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三十一章:向前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一章:向前進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從撫順關城頭看去,人頭攢動,到處都是紅衣紅甲的清軍。他們朝著撫順關殺來,彷彿是要爭搶一又一頭頭待宰的羔羊。

城頭上的三十九團士兵們前赴後繼的傾瀉著火力。但是,再快的射速也擋不住不絕的人潮。

在源源不斷彷彿殺不絕的清軍攻勢之下,清人迅速突破了護城河,隨後湧上關城。滾石檑木在一個時辰后就消失一空。

唯一的一門弗郎機炮炮身滾燙,再發射出最後一門炮彈以後轟隆一聲炸膛。

排槍的聲音開始稀落。

中興一式步槍的射速已經很快了,士兵們激發了潛能,密集的射擊聲不絕於耳。但是,敵人太多了。

多到剛剛射殺一人,很快又有一人越過倒下的屍體湧上城頭。守城的手段越來越少,豎起來的攻城梯越來越多。

祁山明白,如果不能打斷這樣的趨勢,那麼,撫順關的陷落就將是一個時間問題。

但是……

「跟狗韃子拼了1忽然間,城頭上,一名士兵地衝過去,死死抱住一名登上城頭的清軍軍官,跌落城牆,摔落在地。三丈高的城牆加上險峻的地勢,一圈一圈滾落以後,是血肉之軀在沿途堅石上磕出的鮮血,紅的讓祁山心顫。

「兄弟們……大丈夫若是能戰死沙場,也算死得其所……團部警衛連,全體都有,跟我上1祁山怒吼著,帶著最後的兩百人走向瓮城城門。

……

看著一個個士兵狂熱的眼神,富德感覺到了一種恐懼。

彷彿,自己也就會這裡被吞噬。富德左右看著,竭力使出身上不多的力氣挪開。沉重的鎧甲披在身上陪著內里套了三層的綢衣讓富德感覺自己身上扛著一座大山。

瘦弱的身軀加上不良的伙食讓富德體力迅速被消耗,剛剛安歇了一下緩解的喘氣更加劇烈了,彷彿一個老舊的破風箱。

與此同時,滿洲大軍這邊左右兩軍忽然間分開一條道路。

中間,一支更加威武雄壯的大軍出現了。

眾人看過去,卻是更加激動興奮了。

「是鰲拜來了1

「鰲拜率領我等攻城!巴圖魯,巴圖魯,巴圖魯1

「巴圖魯1

……

無數歡聲響徹,鰲拜看著這一幕,微微傲然,他看向城上稀稀落落的明軍士兵,大笑道:「踏平撫順關,打回盛京城1

「踏平撫順關,打回盛京城1

「踏平撫順關,打回盛京城1

……

無數口號響徹,轉瞬,鰲拜親自率領其部兵馬開始衝鋒,登城。

一路上,鰲拜如有神助,衝上雲梯以後,只不過三五息的時間就衝上城頭。待在城頭上站穩腳跟以後,鰲拜獰笑了一聲,意氣風發:「尼堪們,受死吧1

說罷,鰲拜手中長刀揮舞,殺入重重未來的明軍陣中。身後,無數清兵追隨者鰲拜的身影,如洪水一般朝著城內漫去。

鰲拜的眼前,一部清軍走下外城,朝著瓮城內衝去。

裡面,剛剛衝出三百餘人。那是敗退下來的明軍。不過,這一部明軍的身後,祁山帶著兩百餘看起來尚有餘力的士兵們列著隊,豎起了手中的火銃。

火光閃現,鰲拜怡然不懼。

他的身前,無數清軍士兵們倒在地上。但是,更多的清軍士兵們涌了上去。

「踏平撫順關,打回盛京城1

……

無數歡聲們響徹,他們彷彿看到了重新回到瀋陽,搶到更多金銀珠寶,奴隸婢女的景象。

數百明軍幹練的重新列正,預備排槍射擊。

這時,鰲拜輕鬆寫意的輕輕一揮手。

城頭上,不知何時準備就緒的清軍士兵們張弓待箭。轉瞬,箭雨傾盆落下,將明軍的隊列打亂稍許。

一陣慘叫響起,不少明軍士兵紛紛中箭。

排槍開始微微一陣動遙

借著這個時機,鰲拜放聲大笑:「沖啊1

各色鬼哭狼嚎一般的聲音在此刻響徹雲霄。

祁山咬著牙,看著身邊士兵們疲倦而決絕的目光,從容第整了整衣冠:「兄弟們,還記得入伍時我教你們的那首歌嗎?」

「發起進攻之前,讓我們再唱這首歌吧1祁山說罷,一邊指揮著士兵重新依靠瓮城列陣,一邊清了清嗓子,緩緩唱起了歌兒。

如果大明在向你召喚,熱血男兒扛起槍

喝乾這碗家鄉的酒,

壯士一去不復返。

滾滾黃河,滔滔長江,

給我生命,給我力量。

……

紅旗飄飄,軍號響,

劍已出鞘,雷鳴電閃,

從來是狹路相逢勇者勝。

向前進,向前進,

向前進,向前進,

……

紅旗飄飄,軍號響,

劍已出鞘,雷鳴電閃,

從來是狹路相逢勇者勝。

向前進,向前進,

……

「大明軍人,進攻1祁山並不知道這首歌是朱慈從後世亮劍里哼過來的歌兒。

此刻的他,只覺得自己的胸腔里的鮮血已然沸騰。這一刻,他忘記了死亡,忘記了後退。更忘記了眼前那足以在數量上壓垮自己的敵人。

他領著最後兩百名團部以及警衛連的將士們,發出了最強的音符。

「進攻1

……

明軍決絕的從瓮城的角落裡朝著如蟻群一樣似乎無窮無極的清軍發起了衝鋒。

鰲拜看著眼前這孤零零進攻的明軍,眼中微微多了一些亮色:「想不到,明人這裡還有幾跟硬骨頭。左右讓開,我給他們一個體面的死法1

說罷,鰲拜提起長槍,微一夾馬腹,緩緩提速朝著祁山衝去。

城頭上,清軍見鰲拜親自上陣,慌忙停住手中侵襲的箭雨,以防一個不小心就將他們主將誤傷。

祁山見清人如此,顧不得心中感嘆,只是一步一步速度越來越快。隨後,嘹亮的衝鋒號響起,一陣陣喊殺聲響徹雲霄。

三十九團列隊迎上,撞上了數倍於己的清軍。

鰲拜一雙眼珠子死死盯著祁山,認出了這是對方的主將,只見他快馬沖入陣中,手銃長槍撥開攢刺而來的長槍,隨後迅疾甩出手中長槍,在戰馬上抽出一根狼牙棒。

粗壯的狼牙棒在鰲拜手中揮舞的風聲獵獵,只不過三五息的時間,一個個沉悶撲哧撲哧彷彿西瓜白瞧爛一樣多了一些清脆之聲的聲音響起。

一顆顆腦瓜子在鰲拜的狼牙棒下碎裂。

鮮血飛灑,紅的白的充斥眼帘,祁山眼珠子一眨不眨,他盯著鰲拜,看著這個氣勢洶洶,猶如來自地獄大魔王的存在,重重的出了一口氣:「來吧1

說完,祁山箭步衝去,拖著一柄偃月長刀橫而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