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零九章:御駕親征復遼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九章:御駕親征復遼東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一秒★緒說§Org】,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衛蒼表情很是複雜,有些聽不懂了:「這到底是哪位錢多了沒處花的土豪在變相的給朝廷送錢……還是這地,真的值這個價?」

他會選擇從遼東土地拍賣這個角度出發乾擾這一回大軍東征復遼,其實也是覺得這是一個最薄弱的切入點。畢竟,不比關內的地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立刻就能見得到摸得到。遼東的地,其價值全都是建立在朝廷的信譽與逾期的勝利上。

「難道……」衛蒼忽然間想到一個可能,不寒而慄。

……

這時,猛地一聲,一開始在這裡辦理過戶手續的那幾個戶房公人猛地打開門,當的發出巨響,沖了進來。

「孫科長,這來得怎麼這麼急呀?」田英琦見了來人,當著一眾人的面急忙衝過去:「那點過戶的事情你讓留住這裡的幾位官人處理就好,何苦孫科還親自跑一趟,那多受罪不是。今日,我做東,準備些好酒好菜。」

「哎呀,田掌柜,我這一回來的,哪裡是那點過戶的事情。我這,我這,剛從紫禁城裡聽的消息,哪裡敢耽擱半分時間,一有聽聞,就立刻來報給你埃這緊要的消息,不能耽擱半分啊1孫科長就是剛剛帶頭的那位戶房公人,此刻跑過來,上氣不接下氣。

「什麼緊要的事情?這般緊急,還請入內安坐,慢慢說來。」田英琦訝然的說著,唯有一旁不知何時下了大堂的吳巧兒看得仔細,看出了田英琦眼中的期待與快感。

包廂里,李香君算了算時間,點了點頭,很是看一場好戲的期待。

「安坐什麼啊!我就在這兒告訴你吧!吾皇,吾皇,吾皇宣布親征遼東了1

「吾皇,吾皇,吾皇宣布親征遼東了1

「吾皇,吾皇,吾皇宣布親征遼東了1

……

彷彿有回聲一樣,孫科長一開口,這一句話便久久回蕩在整個天字型大小拍賣廳里所有人的腦海中,久久縈繞,不絕於聲。

田英琦驚呆了,驚喜萬分。

吳巧兒恍然大悟,明白了一切的因果。

場上所有人如同被定身了一般,都是被這巨大的信息量衝擊的有些反應不過來。

李香君悠然的看著台下所有人表情的邊患。

明白了吾皇親征的影響以後,周二哥一拍大腿:「著啊,我怎麼就沒想到1

衛蒼一臉如同吃了屎的表情,臉色紅綠紅綠的。

徐維舜驚呆以後,是痛徹心扉:「真虧了啊1

唯有七爺是四川人,久居成都少聞邊事,不太明白皇帝陛下代表的意義,有點茫然。

但此刻,場上不少商人卻是紛紛起身高呼。這裡不少人吳巧兒都認得,都是退伍兵。他們當然明白皇帝陛下親征代表的意義。

「吾皇親征,大明萬勝1

「吾皇親征,大明萬勝1

「吾皇親征,大明萬勝1

……

「陛下都親證了……這遼東的地,怎麼還可能賣不出去……」英哥兒不一樣,他是在北地呆過的,那是聽慣了皇帝陛下歷次大勝,最是明白。此刻的他曆數著朱慈烺歷次大勝,從章丘大戰到盛京突襲最後落腳到遼東遼南的收復,讓七爺明白了,皇帝陛下親征代表的意義。那就是:必勝!

勝利的確還沒有得到,但大明是否能在接下來的東征復遼之戰中獲得勝利,對他們這些打算買地的商人而言最重要的還是一個信心的問題。

信則有,不信則無。

信,遼東之地便是值得購買。

不信,那便是一文不值。

如果說在此之前,因為衛蒼的干擾,大家都有些傾向對收復遼東信心不大。

那麼,眼下,當皇帝陛下親征的消息傳出來以後,信不信已經有了答案。隊伍大部分人而言,勝利,似乎已經是一個板上釘釘的事情。

毫無意義,皇帝陛下親征就是一個重磅的利好消息。

而此刻,遼東土地的市場行情自然是會大幅震蕩。這樣的震蕩不是漲跌變化激烈,而是…漲!不斷的漲!有價無市的漲!就如同後世股市裡有重大利好消息的股票一樣,漲停,不斷的漲停。

但,這個時代可是沒有漲停板的!

