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一十三章:孝庄的辦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三章:孝庄的辦法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廣寧城位於後世北寧市,這裡是遼省一個不起眼的地方,看起來無足輕重。但這一切,都是因為東三省都屬於中央政府管轄區域,是穩固的內線國土。自然,也就沒什麼重要不重要之說。

但在大明,那情況當然兩說。

北面的蒙古雖然在嘉靖年間短暫回歸和平,用互市取得北線戰爭的安靜,但東面,因為遼東建州女真人的原因,便讓廣寧成了遼東軍事重鎮。

這裡戰略位置十分重要。首先,地理上,這裡是遼西的咽喉之地,是鎮守山海關的門戶,保衛京師的屏障。

為此,大明建國以來,都有重兵駐守,一度為遼東最高的軍事機關所在。

同事,又因為大明京師與蒙古直面接壤的地方是茫茫燕山,更方便與蒙古人溝通的地方不再宣大山西,就在遼東廣寧。

至於廣寧的東面,那情況就顯而易見了。那是來自白山黑水間的女真人。

於是,這裡就成了大明西控蒙古,東壓女真人的軍事重鎮。曾任遼東經略王在晉分析遼東軍略,便十分看重廣寧。他說:「東事一坏於清撫,二坏於開鐵,三坏於遼瀋,四坏於廣寧。初壞為危局,再壞為敗局,三壞為殘局,至於四壞,則棄全遼而無局。退縮山海,再無可退……」

簡單說,大明在遼東的軍略,首先壞在了撫順,這一開始的壞事還只是危局。到了第二,壞在鐵嶺之後,就成了敗局。到了第三,當遼陽瀋陽陷落後,遼東的局面就只能淪落為殘局。再當情況繼續惡化,到了第四部,廣寧也丟失陷落以後,這就已經是遼東沒有局面之地,根本就無法收拾了,只能退縮到山海關,再也沒有退路可以退。

再退一步,就是京師了!

事實上,後來王在晉所言,雖然略有偏差,卻大體的確如其所言。

面對建州女真人的攻勢,遼東的局面不管關寧軍如何掙扎,都事實上喪失了戰略主動權。孫承宗為大明肱骨重臣,嘔心瀝血,費盡心機,也同樣只能夠將遼東的局勢穩固下來,守住遼西一線,打造關寧錦防線。

總的而言,當年廣寧失陷以後,大明雖然幾番發起進攻,試圖收復失地,卻紛紛都遭遇大敗,反倒是很快就要面對清人的攻勢,隨後節節敗退。

以至於後來淪為已建國清人的狩獵場,一次次入寇,將大明當作補充建奴流失血液的提款機,吸血池。

這一切,都意味著明清攻守易位,大明失去戰略主動權,只能被動應對。

現在……

廣寧重新收復,樞密院的軍略推演廳里,一片歡暢。

軍師們將廣寧上代表著清軍的藍色旗幟拔掉,取而代之的,是鮮艷帶著斑駁黃龍底紋的紅旗。

大明國姓為朱,朱便是紅色。自然,代表大明的旗幟便是紅旗。

紅色小旗幟看得大家歡欣鼓舞,朱慈烺看著沙盤,背負著雙手,笑容緩緩融化。

遼東的沙盤雖然看起來十分粗糙,遠不如朱慈烺印象之中真正遼東之地的模樣,不管是渤海灣的形狀還是遼東半島的大小面積,都是相去甚遠。

但無論如何,這都是大明自己的勘探結果。

而這,也就意味著大明的情報力量已經滲入到了遼東的各處角落,完成了初步的勘探。

地圖上,廣寧、海州、蓋州、遼陽、瀋陽、撫順、鐵嶺,一個個後世在此刻已經有了名字的城市此刻重新出現在朱慈烺的腦海里,倍感親切。

「這些……都會回來的。」朱慈烺看著上面插著的一柄有一柄的藍色旗幟,朗聲道。

皇帝陛下信心十足,在場的將士們自然更加士氣沸騰,歡呼頓起。

朱慈烺看著眾人歡呼,心中不由想著道:「伴隨著遼南、遼東的行動,以及漠南蒙古的策反,這局勢,真是前所未有的讓人期待礙…真是不知道眼下,那孤兒寡母這會兒是個怎樣的心情呢?」

朱慈烺戲謔孤兒寡母頗為有些不地道。但他把這話說出來,卻是十分的順暢自然。

娜蝕齲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更何況,孤兒寡母並不代表著柔弱親善。尤其是清國的皇太后與皇帝……他們並非是年輕的太后與年幼的皇帝組合。他們身上,還有著更多的身份。他們……象徵著這二十餘年來女真人在大明子民身上沾染下的累累血債!

