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一十章:天壇檢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章:天壇檢閱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京師城南的天壇里,清晨的陽光正好,九月份的時節已經不再酷熱,眾人位列台下觀禮,都是覺得神清氣爽。

當然,更重要的,還是這一回觀禮的目的。

這是大明帝國發起東徵收復遼地的大典禮。

來自帝國各界的傑出代表人物於此匯聚,肅穆的看著朱慈烺一身戎裝的走上高台。

台上的朱慈烺看起來比起最近幾日顯得精神頭好了許多,神采奕奕,渾身帶著朝氣蓬勃的氣息。

他環顧左右,目光在文武兩班大臣的隊伍之中掃視而去,最終將目光落在了那一個個昂然肅立的方陣。

那是大明帝國金吾軍以及駐紮在京師禁衛軍的將士。

金吾軍駐紮在原先薊鎮的駐地三屯營,負責整個京師範圍內的防務。而禁衛軍則是京師守軍,衛戍京師。

兩部都是一等一的主力,無論是裝備還是人員,都是軍中翹楚。

但是,也正是因為兩部都是駐紮在京師地區的主力,卻更加輕易不能妄動。於是,不管是遼東紅娘子所部收復遼南,還是第一軍與與第三軍在倪元璐指揮之下進攻漠南,解決蒙古問題,都沒有金吾軍與禁衛軍的事情。

再好的寶刀,如果沒有經常擦拭,那也會生鏽。

再勇猛的將士,若是長久的困在京師軍營之中,甚至有將官被京師紅塵世界所侵染,那都免不了變質褪色。

故而,不管是金吾軍還是禁衛軍,一聽皇帝陛下決意親征,高興得都要跳到天上去。京師守軍固然待遇從優,卻終歸是溫柔鄉里的蝕骨池,總有一天會刀難出。這對於渴望建功立業,沙場揚名的兩軍將士而言,都是積蓄著一團火。若是引導不當,燒不了敵人,反而會毀了自己。

萬幸的是,這一刻,皇帝陛下決定親征。

兩軍將士們興高采烈,在這一回的東征大典里紛紛精選軍中健銳之士,一番嚴格訓練,甚至連身高都挑的一致以後,他們出現在了天壇上。

整齊劃一的方陣列得方方正正,隊列儼然,號令如一,上千人一聲令下,行動猶如一人。他們軍裝整肅,肅殺而透著英武剛健之氣。

如果說,身高與體量這些還只是外物,崇禎年間京營的檢校也曾經有過還算嚴整的出操。就連皇帝陛下看了,也不由感覺讚賞,認為京中還有強軍。

但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沙場用命,不僅要看體格健壯,更要訓練有素,令行禁止。而這些,便是更加難得,乃是精銳之師必備的素養。

若是再往精銳之師上數,那便要有另一種不同於尋常部隊的東西。

玄乎一些說,那叫軍魂。通俗易通一些,便是軍心士氣。

一支軍隊,如果他的士氣已經形成了自己獨特的風格,擁有自己的歷史與印刻在這支部隊骨子裡的榮譽精神,那邊會不自覺的在精神層面上有一層彷彿光環一般的東西,超脫尋常軍隊。

顯然,無論是禁衛軍還是金吾軍,那都是擁有光榮傳統與歷史的強軍。

他們的出現,引起了京師百姓們的歡呼。

眾人在議論之中講述著他們的榮耀,而將士們,更是聽著那些議論與讚賞,禁不住更加抬頭挺胸,用最大的精神面貌迎接著這一場大典。

朱慈烺看著這一切,感覺胸腔里前所未有的充滿著成就感。

這一切,一個嶄新的大明,是在他的手中一手創建的。

「金吾軍!向皇帝陛下敬禮,請皇帝陛下檢閱1這時,金吾軍的主將虎大威踏著正步,率領著金吾軍的儀仗隊在天壇之中走過。

朱慈烺看向金吾軍的隊列,緩緩抬手回禮:「大明萬勝1

「吾皇萬歲1將士們聞言,齊齊高呼。

隨後,那個幾乎時時刻刻跟著朱慈烺身邊的禁衛軍主將寧威此刻一改往日面目,他帶著禁衛軍的將士們出列,走在天壇下的大道上,率領著禁衛軍的儀仗隊同樣朝著朱慈烺身前走過,接受檢閱敬禮:「禁衛軍!向皇帝陛下敬禮,請皇帝陛下檢閱1

朱慈烺笑道:「將士們辛苦了。」

「為了大明的富強1

伴隨著將士們的高呼,外間,不少百姓與觀禮的賓客也不由激動的紛紛高喊招收。場面氣氛一時間熱切到了頂點。

台下,不少人是第一次見到帝**隊的檢閱。

比如,那些從天南地北各處來的客商們。

第一次能夠榮耀得進入天堂觀禮,周二哥與宋七爺都是激動萬分,出人意料的是,他們二人的身邊,竟然還有鄭森。

三人位次靠近,一番交談,竟是都有些投機之感。

看著大軍如此景象,宋七爺知曉不深,只是覺得這大軍的模樣十分厲害,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他看著周二哥,道:「二哥,這大軍看這陣仗,那可真是一等一厲害吶。我雖然痴長几歲,卻看不懂行軍打仗上的東西。只是,那手頭拿的刀槍火銃,那身上穿的上衣下褲,那腳踏的皮靴綁腿,無一不是上等貨色。雖然摸不著,看這成色,那卻是差不離。二哥,你是漕幫上的人物,說說看?」

「七爺吶,要說眼光,那你是沒粹眼光厲害的,倒是看到了這些細微處。往常我大明的兵是個模樣,嘿,我還真清楚。別說什麼身上穿的,手頭拿的,那都是些能湊合就湊合的事情,吃飽肚子都夠嗆,談什麼訓練打仗。可要說這禁衛軍與金吾軍,那真不愧是有牌子的強軍埃這等主力雄師上了場,嘿,咱們花的銀子,不冤嘍。你呀,別看那些銀子花銷的事情。那是朝廷厲害。大軍厲不厲害,自然得看這精氣神。隊列跟畫線似得筆直筆直那都是皮相,這骨子裡是悍勇強軍,那才是緊要根本之處埃」

說完,周二哥卻是目光若有若無的朝著鄭森的身上撇去:「大木,你看,是不是這個理?」

「學生出來遊學,倒是未曾見識過兵事,不敢妄談呀。」鄭森顯得十分謙遜。

周二哥大笑,卻是看到了鄭森眼底里的閃躲,以及那種心思複雜的感覺。

「陛下要講話了,大家都先別坐著了,準備過去吧。」鄭森悄然轉移了話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