「一百公頃的地,就是一千五百畝,就賣兩百兩銀子,怎麼可能是虧了?這太便宜了啊1英哥兒嘆氣道。

周二哥不住的搖頭:「可惜……都賣光了……」

徐維順聽了,嘴巴哆嗦著,看著周圍人紛紛望來的目光,臉色騰地紅起來,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變綠。一股子格外酸楚與羞憤的心情在此刻他的心中湧現。

他太明白大家在想什麼了。

不錯,一公頃土地二兩銀子,這個價錢實在是太便宜了。

但這就是最便宜的價錢了嗎?

當然沒有。

畢竟,李香君買的這個價錢就已經是翻倍的價格了。

當然就有比李香君買的更加低價的,

比如在恆信拍賣行之前開拍的京南拍賣行。這個京南拍賣行比起恆信拍賣行雖然稍弱,卻也是不凡,乃是京師最大的典當行敬寶齋舉辦的,

這敬寶齋聽聞背後甚至還有當朝大佬家人的乾股呢,要不然,也不會拿到遼東之地拍賣的權力。

只可惜,比起更早拍賣的京南拍賣行開拍遇冷,要不是根底厚實好歹賣給了一些老顧客,也得來個無人問津,繞是如此,依舊有不少位置偏遠的土地流拍。至於價格,幾乎就是底價。

這位徐維順當然就是敬寶齋的老顧客,他路子爺,海上的過江龍認得,地里的地頭蛇熟悉,也拜託過敬寶齋發賣了一起下家的家財沖抵貨款,這一回,便是半是被忽悠,半是心動的買了遼東的地。

這一回,同樣欠了人情的衛蒼找上門來時,徐維順便是將這活兒接了下來,

於是乎,還沒捂熱乎,遼東的地就被他迅速賣了。

為此,他志得意滿,覺得自己實在是他聰明了,一箭雙鵰解決了大麻煩。不僅還了衛蒼的人情,還小小的賺了幾百兩的銀子。

這樣的感覺是很好的,

直到…就在剛剛,皇帝陛下親征的消息傳來了。

所有的志得意滿都被反轉成了最辛辣的嘲諷,讓他有苦難言,抑鬱得想要一口老血噴出來。

這哪裡是什麼一箭雙鵰,眼下看衛蒼陰沉得臉色與眾人幸災樂禍得安慰,徐維順都要憋出內傷了,

「老徐,智者千慮必有一失,老馬也有失前蹄的時候,不用太傷心埃」

「對對,剛剛人家小姑娘還與你說,不要後悔賴賬,你可不能連小姑娘都騙埃」

「沒錯,畢竟你還賺了呢,你看我們,都沒買到…」

各色話語環繞耳邊,徐維順想要擠出一點笑容虛與委蛇,卻有點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怎麼努力擠出一點笑容都做不到。

終於,一個熟悉的聲音想起,打破了尷尬的場景,讓徐維順感覺到了解脫,

他看到了老熟人,那是京南拍賣行的老朋友,掌柜吳顧尹。

吳顧尹是個見人三分笑的老掌柜了,也是人面寬廣,一路見了眾人,都是拱手一笑,道:「各位各位,還請賣我吳顧尹一個老臉,委實是有要事來尋徐員外,還請諸位讓一讓,就將徐員外放過,讓給我吧1

見吳顧尹搭救,徐維順感激不已,連連拱手行禮,感動非常。

吳顧尹客套了兩句,就十分激動的朝著徐維順恭喜道:「恭喜徐員外,賀喜徐員外。今日這大喜事,真買百年難得一見啊1

眾人一聽,倒是都好奇了起來,紛紛道:「徐維順又做了什麼,喜從何來?」

徐維順即是開心,又有些惴惴不安,心虛著道:「卻不知是何事?」

吳顧尹眉頭一楊,一張老臉笑得彷彿年輕了十歲,激動道:「你恐怕還不知道今日朝廷傳出來的大事吧!皇帝陛下宣布親征遼東,多盛大的大事埃也和咱們有關了。你可知道,三日後陛下就將在天壇舉行親征大典,東征復遼。往常,能入內觀禮的不是朝廷命官就是有功名之人。現在,我們商賈之輩也有榮幸能參與了。比如我們京南拍賣行里,這一回就會將拍每日拍賣量最大之人寫進觀禮的邀請函里1

