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二十二章:薩爾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二章:薩爾滸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皇帝陛下一聲號令,大明帝國龐大的戰爭機器便開始運轉起來。軍資從後方抵達,樞密院的軍官們分發著軍令,一道道命令傳達到各個部隊以後,戰爭機器的轟鳴聲響起,讓整個遼東大地開始顫抖。

無數將士們從各自軍營之中走出,根據樞密院指定的行動計劃,這一回,他們的目標是:赫圖阿拉!

沒錯,皇帝陛下已經決意要展開一場決定性的戰役,徹底將建州清國政權在遼東大地,不……在整個地球上抹去。

這樣的雄心感染著全軍將士,各部奮勇進發,拔得頭籌的赫然便是金吾軍第四師。

「想要迅速開拔進入戰場,那麼,各部抵達瀋陽以後一起行動是不可行的。基於遼東土地之上,建奴依舊存在殘餘力量,伴隨著東進的深入,我們更會從故遼地區進入陌生的異域,徹底主客移位。這樣的情況之下,必然會疏忽沿途各個建奴各個據點。故而,這一回,樞密院制定的計劃,是各部完成各自的任務,張開一道大網,猶如撈魚一樣,將遼東之上,還敢反抗大明天威的抵抗者一一掃進歷史的垃圾堆里1楊文岳講解著計劃,一拳打在推演廳的地圖上。

屋內,掌聲雷動。

眾人不由為這熱情所感染。

一旁,朱慈烺微微笑著,他轉過身,看到了張鎮疾步走來。

作為錦衣衛北鎮撫司鎮撫使,這一回張鎮將要負責整個對清戰役的情報工作。看到張鎮走來,朱慈烺心中一動,意識到了有事要發生了。

果不其然,張鎮低聲在朱慈烺耳邊細語了一句以後,交給了朱慈烺一封情報簡報。

朱慈烺閱覽以後,眉頭一動,遞給了楊文岳以後開始陷入了沉思。

楊文岳一看,倒是大喜起來,他穿越給在場的軍師們,所有人聞言,紛紛發出了歡快的笑聲。

「沒想到,建奴竟然還有些勇氣嘛。」

「誰能想到啊,當年嚷嚷著女真不滿萬,滿萬不可敵的建奴,而今都要被我們打進老巢了,這才有了點心氣。」

「哼,皇帝陛下御駕親征,那是我大明之幸,有如此明君。建奴也來個所謂御駕親征,不過是徒增笑柄罷了。寡母幼子,也想來個與我大明對等不成?」

「八成,是有些想要來個哀兵之戰吧?」

……

楊文岳看著樞密院的軍師們七嘴八舌議論著,笑道:「好了好了,布木布泰既然要帶著福臨上戰場,那我們自然是會奉陪到底。清人有這膽氣,倒是好過我們到時候窮兵搜林,大家都歡喜吶。」

「哈哈……」眾人聞言,也都是歡笑。

這一回,張鎮報過來的情報赫然就是孝庄太后帶著順治皇帝福臨親自走上了戰場,也要來一個御駕親征。

因為孝庄太后的孝庄是謚號,也就是死後才會的有的東西,故而,楊文岳便直呼其名。

布木布泰此舉看起來彷彿是彼此對等一般,但是,還不如說這是哀兵之計。

「建州衛在哪裡?灶突山、鴉鴣關的位置給朕標出來。」朱慈烺打斷了眾人的議論。

陛下有令,軍師們便迅速開始測算。

建州衛就是赫圖阿拉,也就是這一回明軍的目標所在,整個建州政權的大本營,老巢。

至於鴉鴣關,那便是另一處緊要地方了。

這是遼東通往建州的關鍵通道,也是遼東長城的一個重要關隘。

此前紅娘子所部駐紮的威寧營旁邊就是太子河,太子河的上游往上去,便可以一路看到清河堡、松樹口、葦子谷以及其後的鴉鴣關。

至於灶突山,那卻是建州衛旁邊的一處高山高地了。自從朱慈烺在對李自成大戰之中在高地埋伏了炮兵陣地扭轉佔據以後,朱慈烺便格外重視各方地理。

很快,灶突山、鴉鴣關以及包括清河堡、松樹口、韋子谷等地的位置紛紛標註出來。

一個個距離也開始寫在標牌之上,插在鬆軟的沙盤之上。

朱慈烺撐在沙盤的邊沿上,目光不斷略過,最終在鴉鴣關上畫了一個圈:「也就是說,遼東長城還在建奴的手中?」

沙盤上,不僅繪製著各個地名、距離,也通過顏色區分著敵占區、控制區以及敵我雙方勢力犬牙交錯的區域。

這其中,位於遼東中部的威寧營是大明控制區,越過清河堡,靠近長城的一系列關隘上,松樹口、韋子谷以及鴉鴣關都是標著敵占區的標誌。同樣,大片沒有城池的空白區域里,敵我分佈犬牙交錯。在野外還存在大量滿人村落的情況下,遼東雖是故土,卻已非主常