「所以……廣寧丟了?」孝庄太后拍了拍身上的衣服,彷彿上面有肉眼看不見的灰塵。剛才,順治皇帝又不聽話了,跑到地上滾了幾圈,他連忙抱起來,呵斥了有些不聽話的宮女與太監,一頓板子打下去以後,她才稍稍放心了一些回了正殿見人。

說話的是喀蘭圖,這位大清重臣此刻雖然早有意料,但此刻說出來還是倍覺苦澀。

儘管早已做好了準備,但當他們真正面對丟城失地這種難堪到極點的事實時,還是忍不住的感覺到了失落與自我懷疑。

「是的……太后……」喀蘭圖顫抖著嘴唇,低聲道:「丟了……下了一場暴雨,誰都沒料到明人動作這麼快。十天前才在京師發表完了演講,今日……今日……就就……不對啊不對,是三日前,三日前就進攻廣寧了。」

「而且還打下來了……」孝庄太后輕哼了一下,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道:「罷了罷了,也別在哀家跟前吶,弄一副娘們的樣子。我這個女子都沒和你說什麼不是,你又來鬧騰什麼呢……眼下要緊的,不是說那些丟城失地的事情。哀家安排你辦的事情,準備得如何了?」

「准……準備…」喀蘭圖心底里微微一顫,看著孝庄太后,聲音越說越弱,道:「太后……真,真要那麼做嗎?」

「不然呢?你給哀家想個法子?你以為丟了廣寧,丟了旅順,丟了朝鮮,丟了蒙古,哀家心理好受嗎?哀家給這大清撐著,不讓他塌了。將咱們的國家守著,殺敗了明人,不還是餵了咱大清的基業?為了愛新覺羅家,為了你,為們八旗的國家?」孝庄太后忽然猛地發飆,瞪大了眼珠子,看著喀蘭圖。

咚咚咚……

喀蘭圖猛地跪在地上,腦袋不住的磕著:「喀蘭圖絕沒有這個意思……太后……太后……」

「住了住了,收了你的腦袋吧。留著你這腦瓜子給咱們大清多想想法子,那可真是比在地上磕壞了好。」眼見喀蘭圖額上都見了血,孝庄太后緩了緩,道:「哀家當然明白你們的顧慮是什麼,但自古,成大事者不拘小節,這些事情,還是別說了。你只管將哀家吩咐你的事情去辦好,咱們這大清啊,就亡不了1

「是,太後放心,喀蘭圖一定將這事兒給太后辦的妥帖1喀蘭圖聞言,急忙表決心道。

見此,孝庄太后緩了緩,笑道:「你的本事,哀家當然還是信得過的。哀家也不放提前和你說一些喜慶事兒。昨個兒禮親王來的時候,哀家就和她通過氣了。咱們的八旗吶,那是一個都不能少。正黃旗更是皇帝的親軍,怎麼也不能這麼沒了名號。所以啊,哀家撥給你二十萬了銀子,在將正紅旗三個牛錄的兵給你,你呢,回去就將正黃旗的架子重新搭起來1

頓了頓,孝庄太后悠悠的道:「所以吶,這正黃旗的固山額真,往後就是你喀蘭圖了。那三個牛錄,你現在就可以差遣。人、錢我都給你,辦不辦的好事,你多想想,去吧。」

「是1喀蘭圖聽著孝庄前幾句話,心底里一下子便期待了起來。待到那明白往後自己就是正黃旗的固山額真時,頓時便歡喜得都要跳起來了。

……

盛京城很大,作為大清的國都,這裡曾經著實用心經營過一段時間。

尤其是在大清國力蒸蒸日上,每一回都在明國擄掠到大量的奴隸與金銀以後,更是讓盛京城嫌棄了一番建設熱潮。

有奴隸,就意味著有了足夠多幹活的人。

有金銀,就意味著他們可以在朝鮮,在山西晉商手中買到足夠多的物資來擴建盛京城,填充滿清貴族們的生活檔次。

這些無疑是極好的。

當然,要加一個前提:對於滿洲貴胄而言。

更多的時候,城內的許多人……生活得並不開心。

黃乞兒就是如此。

他本來是城南的一個乞丐。

按說,在大清這兒有乞丐是很荒唐的事情。當然不是說這裡路不拾遺,夜不閉戶,治理得一流,人人安居樂業,所以不會有乞丐。

荒唐的……是很難想象清人會榮辱這些乞丐存在。

有漢人,便要使勁的奴役。竟然有乞丐遊手好閒,不給高貴的韃子們做奴隸,那怎麼能容許?