說到這裡,吳顧尹頓了頓,一臉期待的看向徐維順等著對方欣喜若狂的表情:「這昨日拍賣量最大的,自然就是徐員外啦!也就是說,這觀看吾皇舉行東征大典的邀請函里,能有你的名字了呢!就是,到時候你可得帶上那些地契,也好我等拿出去張揚啊1

他當然很期待徐維順的驚喜,畢竟,昨日徐維順再來找他的時候就千不肯萬不願的覺得自己被坑了,要退貨。

但吳顧尹哪裡會答應,這是朝廷派下來的差事,做壞了,自己東家都要吃怪罪,他就更逃不了了。眼下這會兒拿到了喜訊,自然要來扭轉徐維順的心意,也證明自己的本事。

這般想著,吳顧尹卻見徐維順的臉色肉眼可見的開始變化,先是騰地變紅,彷彿發燒了一樣,隨後便是猛地發白,最後竟然撲通一下,直接倒在地上,翻著白眼,不省人事了。

有初通醫道的人見了,驚但:「別亂動,莫不是中風了,快去尋大夫1

一陣手忙腳亂間,吳顧尹茫然著,一臉十分無辜的表情,無奈地道:「這卻是個什麼情況,這般驚喜得暈過去了?」

這時,一旁看熱鬧的周二哥終於忍不住揭開謎底了。他一聽完前半截的話就知道會有不對,果然,一聽完,就是這個調調。

他忍不住幽幽地道:「吳掌柜,你是有所不知,這邀請函,卻是不用寫了。因為,就在方才,徐維順已經將買的遼東天地盡數賣給了別人。你要他拿買的地契去張揚京南拍賣行的名聲,那卻是比殺了他還要他難受啊1

大家一聽,紛紛瞭然。

本來么,徐維順就是丟了面子又丟了裡子。這會悔得腸子都快斷了。

在大漲之前賣出去,是個正常人都感覺虧得慌。但無論如何,好歹不是自己虧本了,大家怎麼奚落,還能忍忍。

可眼下吳顧尹來道喜,卻是結結實實讓徐維順的傷疤被生硬撕開,更是狠狠撒了一把鹽。

作為商人能受邀參加皇帝陛下的東征大典,那是何等榮耀的事情。

可就這麼,在徐維順自己手中飛走了。

吳顧尹明白了原委,驚得立在當地,連忙道:「可知是哪位英豪買了這些田地?」

「吳掌柜,我看您呀,就別操心了。」田英琦此刻又來,笑著道:「買了地的那位客戶,正是我恆信拍賣行的貴客。這個邀請函呢,京南拍賣行能出,我恆信拍賣行如何能少?」

「各位各位,請注意,這邀請函的名單呀,我恆信一樣能出。每日拍賣額最高的那位貴客,以及整個拍賣期間拍賣額最高的十位貴客,我恆信拍賣行否邀請您去在東征大典上觀禮1田英琦說罷,全場氣氛頓時熾熱到極點。

角落裡,衛蒼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遣人去講徐維順送去了醫院。

隨後,一連三日,各處承攬了遼東之地拍賣的拍賣行都是顧客盈門,李香君幾次直接開場報價兩百元,卻是再也沒有得手。如此一來,以至於底價一百元的價格都成了兩百元起,最後成交價格更是有高到了上千元的地步,達到了與關內土地齊平的程度。

帝國東征復遼的經費迅速擴充,光是拍賣土地,便得到了五千萬元的軍費,曾經頭疼了大明數十年的頑疾,卻是如此輕易就解決了。

大明二七七年,九月一,城南的天壇里,肅穆的大典開始了。

除了大明文武百官,有功士子將士意外,還多了一群頗為特殊之人。

這些人,顯然就是那些搬家了拍賣的商人們了,

而最為特殊的,當然就是李香君。李香君並非一人來,她的身邊,吳巧兒也跟了過來。

此刻的吳巧兒緊張又激動,李香君想說點什麼,卻發現吳巧兒低聲驚喜道:「快看,陛下出現了。一身戎裝,好帥啊!!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