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二十六章;八旗齊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六章;八旗齊聚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地面上傳來沉悶的聲響,彷彿萬千小錘在鼓面上敲打。

空氣里忽然就變得靜謐無比,方圓十里內,飛蟲走獸銷聲匿跡。吳三桂感覺自己背上忽然就開始冒出一層一層的冷汗,又覺得身上彷彿針扎著一樣,不斷的警醒著他:危險,正在接近。

吳三桂上了一個小山坡,他的身後,是為數兩千人的騎兵營以及屬於吳三桂的親衛們。

這一回陸軍整頓改制的時候,吳三桂所部關寧軍便是重點對象。號稱兵馬十萬餘,精銳兵馬有兩萬餘的關寧軍經過這一輪整頓改制,不少高級將官面退休的退休,轉行經商教書的不在少數,更有甚者,被查到了軍心民憤極大,以至於到了革職論罪的地步。當然,也有不少有為之士得到了獎勵提拔,一些作戰技能點滿的勇士在新軍隊之中煥發了新生。

但無論在哪裡,總會有些人懷舊。

也有些人,利益羈絆得無法割捨區分。

故而,哪怕是經過整頓,吳三桂依舊在第四師里保留了為數不少的心腹力量。

眼下,這些人都被集中到了吳三桂的身後,,預備著干一番大事。

吳三桂看著身後的將士,既是雄心萬丈,又是感慨萬千。

雄心是為了接下來的大業。

感慨,卻是因為身後的大明。

老實說,如果不是朱慈烺此番御駕親征的主力兵馬正在鴉鴣關方向,吳三桂是絕對帶不出這麼多兵馬的。

而現在,吳三桂反而有些慶幸這一點。

「能夠自由施展的感覺真好礙…」吳三桂心念此處,很快就將這些雜念拋開,靜靜的看著眼前的局勢。

他的身邊,夏國相遞給了吳三桂一桿望眼鏡。

單筒望眼鏡下,十數裡外的清軍一下子拉近,並不寬敞的山道中,人影密集,在各個大道小路之中擁擠而來。

更有甚者,更是直接踏平了叢林,砍光了擋路的雜樹,從山林之中越過,出現在了薩爾滸的東面、北面、南面以及毫無例外的……西面。

四面皆敵陷重圍。

七個字冒在了吳三桂腦海之中。他的身邊,無論是夏國相,還是兩千餘打慣了杖的精銳老兵們都是面色凝重,露出了無比認真的眼神。

毫無疑問,眼前的敵人超乎了他們的預料。

「建奴的主力,不是在南邊,不是在鴉鴣關方向嗎?」夏國相不禁問出了聲。

不少將官們嘰嘰喳喳的都議論了起來,彷彿只有這樣才可以讓他們消解幾分壓力。

「連那建奴的所謂太后都去了鴉鴣關,怎麼還有兵力來這裡?」

「戰前大家都估算過,建奴眼下也就兩紅旗能打一些,怎麼,都跑這裡來了嗎?這眼前烏鴉烏鴉的看過去,要說沒三萬上陣的精兵,我姓劉的名字倒過來寫1

「事到如今,說這些也沒用了。只是,這一仗要怎麼打?」

……

議論聲到最後都漸漸熄滅了,大家目光嘩啦啦的都落在了吳三桂的身上。

這時候,他們也預料到了不對。

首先便是在於吳三桂這個時候帶他們出來。似乎,吳三桂對眼前的一切已經有所預料。也就是說,吳三桂已經預料到了清軍會在這裡出現,而不是之前說的,主力在鴉鴣關方向。

其次,就是薩爾滸的地形。

薩爾滸背靠湖泊,能駐紮大軍的地方都是些險地。這些地方,易守難攻是有的,可要是被人堵在了這裡,卻是在想往西突圍回去就難了。

三面環山,只要被人堵在一面,到時候就只能被敢下水去餵魚。

最後……

便是吳三桂在清人來臨之前帶著嫡系兵馬出營,這個舉動,這個時機,未免太奇怪,太巧合了。

「兄弟們,我吳三桂今日帶大家來這兒,廢話呢,也不多說了。就一句,你們這裡,可有我吳三桂可以性命相托之人?若是哪一位,我吳三桂平日有分毫對不住的,覺得我吳三桂不值得各位性命託付的,現在走,我一句挽留的話不說,一點怨恨之心都無。」吳三桂緩緩出聲,到後頭,卻是鏗鏘有力,一字一句,彷彿打在大家的心房之中。

