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二十四章:攻守之勢異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四章:攻守之勢異也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清河堡的十月剛剛過去了一場秋雨,這一場雨嚇得很急,去的也很急。天籟小說WwW.』3TXT.COM除了讓天氣里多了一份寒意以外,便彷彿從未出現過一樣。

遼東的天氣正是涼爽的時候,太陽出來,秋風舒緩,地面很快就幹了,而天空,也迎來了久違的湛藍。

在這樣上佳的天氣里,大明各部主力聚集在了清河堡。

金吾軍、飛雄獨立師以及禁衛軍三大主力分部各處,暫時休整。

前方,不斷回報的斥候們將清軍的軍情也不斷傳回來,激起了將士們的戰意。

軍情推演廳里,不少軍事們興高采烈的分析著他們的對手。

「先是兵力。」顧炎武頓了頓,道:「就總兵力而言,八旗眼下還算完整的只有代善的兩紅旗了,其餘各部,基本上都是殘的殘,散的散,重建起來也是空有名號沒有戰鬥力的架子部隊。所以,估算一下,眼下建奴全軍總共的兵力,搜刮盡了,也只有二十萬左右。」

「其次是戰鬥力,真正有戰鬥力的部隊大概是五萬人,主要是兩紅旗,以及鰲拜所部,護衛在虜酋福臨布木布泰左近的親衛部隊。」另一個軍師繼續道。

「最後么,就是這一戰建奴打算想的法子了。眼下,建奴要在鴉鴣關一代與我軍決戰,恐怕打的還是誘敵深入的路子。」楊文岳說了句,眾人都不由點頭。

「論及地利,我們還是有一些優勢的。」倪元璐也插了一句:「遼東長城畢竟是我大明所修築,一些老兵對地利還算熟悉。我們以清河堡作為轉運中心,再打下松樹口、韋子谷,一路推進,穩紮穩打,到建奴能拿我們有何法子。眼下建奴棄了遼中,建州衛縱然有一些打造兵械的基礎,又如何還能為禍遼東?」

倪元璐的論點讓眾人都是眼前一亮。

顧炎武沉吟了一下,不由讚歎道:「這與北元失卻中華之地以後的局勢一般無二。沒有了我漢家兒郎打造兵械,耕種糧食,這些人還是要打回蠻夷的原形。到時候,天時就能在我了。伴隨著時間的流逝,定然是我大明越戰越勇,而建奴越挫越弱。」

「善1眾人不由擊掌。

「若是如此,那麼建奴想要死守,應該是沒有什麼可以憂慮的了。我軍只要不急躁,他們便奈何不了我等。如此……建奴應該打得是前軍接戰,奇兵穿插截斷後路的路數。也就是前面所言,誘敵深入下我軍可能會露出破綻。」楊文岳頓了頓,目光在鴉鴣關沙盤上沉吟了起來。

沙盤做得很粗糙,主戰場的改變讓之前錦衣衛做的準備宣告被廢,倉促繪製起來的沙盤在地理重構之上有些模糊。

但大家都看得很認真。

他們明白,接下來的命令將會決定戰爭爆之前他們能夠獲得多大的優勢。

東北雖然給人的印象是大平原,但東北並非全都是平底。

女真人一開始是漁獵民族,形容他們的生活,很多時候都離不開白山黑水幾個字。這個白山,說的顯然就是長白山。

遠離遼河沖積平原,當距離越向東面去的時候,遼東也開始越來越多了山地。從威寧營通往鴉鴣關的道路便是如此。

一路上,並非都是平坦大道,相反,上面許多都是山地。

山地就意味著很可能被伏擊,也意文隱藏將會變得容易,而大部隊的優勢在複雜的地形將會極大被抵消,甚至因為地理不熟悉的緣故而被敵人所伏擊。

這是一個好戰常

只可惜,好的那一面在敵人的身上更多。

「也就是說,第一,必須穩紮穩打,穩固好後方,不能讓敵人找到突破點。」

「第二,要將敵人誘使到有利於我方的戰場上,不能被敵人牽著走。」

「第三……這一場戰爭,要以殲滅戰為主,盡量多的殺傷敵人呢的有生力量,同時盡量的保全我們的力量。這就要做到指揮官冷靜果斷,又要做到全軍將士們不可以為了貪功而慌亂失措……」