「原來遼東鎮的安排是怎樣的?」朱慈烺看向楊文岳。

楊文岳掃了一眼,道:「遼東鎮後勤中轉位於威寧營,依託此前接受的難民,修築數月後,朱笛在那裡經營得很很穩固,還修築了一座頗為堅固巨大的浮橋。按照計劃,朱笛所部會前進到清河堡,以此作為中轉支撐點,收復松樹口、韋子谷,進而攻打鴉鴣關。」

「這一部分……難度不大。」朱慈烺掃了一眼,微微頷首。

不管是鳳凰城,還是九連城,都距離遼東長城很近。

這個年代,長城不僅是一個防禦工事,同樣也是一個高速運兵通道。也就是說,從九連城出發,理論上可以直接抵達鴉鴣關。

而且,位於太子河的上游,還分佈著孤山堡、一堵牆堡等據點。

朱笛只要發揮好明軍擅長的攻城戰,一個一個據點奪回來,便可以穩固推進,最終朝著鴉鴣關發起進攻。

楊文岳聽明白了朱慈烺的意思,他沉吟了稍許,呼出一口氣,道:「陛下所言真是,若是按照之前的計劃,的確算是穩妥。但眼下,既然布木布泰也來一個御駕親徵到了鴉鴣關,那就意味著……建奴的主力會聚集在這裡。原本只是我軍偏師之處的鴉鴣關一線要成為主戰場了1

原本朱笛所部遼東鎮只是偏師,負責的是清剿遼東建奴的殘餘力量,通過進攻鴉鴣關達到威脅赫圖阿拉的目的。

但是……現在,計劃卻是要修改了。

「如此也好,總好過於各部分兵進剿,在赫圖阿拉匯合。」朱慈烺道:「其餘各部都到哪裡了?」

「飛雄獨立師進展最快最快,已經抵達了遼海,正在肅清當地建奴殘敵。其次是金吾軍的進展最快,第四師已經抵達了撫順千戶所。其次是禁衛軍,大部都在瀋陽,還未出動。」楊文岳迅速回復。

「擬一個方案給我,這一戰的重心,要改了……」朱慈烺微微有些煩躁,說完便走了出去。

孝庄太后的出手攪亂了朱慈烺的安排,也惹得剛剛議定的方案不得不改變。

這樣超出控制的感覺讓朱慈烺心中十分不舒服又不安,又隱隱有一種見獵心喜的鬥爭**。

經過一整夜的趕工,新的方案出來了。

而結果,也看得人十分興緻盎然。

「除金吾軍第四師以外,全軍南下,迎戰建奴主力1

……

第四師師部。

張德昌沉悶第將軍令念了出來:「咱們照舊執行原來計劃……」

「原來計劃……原來計劃……」師部里,後勤軍師夏國相不由惱怒著道:「大軍主力都已經各就各位,不說飛雄獨立師,就說咱們第四師,都到了撫順千戶所了,好好的主攻方向,一下子成了偏師?這是……這是……」

「誠心和我們做對嗎?」這句話被夏國相吞進了肚子里。

之所以沒有說出來,自然是因為吳三桂瞪眼看過去,硬生生讓夏國相一屁股當重新坐了下來。

「軍令既定,那我們要做的,就是執行。哪來那麼多廢話?難不成,還是樞密院的同僚們命令大玉兒去的鴉鴣關?」吳三桂的話讓屋內怨憤之氣平定稍許。

張德昌趕忙定了定心神,朝著眾人笑道:「諸君,咱們加入了大明皇家陸軍,那便都是同袍。一起上戰場,連隊里的都是彼此託付後背之人,放大一些,各部之間,也都是兄弟一般,要彼此配合。我軍從撫順一路按照原定計劃殺去,也一樣可以配合大軍完成戰略目標。勝利,不僅是主攻部模一樣也是全體將士擁有的。相信陛下肯定會想到我第四師的奮戰之功。」