夏國相當即開腔:「願為將軍效死1

「將軍平白說這些傷人的話為何?我劉社這條命就是將軍從死人堆里扒出來的,今天就是還在戰場上那又如何?」

「少爺要將性命託付給我,我方楠如何不能將這條命交給少爺?」

「就是……」

眾人紛紛應聲。各色稱呼里,竟是齊齊都是願意將命交給吳三桂的將官。

見此,吳三桂面目動容,他沉聲道:「好!既然如此,那我就發第一條軍令。今日之後,一切行動聽我命令,不許懷疑,不許疑問,不許拖延!必須執行,必須遵守,必須認同!過了這一戰,若是見我吳三桂負了你們,我這顆腦袋,儘管拿去1

「喏1眾人轟然應下。

見此,吳三桂沉沉呼出一口氣,不僅喃喃道:「來吧,來吧,這幾個月的窩囊氣,終於有一個機會,讓我今日在這裡給他泄出去1

說罷,吳三桂朝著夏國相點了點頭,又將幾個為首的將官喊到身前,一番貼耳密語,吳三桂眼睜睜的看著劉社等將官目光瞪圓,看著吳三桂,驚訝得紛紛都是說不出話來。

「你們留在這裡,夏國相,帶領親衛跟我去1吳三桂說罷,帶著數十人疾馳而去。

與此同時,領下任務的瓦克達也帶著人衝到了吳三桂幾人的身前,他的目光看在了夏國相身書中的杏黃旗,瓦克達點了點頭,認出了這是愛星阿的印記,目光落在夏國相的身上,最後,目光緩緩轉移,落在了吳三桂的身上。

還好這裡距離吳三桂所部有山丘遮擋,不然,眾人一見兩人陣前不廝殺卻是一副要談一談的模樣,定然嘩然。

夏國相深呼吸一口氣,道:「敢問來者可是大清使者?」

瓦克達目光微微一亮,感覺到了不同。明人在大多數的場合,一向是以建奴稱呼清國。要讓明人說大清,基本上就是一些投降的敗類。

顯然,夏國相看架勢是後者了。

一番介紹,瓦克達點名要走了那杏黃旗,一番摸索,檢驗了印記,道:「沒錯,我乃瓦克達,大清正紅旗甲喇章京。你……就是夏國相?吳三桂的女婿?」

夏國相應道:「正是在下。」

「哼,那你給我去問吳三桂。吳三桂已然應允臨陣倒戈,為何你部卻還是立起兵馬,要與我大清兒郎作戰的架勢?」

瓦克達氣勢洶洶,夏國相定了定神,回復道:「這位大人這般說,委實是冤枉我等了。若真是要作戰,我也不會這般明晃晃過來吧?」

「哼,若不是要投降,你上來不與我戰,看你回去如何與那朱慈烺交代1瓦克達輕哼一聲,倒是讓夏國相面色一僵。

夏國相訕笑了一聲,感受到了眼前來人的厲害,緩聲著無奈道:「既然如此,小人也不敢多嘴了。還請瓦克達大人明鑒,這就是岳父大人,正是來率兵投誠呢1

說完,吳三桂的臉色僵了一僵,隨後擠出一些笑容,道:「我就是吳三桂,瓦克達大人可是禮親王之子?從前在錦州時,就聽聞過瓦克達大人威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原來你就是吳三桂1瓦克達臉上表情一凝,有些尷尬。背著人說壞話結果被人看到,這委實有些讓人尷尬。不過都是沙場里見慣生死的角兒,這麼點小事很快就掀過去了。

瓦克達頓了頓,道:「既然如此,廢話也不多說,你要率兵投誠?兵在哪裡?」

「實不相瞞……」吳三桂嘆了一口氣,道:「現眼下,可不是關寧軍的時候了。我雖然執掌金吾軍第四師,是王牌主力,麾下大炮百門,長槍火銃過萬,子彈上百萬萬法,可這般神兵利器,朝廷自然是嚴加管束。是以,哪怕我費盡心機,這一回也只帶出了我的本部……五千關寧鐵騎1