軍情推演廳上,計劃越來越完善,一旁,朱慈烺卻越來越沉默。

他看著角落裡同樣開始沉默的倪元璐,對視一眼,欲言又止。

見此,朱慈烺招呼著手,讓倪元璐單獨跟隨自己出去了一趟:「怎麼,還對朕這一回倉促行軍有些疑惑呢?」

「臣……是有些想不通。」倪元璐低聲道。

作為樞密院副使,倪元璐出京在山西,在蒙古草原都是一把手,雖然給與將官充足的許可權臨機決斷,但作為統帥,倪元璐始終掌握著戰爭的推進計劃。

可是,回到中樞,雖然大家都說倪元璐已經是內定的下一屆樞密院一把手,只等楊文岳年紀大了,這一戰後退休就能尚未,但副手就是副手。這一回,大多數計劃都是楊文岳親手推動。

倪元璐的存在感一下子薄弱了許多。

朱慈烺頓了頓,道:「哦?說說看,哪裡想不通,朕與你一起想想看。」

倪元璐聽出了朱慈烺心情不錯,放鬆了一下,道:「我們沒有必要這麼急……就像飛雄獨立師倉促北上。遼海之地猶如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徒留部分兵馬,反而拉長了補給線。眼下敵人未盡,大戰未啟,分散兵力殊為不智。」

朱慈烺讚賞的點了點頭:「這話,我也認為是如此吶。飛雄獨立師這一回南北奔波,的確是辛苦他們了。也是讓朕心理糾結得很。認可他們,讓他們上頭陣吧,擔心戰力恢復不濟。可要是換其餘部隊頭陣,反而也會挫傷他們的積極性。」

倪元璐苦笑了一下:「世間難有萬全之法,也只能竭力周全了。」

「倪愛卿能這麼想,朕聽了,可是高興得很。」朱慈烺站定,看了一眼倪元璐,待倪元璐跟上了一些,道:「倪愛卿想不通為什麼要倉促北上,那的確是因為,朕不願意大軍長久耽擱在這裡。帝國進行了二十五年的遼東戰爭了。沒有哪一場戰爭開支比現在更加浩大。我們從夏天開戰,一直打到現在,半年時間過去了,開支卻是比松錦大戰還要巨大……」

朱慈烺想起了當時崇禎皇帝的疲倦。

要知道,松錦大戰可是持續了兩年時間的。眼下,朱慈烺御駕親征,才半年時間過去,就頂上了過去兩年,開支也就是四倍。

這固然是因為火器化部隊後勤要求高昂,也有朱慈烺修築鐵路,推進移民,安置難民帶來的開支激增。

所以,朱慈烺是絕不願意將這一場戰爭拖延下去的。

「太上在松錦大戰時……就有些急切了……」倪元璐委婉的說著。

朱慈烺緩緩頷,他明白。

正是因為遼東戰事曠日持久,國庫漸漸支撐不住,這才讓崇禎皇帝紅了眼珠子一樣催促洪承疇進兵。

倉促進兵的結果就是後來眾所周知的松山之敗。

一敗過後,帝國最後主力付之一炬。

眼下,如果朱慈烺將禁衛軍、金吾軍以及飛雄獨立師等各部敗光,那幾乎也是與當時的情況一般無二了。

到時候,這遼東戰局非得倒退十年不可。

「朕明白……但這一回,是我攻,敵守哇。若是在這遼東大地上打游擊,時不時蹦達一下,而不是進行主力決戰,那這戰事拖延就太久了。也許,大明可以用付出巨大的代價,耗死敵人,就如同孫師當年在寧錦防線上所為一樣。依靠著寧錦防線,大明轉敗為勝,漸漸穩住了陣腳。」朱慈烺凝眉說著。

「臣有些明白了,攻守異位,眼下是我軍在攻……」倪元璐漸漸理解了。

朱慈烺讚賞的點頭:「沒錯。攻守異位,就是這個意思。孫師當年耗費千萬,建立了寧錦防線,成就固然是巨大的。但這個選擇,卻是苦澀的。因為,當時的我們除了寧錦防線以外就沒有其他選擇了。現在……絕不是如此。」

倪元璐目光微微亮了起來。

朱慈烺繼續道:「我們完全有信心在野戰上戰勝敵人,而不要在連戰連敗毫無把握的情況之下,被迫與敵人作戰。這是本質的區別。也正是這一點,當虜酋將主力在鴉鴣關一線押上的時候,朕無論如何,都不能錯過。」