眾人聞言,沮喪之情稍緩。

吳三桂又道:「況且,我軍在撫順,不用來回折騰,也少了一些折損。這一點,大家想想,也不用那麼哭喪這個臉嘛。」

眾人聞言,倒是明白了過來。

夏國相更是道:「尤其是飛雄獨立師,剛剛剿平遼海,又要交接地方,又要準備南下,那一路折騰,真是磨人吶。」

遼海距離不近,位於瀋陽北方,而鴉鴣關則是瀋陽的南方。

一南一北,來回折騰的確吃罪不校

眾人聞言,倒是稍稍感覺輕鬆了許多。

……

唏律律……

一陣戰馬嘶鳴之聲響起,飛雄獨立師的師長劉勝回望一眼,看著身後的將士,下了馬,走上一處高地。

戰馬病懨懨的,被勤務兵牽去喂著草料。

劉勝站在小山包上,扛著身後如長龍一般的軍隊,驟起眉頭:「全軍南去,實在是太倉促了……」

飛雄獨立師的首席軍師包果漫步走來,道:「師長,大家都不想重蹈薩爾滬之戰的覆轍埃」

薩爾滬之戰,最大的弊病就是各部行動不一。

雖然看起來聲勢浩大,各部進剿,強大無可匹敵。

但面對眾多強敵,努爾哈赤卻表現了自己卓越的軍事才能,他道:「管他幾路來,我只一路去……」

隨後,努爾哈赤便轉戰各處,將來犯明軍各個擊破,奠定了明清對戰的轉折點。在薩爾滬之戰之前,是大明進剿建州政權,大明攻勢,女真守勢。此戰過後,便是攻守易位,自此以後大明漸漸落於下風。

倪元璐反對急兵北進,便是擔心各部協作。

這一回確定了清軍主力方向,樞密院便十分果斷,下令集結全軍,直接朝著鴉鴣關方向而去。

只不過,這一點,包果倒是感受不深。

飛雄獨立師非常順利的進抵遼陽,幾乎是象徵性的抵抗一樣,內里除了僅存不肯撤走的數百老弱清兵以外,明軍幾乎沒有遇到像樣的抵抗。

於是乎,飛雄獨立師抵達即佔領。

這讓躍躍欲試大戰一場的包果心中有些失望。

現在,軍中傳令飛雄獨立師南下,迎戰發現主力的清軍,包果欣喜過後,便是不斷湧起的疲倦。

「傳令全軍,前方就是蒲河所,那裡有一級兵站,各部依次休整。告訴將士們,我們南下,是去迎戰強敵!而不是在遼北和一群老弱糾纏1包果道。

傳令兵應下,隨後,全軍傳來一陣高呼之聲,士氣稍稍恢復,也不知是因為前方有兵站可以休息,還是因為即將到來的大戰而打起精神。

……

大明金吾軍第四師第三十九團里,祁山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氣:「兄弟們,前面過了撫順關了,咱們就要到薩爾滸了。都打起精神,誰都不許鬆懈1

祁山帶著身後一千餘將士,作為全師先頭部隊,一路過撫順所,終於看見了撫順關的關隘。

出了撫順關,那就是長城關外了。

「斥候說撫順關空無一人……也不知是不是真的……那錢猴子可別耍我。」祁山心中想著,腳下不慢,很快便抵達了撫順關城。

到了關前,赫然便看到象徵著大明日月龍旗的旗幟迎風飄揚,上面,正是祁山認得的熟面孔:「錢猴子?這偌大一個關城,當真空無一人?」

錢猴子搖著手中的旗幟,笑道:「當然不是空無一人,這不是有我們嗎。祁團長,你來晚嘍,這先佔之功,我斥候隊收了1

「臭小子……」祁山搖搖頭,帶著部隊進入了關城。

當祁山抵達以後,源源不斷的第四師次第越過撫順關。

當吳三桂渡過渾河,抵達南岸的時候,他忽而心中一動,道:「等等,這裡是哪裡?」

張德昌看了看地圖,道:「這兒啊,應該是薩爾滸吧……」

「薩爾滸……」吳三桂喃喃著,猛地看了一眼。

身後撫順關的方向,青煙升起。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