夏國相眨了眨眼睛,心道岳父大人就是厲害。

兩千的兵,眼睛都不眨變成了五千人。

瓦克達聞言,卻是一陣目光閃爍。

他才不在乎那兩千關寧鐵騎,別看關寧鐵騎在對戰登州之亂時所向披靡,佛擋殺佛,輕易平定。可面對建奴,也只能說是可堪一戰罷了。

五千關寧鐵騎,只能說讓他們明白吳三桂有軍力,卻不值得瓦克達驚喜。

他驚喜的……自然是金吾軍第四師的裝備。

「大炮百門,長槍火銃過萬……子彈上百萬發……」瓦克達聽著吳三桂嘴巴里這些話冒出來,一雙眼睛亮晶晶的,好像看到了珠寶的惡龍。

「你既然願意投誠,那這就是你的投名狀1聽聞了瓦克達的敘述,代善感覺自己呼吸都變得沉重了起來,彷彿是第一次遇見光身子絕色美人的雛兒。

眾人喃喃著那幾個關鍵詞:大炮百門、長槍火銃過萬、子彈上百萬發……

到而今,如果還是不能理解火器的強大,不能明白大明官軍依靠著火器開闢了一個新的時代,那清人數十萬的死傷也就是白白丟了。

更何況,這裡頭為數不少,都是當初與明軍作戰時逃回來的呢。

如果是往日,戰士逃兵,早就被拉出去嚓以正軍法了。

但現在,清人式微如此,每一份力量都格外珍重,不僅沒有拉出去嚓,反而認為他們的經驗寶貴。

這樣的經驗流傳下來,自然是不斷印證著大明炮銃犀利,得之可得天下的結論。

此刻,一個拿到百門火炮,上萬火銃的機會就在他們眼前,如何不讓這些滿清將官無不是呼吸粗重,眼中光芒大放?

「該死的尼堪,你既然明白火銃重要,為何不直接都送過來?反而在我們身前說這一通,信不信我鰲拜今日便要狠揍你一頓?」鰲拜此刻卻是焦躁非常,他怒吼向吳三桂,目光彷彿要吃人一般可怕。

吳三桂見此,卻是不疾不徐,又是嘆了一口氣:「小將又如何不想?可是軍中管束嚴格,小將能脫身出來已經不易。想要全取第四師,自然還得諸位大清健兒呢。」

說著,吳三桂便將樞密院拉出來,這可惡那可惡說了一大通。

的確,如果吳三桂給不出什麼正當理由卻要將全軍的裝備集合起來找機會打包送出去,那麼本來就有漢奸嫌疑的吳三桂這回可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更是沒機會在他們眼前說這些了。

聽完了吳三桂所言,鰲拜既然微微有些傲然,又是有些喪氣。

智取這種事情,一看就與他這等猛將不符合。

不過,瓦克達的眼珠子一下子就更加明亮了:「你有法子?」

「不知眼下,大清兵馬多少?小將的確有法子,只是兵馬多,有兵馬多的法子。兵馬少,有兵馬少的法子。」吳三桂笑道。

這時,人群之中,寧完我忽然間沖了出來,道:「且慢!明明是我大清的健兒,為何今日聽你一說,反倒是要讓你驅使了?你若是一轉身,把我們又賣了,誰能擔得起責任?」

寧完我這麼一說,場面一下子有些尷尬和死寂。

畢竟,吳三桂當年也是來過陣前投降的。

「蜀王之爵,明人給不起嘛……」吳三桂也是愣了楞,這才緩緩又道:「倒是寧完我寧大人,你嫉恨我能得蜀王,這是私怨。因私廢公,這可是要掉腦袋的事情埃諸位大人明鑒,若有意害大清,如何會親自來此?若是信不過,大可以留下我!我傳令麾下將士罷了。只不過,若要配合在下計劃,還請切莫打草驚蛇,免得失了奇襲之效!若是不能一戰功成,軍中都有銷毀武器的命令,到時候可就只能拿到一堆破銅爛鐵嘍1

吳三桂說得在里,大家看向寧完我的眼神卻一下子都不善了。

寧完我目光一瞪,萬萬沒想到吳三桂急切之間還能扯出這麼一大堆,他還想說什麼,卻見代善一揮手,寧完我頓時就被幾個軍士扯了下去。

代善沉吟稍許,道:「哼,既然如此,本王也就不瞞你。我大清雄兵二十萬,眼下八旗齊聚,一個第四師,再能耐,也是怎麼吞吃的下場1

這時,夏國相眼角一撇,這才注意到。此刻,正紅旗、鑲紅旗、正藍旗、鑲藍旗、正黃旗、鑲黃旗、正白旗以及鑲白旗八旗全軍,都在此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