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一十九章:激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九章:激將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明人這是多久沒有在進一步了?」代善騎在馬上,悠悠的說著。天籟小說Ww『W.3TXT.COM他身後的大軍再慌亂的撤離了瀋陽以後,終於有了一些士氣的恢復。

回答代善的是寧完我,這個漢人出乎意料的跟著清人一起退到了赫圖阿拉。

比起清人或者讚賞或者鄙夷的深情,寧完我心情反而平靜許多。他不是蠢人,也明白他做的事情是怎樣的性質,會得到怎樣的後果。

對於強大的敵人,強者多有讚賞。但對於背叛者,則幾乎沒有人選擇原諒。原諒對方的背叛,就是縱容對方下一次繼續背叛。

寧完我深知大清前途未卜,但他更明白大明對叛徒對漢奸的憎惡。

所以,寧完我沒有退路了。

他只能將希望寄托在大清能夠獲勝之上。

這一回,代善統領大軍,迎戰明軍,寧完我便是極力辛勞。

「回稟禮親王,明人自從九月十九以後便再未派兵北上了。根據軍中探報,明人的騎兵都回了營口,城內都忙活著將那些漢人難民組織南撤,一路還修著路,美其名曰以工代賑呢。」寧完我說著,眼角里打量著代善的表情。

這幾日在這裡幹活,他也算摸出來一點點代善的性格。

代善是個心思很重的人,很多時候更會注意一些頗為奇特的細節。而這一回,寧完我表示含糊著形容大明佔領盛京的事情,生怕代善作。

果不其然,代善很滿意這樣的描述,尤其聽到那以工代賑的時候,更是大笑道:「這等大戰緊急之時,竟然還將寶貴的軍糧給婦孺,甚至還抽離了騎兵離開,這不是自斷臂膀是什麼?不是婦人之仁是什麼?這等天賜良機,說明上蒼還是在我大清一邊的啊1

「大清萬歲1

眾人一陣高呼。

寧完我更是湊趣地說著,道:「不止如此哩,聽聞那駐紮遼陽瀋陽的大軍,不管是什麼金吾軍也好,禁衛軍,飛熊師也罷,這會兒都把力氣用在女人肚皮身上嘍,明軍待兵優厚,每日不僅主食吃飽,副食更是品類繁多,送果子點心一樣養著這些兵。眼下,這些兵便將軍糧帶出去,軍營外間,有的是十顆糖豆一時辰的女子,哼哼…」

說著,寧完我露出了是男人都懂的表情。

禮親王雖然年紀大了,但也是年輕過,一見大家聽完都露出了那副表情,也是禁不住笑道:「明人真以為拿了盛京,這一戰就結束了?」

「看來那少年天子也是犯了嬌兵忌諱埃」有人鬨笑道。

一直沒有開口的鰲拜看著大家嘰嘰喳喳議論紛紛,腦瓜子都大了。尤其目光落在寧完我的身上,更是一萬個不順眼。

他才不管寧完我有沒有退路,值不值得千金買馬骨。

作為沙場勇將,鰲拜渴望那種真刀真槍的戰鬥,平生最討厭的也是這種背後捅人刀子的叛徒。

不喜歸不喜,鰲拜還是忍耐住怒氣,手中捏著馬鞭道:「明人自己折騰送死那是大好事。我大清要做的,就是讓明人看不清眼前的黃泉路,趕緊快點來送死,鰲拜麾下勇士已經等了很久了1

鰲拜感覺自己很憋屈啊,追了紅娘子一路,到頭來現自己被耍了。憋氣回去,又要聽命撤退。他太渴望一場證明八旗強軍戰無不勝的戰鬥了。

代善聞言更是笑道:「鰲拜,你且放心,你為我軍大將,如何會少了你出戰的機會?」

鰲拜緩緩頷,微微傲然。

寧完我轉悠著眼珠子,忽然間朗聲朝著鰲拜道:「鰲拜大人,方才小人思慮破敵之策,想到一處。那朱慈烺御駕親征,這是極重體面之事,而今顧慮難民,實為鼠兩端。趁此良機,可以用激將法1

「御駕親征…激將法?」鰲拜看著寧完我,死死盯著,彷彿能看出花兒來一般。配上鰲拜一副火張飛的孔武肌肉男形象,尋常人被這麼一盯,怕是就要嚇得尿褲子以為自己要被吃了。

在鰲拜看來,寧完我這麼一個漢奸,那也是一嚇就要尿褲子的存在。但現在,寧完我卻是目光平靜,甚至隱藏著灼灼的火焰。這一刻的寧完我不再是個存在感卑微,毫無自尊的漢奸,討論到他擅長的部分時,寧完我換了一個氣質,身板停止,目光堅定,讓鰲拜看了彷彿是見了另一個人。

稍待,鰲拜頓了頓,又道:「你給我說道說道,這差事要是辦好了,我給你重賞1

另一邊,代善又加了一句:「記住嘍,漢軍旗的人就是咱大清的旗人,辦好了,你整個旗都有有頭有臉。我大清,不會負了有功之人1

寧完我激動得連連叩頭,又是一臉諂媚。

瀋陽。

行在里,朱慈烺猛地一拍桌子:「查到了嗎?誰散播的謠言?」

「目前可以確信,應該是靼子細作所為,範圍已經縮小到了漢軍旗。但進一步更多的細節,錦衣衛目前還在…追查…」張鎮一臉羞愧。

沒錯,這的確是錦衣衛的一個失職。

城中,不知何時忽然間瘋傳大明王師將於此停頓,即將收兵,馬放南山,慶賀盛世。這一消息先在瀋陽酵,又迅在軍中蔓延開,但當朱慈烺得知的時候,卻是等後方遼陽的將士彙報的時候,這才猛然現如此一個傳言。

「此言誅心,誅心啊1朱慈烺微微嘆了口氣,他明白這話厲害之處。

未經血戰就收了瀋陽,復了遼東半壁江山,這當然是大喜事。可這樣的喜事背後卻隱藏著危機。

停頓收兵,就意味著失去繼續獲取戰功的機會。進取之士會失卻雄心,破壞士氣之人會沉湎酒色。不知多少人因為拿了點糧食過了三妻四妾的日子沒了廝殺的勇氣。

至於馬放南山,那更是挑撥離間,

這一切,說來說去又都會回到原點:「大軍…停頓得太久了…」

經過兩個月的趕工,緊急軍用鐵路已經修築到了遼陽。依靠著較為充沛的補給能力和不斷降低的難民壓力,大軍是時候進了。

「後勤後勤…」朱慈烺看著從瀋陽到赫圖阿拉遙遠的距離,沉默了一下,還是道:「傳令各部,進入戰備狀態,各部指揮官兩個時辰后參加御前軍事會議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