倪元璐不住的點頭:「臣明白了……」

朱慈烺拍了拍倪元璐的肩膀,道:「你的擔心,朕一樣想過。」

倪元璐微微動容:「臣……臣不是說我軍無法獲勝……」

「我當然明白你的意思。」朱慈烺道:「太被動了。被敵人牽著鼻子走,這一點,其實楊愛卿也明白了。飛雄獨立師就是這個例子。但是……戰機難得。更何況……」

朱慈烺笑了笑,遞給了倪元璐一份奏章。

奏章很簡樸。

內容也很簡單。

那是工部尚書宋應星的奏章。

「沈威鐵路今日起宣告竣工1

「太子河河道疏通工作,七日後完成,屆時,千料之船將暢通無阻1

「營口造船工坊今日宣布開工……」

……

一條條的消息列明,倪元璐明白了朱慈烺的依仗。

「朕的後手,還不止於此呢。」朱慈烺大笑。

與此同時,軍情推演廳里,戰鬥計劃已經初步完畢。

代號為「圍獵」的行動開始。

……

松樹口。

這是一座廢棄的小關隘。

裡面營房破敗,屋倒牆塌,看起來衰敗之極。

但是,在遼東丘陵之中,已經有些冷的夜晚里,能夠有一處遮風避雨的地方,那無論如何是要強過在山林之中風餐露宿的。

喀蘭圖帶著麾下五千餘人進駐了松樹口,很快,他就分兵了。

他分了一千餘人到了南邊的一堵牆堡。

一堵牆堡的名字十分貼切,因為那裡更加簡陋。

但是,這也意味著松樹口這裡的確太小了。

本就稀薄的兵力分了兵,看起來似乎應該更加小心翼翼才是。

但喀蘭圖卻不這麼看,他招呼著全軍砍樹。

一根根樹枝被用繩索捆了起來,馱在馬後。

山林里,一根根視線下,松樹口塵土飛揚,通往鴉鴣關後方的道路上,總是塵土揚起,看起來人馬眾多。

一支又一支兵馬從松樹口離開,轉而又南下去了一堵牆堡,甚至有朝著清河堡去的。

一場又一場慘烈的斥候戰以後,喀蘭圖收兵回營的時候看了一下人馬,心痛的滴血:「也就是說,這麼點日子裡,折了三十一個斥候了?」

能當斥候的,無一不是藝高人膽大的主兒。不僅要戰鬥技能強大,更是得腦子活絡,能夠分辨情報,更要能夠保護好自己。這樣的人,不管是在哪支部隊里都是心肝寶貝的存在,無一不是軍中骨幹精銳。

可現在,這才三天過去,從鴉鴣關到了松樹口,喀蘭圖手底下就少了三十一名斥候。毫無疑問,這些消失未能再回來的斥候們是永遠都回不來了。

「回稟喀蘭圖大人,是這樣的……」一名將官跪在地上。

「起了吧……」喀蘭圖揉了揉腦袋,有些心痛,又有些放鬆:「不管怎麼樣,咱們的活兒,算是做完了……」

「大人……咱們不分兵了?」一名滿清軍官弱弱的問道。

他們總共才五千人,卻是已經分兵兩次了。

一次朝著一堵牆堡去了,一次又脫離大部隊,朝著清河堡去了。

就是從這麼高烈度的斥候戰里也能知道,這距離明軍主力部隊是越來越接近了。要不然,也不會折損這麼多斥候。

「不分兵了。明人的主力,應該匯聚到這裡了……」喀蘭圖說完,屋內有些沉默。

「兵馬人數,可能過了三萬……」這名軍官說到這裡,表情有些苦澀。

「援兵礙…會來的。會來的……太后都在咱們這兒了,咱們肯定打得贏!蘇勒,要有必勝的信心1喀蘭圖拍了拍屬下的肩膀。

蘇勒見此,鼓足了一些勇氣,狠狠點頭:「是,蘇勒明白了1

喀蘭圖笑著,揮手示意蘇勒走去。

隨後,他心中默默算了算時間:「現眼下……薩爾滸那邊,應該開打了吧?記得沒錯的話……吳三桂,這個三姓家奴,可是要投降的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