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二十九章:衛國保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九章:衛國保家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一秒★緒說§Org】,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雄文剛是錦衣衛出身,自然懂得軍略上的事情。如果敵人從東面殺來,雖然意味著一場大戰,但那也算是正常,雄文剛並不怕。他知道,自己不是孤軍奮戰,他的身後,是強大的大明。

但是……

當西面忽然就燃起熊熊大火的時候,雄文剛意識到了不對勁。

很快,三十九團團長祁山也趕了過來。他同樣面色凝重,拿起瞭望遠鏡,仔細的看著眼前的敵情。

這時,越來越多的民兵也將更加細緻的情報報給了雄文剛。

「建奴翻小路輕兵入關,伏擊了運糧隊……五百將士察覺不及,遭遇伏擊戰死,糧食大部被毀……這一場火,恐怕就是那些糧食燃燒起來的火……」黃琦說著,聲音都輕輕顫抖了起來。

「燒我們糧食!建奴,不是人!這群改下阿鼻地獄的雜種1民兵們怒罵不已。

雄文剛如何不懂他們心中的痛。

建奴在瀋陽毀城奪糧以後,不知有幾千上萬人死於飢餓,要不是後來大明官軍接濟安置難民,死人更是要數不勝數。

從宏觀大視角來看,死的人再多,似乎也僅僅只是一個數字。一千也好,一萬也好都很難理解這些數字代表的意義。

但對於這些民兵而言,他們都是曾經在瀋陽居住過的百姓。那些餓死的人里,很多就是他們的妻兒,他們的親人。他們能夠活下來,不少都是因為親人們將最後一口糧食給了他們,讓他們得以挨到大明官軍安置難民。

一個只有十數萬漢人的城市裡餓死了上萬人,那就意味著有十分之一的人死了。打個比方,一個大家族,三世同堂,十個人,其中就要死掉一個人。如果是一個中年婦女,那就對其他人而言,意味著他永遠的失卻了自己的母親、自己的女兒、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妹妹亦或者自己的姐姐。

現在,這些建奴又燒了他們的糧食,頓時就喚起了民兵們憤怒的回憶。

祁山放下瞭望遠鏡,耳邊也不停下,聽了幾人的對話,沉聲道:「建奴果然歹毒……這是要兩面伏擊,斷我軍後路埃眼下看來,薩爾滸方向的敵軍根本不是偏師……建奴眼下只有兩紅旗還算戰力彪悍,根本不可能分辨各處……也就是說……」

雄文剛聽出了祁山的意思:「建奴虛晃一槍,那個所謂建奴的鳥太后只是吸引我軍注意力的……大軍主力要撲空了。若是撫順關被攻破,撫順、瀋陽頃刻就要面對建奴主力殺來。撫順、瀋陽、遼陽的城防都是殘破,轉運存放糧食可以,要抵禦建奴主力偷襲……難了……」

「怪不得建奴要拆城,本以為是泄憤,沒想到是如此歹毒1黃琦咬著牙,痛恨萬分。

祁山沒有管民兵們的憤慨,他迅速簽發軍令道各部:「傳令全軍,進入戰時狀態。緊閉四門,清點糧食,肅清內衛嚴防細作……」

黃琦看著祁山鎮靜自若,按部就班的布置防務,一個個命令發布出去,莫名的,一股強烈能夠守住撫順關的信心油然於心。這時,再想到瀋陽時妻子被殺時無助的景象,黃琦高聲到:「將軍!我黃琦等遼東漢兒,一樣願意為大軍效力,殺敵報仇1

「沒錯!縱然戰死,也無怨無悔1

「我等願意殺敵報國1

……

祁山看著黃琦等民兵眼中的熱切,一股子暖流在胸中湧起,笑道:「我很榮幸與百姓們並肩作戰,但作為大明皇家陸軍的軍人,我會信守我在大明日月龍旗面前許下的誓言,保家衛國,忠於職守!我們會守住這裡的!戰鬥在你們的身前1

說完,祁山拍了拍黃琦的肩膀。

這時,祁山下了城牆,看到了在瓮城空地里列隊完畢的將士們。

將士們來得很倉促,不少人滿頭大汗,整個人好似從水裡撈出來的一樣,顯得頗為疲倦。但是,每個人的隊列卻十分儼然。每日操練的他們保持著迅速的反應能力以及飽滿的精神面貌。

只不過,面對東西兩路夾擊,無數的軍情傳入軍中,沉悶的氣氛壓抑著每一個人的心情。他們嚴肅而緊張,看著祁山,神情各異。

有的人躍躍欲試,渴望在接下來的一戰中斬將奪旗,立下大功。有的人焦慮又焦躁,心神不寧。更多的,是迷茫,是慌亂,是對未來不可捉摸的惶恐。

而祁山,這一位一路大戰小戰不計其數的老兵輕輕笑著,目光溫和而有力的對視上一雙又一雙的眼睛,朗聲道:「想必,大家都聽到了外面的軍情了。沒錯,戰爭來了。第四師三十九團的第一場戰爭就是一場惡戰。殘酷的現實沒有給我們積累經驗的機會。但是,我無所畏懼。」

祁山的從容感染了大家,聽著祁山溫和的目光,有力的聲音,堅定的信念,大家悄然撫平了焦躁,靜下內心,看著祁山,等待著祁山繼續說下去。

「兄弟們,情況我不瞞你們。沒錯,現在我們身陷重圍,孤立無援,腹背受敵。也許,這一戰會比我們有生之年遇到的任何一場戰鬥都要困難。也許下一場戰鬥就會死亡。但從軍以來,我們總會面對這一天。」祁山緩緩道:「古人說,人終究會死掉,有的人死了,輕的跟一根毛一樣。有的人死了,重的,就彷彿一座山一樣。所以死亡永遠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我們糊裡糊塗的死去,碌碌無為的苟活。我們戰鬥在這裡,也許會死,但那是戰死。男兒馬革裹屍,這是軍人榮耀的歸宿。是我們當年在從軍之時,立下誓言的信守。我們忠於職守,保家衛國。衛國,就是保我們身後的千萬個家,同樣……包括我們自己的那一個家1

「衛國,就是保家1

「衛國,就是保家1雄文剛喃喃地說著,忽然就回想起了剛剛看到的幾個將士們交出存摺本的模樣,心中不斷的被熨貼著,滾燙得他恨不得現在就要酣戰一場,才能釋放那種暖到心底的感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