嗎?」李香君輕笑著。

吳巧兒回憶著,卻更加生氣了,他回想著吳巧兒說衛蒼在敗壞國事,讓吳巧兒如何不義憤填膺?

但很快,吳巧兒便預感到了哪裡不對勁。

此刻,李香君將手中一塊號牌插在了窗檯外的底座上。

這是包廂貴賓拍賣的獨特法子,意味著有人喊價了。

很快,編號為六的拍賣號牌顯露在了明亮寂靜,甚至帶著幾分蕭瑟的拍賣廳里。

吳巧兒明白了哪裡不對勁。

剛剛,李香君還說著要送她一份大禮呢。

與此同時,台下不少人已經打了退堂鼓,念著之前衛蒼所言一句句讓人心亂如麻的話,都紛紛沒了原本的熱情。

一時間,台下竟是一個拍賣之人都沒有。

田英琦站在台上,身形寂寥。

她已經喊出了拍賣品足足有數十息的時間了。

但場上,卻沒有一個人應拍,讓人看著田英琦,彷彿品味到了無邊的落幕。

直到六號包廂舉起了號牌。

一個有幾分軟糯,也帶著乾脆大氣的女聲道了出來:「這一百傾土地,我買了,兩百元1

這是李香君的聲音。

當然,礙於包廂的關係。場內沒有一個人知道六號包廂里的貴客是誰。

不知道對方的身份並不妨礙他們驚呆。

就連那些起身離開的人,此刻也禁不住站定,仰望著二樓的包廂,看著那塊插在基座上的號牌。

號牌十分普通,白紙黑字,簡單清晰。

但其間代表的意思,卻是讓大家都驚住了。

「竟然有人拍賣1七爺震驚了。

周二哥猛地想起了什麼,驚呼問道:「等等,剛剛賣的價格是什麼?誰還記得?」

大家議論紛紛,都不大願意買,甚至都有些記不住遼陽一號地的價格了。

英哥兒很機靈,急忙道:「是遼陽的沿河水澆地,一共一百傾一起拍賣,地價是一百元1

「每次加價……不低於一元……」說著,英哥兒忽而又補刀了一下。

眾人聞言,紛紛對視著,都是讀不懂了。

七爺更不明白,他喃喃的道:「哪裡跑出來的敗家娘們,一百元,一百個銀元,那就是一百兩銀子,在京師買個二進十數瓦房的宅子都夠了啊!竟然……就這麼敗了?一百元買的下的東西,花兩百元?」

似乎,簡單用財大氣粗已經不能形容這位六號位貴客的舉動了。

「這牌子做的,有些刺手。」李香君將牌子插在了基座上,卻是不去拿回了。

吳巧兒驚喜難言,明白了李香君的禮物是什麼:「姐姐……這份大禮,這份大禮……實在太重了。不信,我得去與乾娘說,今日,手續費什麼的各種雜費堅決不能收,我們也得回禮,得回禮1

這個緊要關頭打破沉默高價拍賣,實在是救了恆信商行一把。

吳巧兒此刻胸腔里暖流涌動,熨貼得她感動得都有些語無倫次了。

李香君淺淺笑著:「安啦,好戲,才剛開場呢。」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