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二十八章:撫順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八章:撫順關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席永閣也走了,張德昌默默的看著席永閣的背影,腦海里不住的回蕩著吳三桂當初說的話。

「團長死了,營長接任團長,帶兵作戰。營長死了,連長上。連長不能擔任指揮任務的,班長上……」

「可是,師長你是死了,還是跑了呢……?」張德昌心中喃喃的說著。

……

從撫順城往東二十里,位於渾河河谷要衝的高地上,有一處雄關屹立。這裡扼守東西交通要道,呼應遼東長城,乃是大明一處十分重要的關隘。

當建奴撤去時,這裡也毫無疑問的人去樓空,讓第四師三十九團的將士們駐紮在了這裡。

三十九團們的將士對於不能親隨主力大軍出而要留守這裡怨言不校

但考慮到他們已經拿到了收復撫順關的功勞,作為團長的祁山也有些不再好意思繼續要求進兵。一時間,三十九團的兩千餘將士就駐紮在了這裡,同時協助後方的兄弟部隊將輜重轉運東去,成了一處大軍的轉運樞紐。

今日,團里又是去了五百人回撫順城押運軍資了,只餘下祁山在城內操練著部隊。

眼下雖然進入戰時,可沒有戰鬥,也還算是承平。如果是過去的軍隊,這個時候自然是可勁的想辦法鼓舞士氣,有錢一些的準備酒肉,有些歪心思的,就備上營妓,若是心思歹毒一些的,還會搞幾個三日不封刀來刺激麾下士兵們的戰意。

當然,鮮少會有哪個部隊戰前還會繼續訓練。

只不過,現在的大明冠軍顯然不是過去的那種冠軍了。

「都沒吃飯嗎?號子給我喊得響亮一些!隊列訓練完畢以後,休息半個時辰環城跑圈,贏了的那個營,輪值這三日里出城狩獵,並且可以獲得這一次狩獵的一半獵物改善伙食。最後的那個營給我包了軍營打掃茅廁1祁山看著有些漫不經心的將士,咆哮著。

一聽這一獎一罰,原本還有些漫不經心的將士們突然就變得激動了起來。

「兄弟們,能輸給了隔壁營嗎?」

「不能1

「那還等啥,訓練完了,立刻給我準備1

「吼1

……

萬眾高呼,一下子,全團將士們士氣提升。

「將士們士氣不錯埃」這時,祁山身邊不知何時走來一個男子,笑道。

「雄老弟?怎麼,今日你也空缺出時間了?」祁山見了來人,笑著招呼道。

此人,赫然便是代號飛鷹的前錦衣衛偵查員了。

作為大明頭號敵國,錦衣衛在遼東付出了極大的努力和經營。建奴毀城奪糧,也是錦衣衛第一時間站出來收拾殘局。

戰後,雖然後方派駐了大量人手,甚至動員了不少學子作為行政官吏,進入基層維持秩序運轉,但是,人手不足依舊是長期困擾著遼東各地的頭號問題。

這時,錦衣衛因為遼東收復,原本的地下暗子許多都失去了作用,上頭也開始頭痛如何安置他們。退伍費錦衣衛是不缺的,可光是了錢顯然也不厚道。不說許多人還需要保密,如果安置不當,機密泄露,就說他們身在遼東,既是忠誠又是熟悉本地,就這麼不揮一些才能也太浪費了。

這時候,張鎮便是奏請皇帝陛下就地安置,讓這些人脫離一線情報工作,開始轉業地方。

於是乎,不少錦衣衛的偵查員就成了各地的基層官吏。

比如代號飛鷹的雄文剛,就因為此前在瀋陽安置難民功勞不小,得以成為撫順關鎮長。聽聞,待遼東全面安頓下來以後,地理位置上佳的撫順關很有可能作為城關鎮,升格為縣呢。也就是說,這可就是一個未來的縣太爺了。

這對於武夫出身的雄文剛而言,實在是一個曾經可望不可即的位置,讓他激動地三天睡不著覺,每日想著如何立下功勞。

當然,這些閑言碎語不是兩人閑聊的話題,雄文剛到了撫順關可也沒鮮少有停下來過:「空缺時間嘛,那當然是少的。不過啊,在忙也得關心咱們的王師啊!這不,我就是組織了本縣鄉民,要來犒勞大軍呢。」

「嘶……」祁山頭痛了起來,拱手道:「雄老弟,老弟!你可就放過我們三十九團吧,誰不知道眼下撫順關都要成娘子城了。哎呀,不是我老頑固,覺得讓女人進了軍營晦氣。現在是戰時,你且想一想,將士們成天和女兒家混在一起,有了牽挂,還打什麼仗?」

「嘿,那總不能不考慮以後吧?兄弟們千里迢迢來遼東收復失地,就不想想這白山黑水裡安個家?別的不提,這撫順關的警署、衛戍守軍,往後也是要補缺的。」雄文剛左說右說,好話說盡,賴話用絕,終於讓祁山不得不拱手求饒。

「行了行了,說不過你……」祁山搖了搖頭,失笑道:「犒勞就犒勞吧……」

見此,雄文剛大笑:「放心吧!男人吶,總不能一輩子不成家?心理有了牽挂有什麼不好?到時候,衛國就是保家,保管不傷士氣1

果不其然,一場犒勞會下來,皆大歡喜。

第四師不少將士們都是關寧軍里來的,不同於其餘近衛軍團老底子的部隊,進入大軍入選嚴格,素質較高。關寧軍的將士們戰力不低,但許多都是些窮困潦倒的。在那個好男不當兵的語境下,鮮少有人覺得從軍有前途,能去的,自然也就是些走投無路的。

於是,很多士兵一輩子都是個老光棍,如何見過這種大姑娘小媳婦星星眼的威力?

一場犒勞結束,趁著機會,不少人呢紛紛釋出百般手藝,悄悄遞出去了定情信物。有暗搓搓做了個木雕的,有一咬牙拿出家傳翡翠扳指戒指的,更有甚者,直接交出了自己軍餉的恆信錢莊存摺本……

看著不少士兵們趁著難的外出的機會悄悄幫著大姑娘們幹活私會,一副精氣神爆棚的模樣,雄文剛嘿笑一聲,心底樂開了花。

而這時,雄文剛的身邊,黃琦急匆匆的跑了過來。他們是撫順關的民兵。

此刻,黃琦目露驚恐與渴望:「清……建奴,建奴殺過來了1

雄文剛面色一變,看向東方,那裡,煙塵滾滾。與此同時,西面,卻忽然就燃起熊熊大火,冒著青煙,衝天而起。未完待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