可就是這麼奇怪,盛京城竟然真有乞丐。

原因,其實也很簡單。

東北苦寒之地。遼陽已經算是緯度比較低,溫度比較高的地方了。

這樣的地方,冬天的冷依舊是刻骨的冷。一場寒冬下來,再多的乞丐也凍死了。倒是不用懶洋洋民政官吏去費心。

既然如此,這些活在時間最底層的乞丐們也就是無人問津。

黃乞兒原本也是該凍死在去年冬天的。

但他此刻回想起去年的冬天,便只會分外的感謝一個人……

那個人,名字是不能說的,這叫為尊者諱。

乞丐雖然不懂這些大道理,卻是將這位尊敬到了極點。畢竟,那是救了他命的人埃

這個人,赫然就是大明皇帝朱慈烺。

皇帝陛下一戰偷襲攻克盛京,臨走前,更是將盛京城拆了個遍,彷彿這裡遭遇了一場八級大地震一樣。

巨大的破壞力讓戰後的盛京一度蕭條,達官貴人們哭喊著自己的家財被席捲一空,黃乞兒卻僥倖在破爛堆里尋到了一處可以過冬的地方,又靠著明軍拆遷的時候偷偷捲走了一些家當,竟然讓他在戰後重新有了點紅火日子的架勢。

因為大部分漢人都決定跟隨朱慈烺離開盛京,城內還餘下的漢人便十分稀少。

更別提其中有一部分還是那些在鄉下的。

無論如何,戰後的盛京因為缺少勞動力經濟活動一度停滯,賣個菜都得親自跑菜地自己摘。

如此一來,倒是讓漢人們的價值一下子提得極高。

這個時候,黃乞兒身邊的一個朋友指點他說:戰後定然要大興土木,你做個手藝活兒,學點本事,肯定能日子過的紅火。

於是,黃乞兒便花了點錢,改了個名字叫做:黃琦,然後,便開張了一個黃氏木工鋪。

果不其然,很快就有許多人開始找上門來讓他定做家居,既不在乎那高的讓黃琦心驚膽戰的價格,又不在乎黃琦手藝是不是真的上佳。

甚至,一度讓他幾乎絕望的滿漢關係這會兒似乎也有了好轉的跡象。

因為漢人的缺少,尤其是工匠的稀缺,滿清大爺們忽然間發現做什麼都不成了。原先仁義打殺的奴隸,真的是殺一個就沒一個,以後連一副新的甲胄都買不到了。更別提戰後損毀的那些傢具。

總而言之,黃琦的日子很快就過得好了起來。

那些滿人大爺們甚至也樂得直接給錢,也不再一副要吃人的模樣。

這樣的好日子,彷彿會一直繼續下去。

似乎,不管大清會怎麼變,都是如此。

想到這裡,黃琦滿意的點了點頭,想起了今天還有個約。他關了鋪子,進了自己兩進的院子里,朝著正在做女紅的妻子劉氏道:「娘子,今日忘了與你說了,咱們那位貴人你還記得吧?約了我今晚的晚飯呢,今天呀,晚飯你自己吃呀。」

「知道了,相公早點回來。奴家給你溫著醒酒湯,晚上再準備一點小食,可別太晚了。」劉氏淺淺的笑著,又揮手朝著黃琦擺手。

揮手間,黃琦看到了劉氏手上一條觸目驚心的疤痕。

他雖然早已知曉,可每日想著,還是不由嘆息。這就是亂世的悲劇,讓人難以抵抗。沒有殘疾就已經好了,只是手臂上有點傷痕算得什麼?

想了想與貴人約的時間,黃琦加緊了步伐,著急著出了門。

只是,他剛出門,忽然就見一人扯著黃琦,捂住了嘴巴,扯到了小巷子的拐角里。來人動作迅猛,聲音低沉卻讓黃琦放棄了掙扎:「黃乞兒,相信我,就別亂說話……這是在保住你的性命,別動……他們來了1

喀蘭圖臉色陰沉,身後,無數兵馬齊聚。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