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三十二章:並肩作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二章:並肩作戰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嗡的一聲沉悶之聲響起,電光火石之間,沙石飛舞,視線模糊,刀光與狼牙棒破空的聲音交織在視線與耳旁。

當一道彷彿衣衫撕裂的聲音響起時,鰲拜跌跌撞撞的回了本陣之中。

祁山站定原地,身邊,沙石緩緩沉降,視線漸漸清晰。

他看向左右,還在堅持作戰的士兵們已經只剩下一百來人了。

他苦澀的一笑,抬頭仰望天際。

此刻,鰲拜看了看鮮血淋漓的左手,又看了一眼祁山,用著生硬的漢話道:「想不到,明軍之中,還有你這樣的勇士。你叫什麼名字,投降我大清,我保管你一個活路與富貴。想要女子財寶都有,這座城市裡,我賞你十個美人隨你挑1

祁山看也么看,一言不發。

鰲拜惱了:「你看看,你身邊,已經全都是我大清的兵,你不屠定了1

「是嗎?但這裡……只是瓮城。而且,天也快黑了。建奴,今天,無論如何,哪怕殺了我,你都別想打進撫順關!哈哈哈1祁山道緩緩的說著,到最後,歡暢大笑。

果不其然,鰲拜順著祁山的目光,赫然發現此刻瓮城門洞早已緊閉。而此刻黃昏西斜,已然到了即將入夜的點。

夜戰,對於普遍營養不良患有夜盲症的古代軍隊而言絕非輕易之舉,同樣,也包括清軍。

「那你們……都要死1鰲拜徹底憤怒了。

祁山一臉淡然,只是大笑。

這時,一陣吱呀的聲音響徹。祁山面色一變,看向身後,看到了雄文剛熟悉的面龐。

見此,祁山驚怒萬分:「雄文剛!誰讓你開的瓮城,守住內城,守住撫順關啊1

看著瓮城門洞打開,一個個穿著輕甲拿著長槍短刀的民兵出來,鰲拜大喜過望。他萬萬沒想到,在這個他即將絕望的關頭,明軍竟然自己開了城門。

「將士不負百姓,百姓豈會苟活?兄弟們……動手1雄文剛大手一揮:「與三十九團的將士們並肩作戰1

忽然間,一陣怪異的叫聲響起。

哞哞

哞哞

哞哞

……

一頭頭青牛嗷嗷的大叫了起來,從瓮城門洞之中衝出。這些青牛的尾巴上,一掛又一掛的炮仗里啪啦的炸開。異常的響聲與鞭炮炸開的疼痛刺激了青牛,讓他們狂奔而來。至於方向,赫然就是順著城門洞朝著清軍衝去。

見此,留在瓮城洞中的祁山哪裡還不明白?當即風緊扯呼,餘下百餘將士拖著倒在地上的重傷員彼此幫忙著,迅速撤入城內。

本就狹小的瓮城裡,哪裡經得起上百頭青牛不要命的衝撞?

面對上千斤的龐然大物,哪怕手中刀槍長弓可以輕易宰殺,卻經不住他們狂奔猛頂之下,還能追擊,還能殺敵。

鰲拜見此,頓時氣急敗壞。

但是,更糟糕的事情還在後頭。

他的身邊,不知何時阿燕達也出現了。他急忙扯著鰲拜退到身後,一直到重新回到城頭上去,阿燕達這才指著一頭衝到城頭下的青牛道:「牛身上都有震天雷1

轟隆轟顱…

轟隆轟顱…

轟隆轟顱…

一陣又一陣劇烈的沉悶爆炸聲中,六七個敢於靠近的清人頓時被炸死。更加恐怖的是,靠近的人容易被炸死炸傷,但一頭有一頭的牛卻只是被炸的血肉飛舞,威力偏小的震天雷殺不死牛,只能讓這些青牛更加狂暴。

這些牛顯然不知道到底是誰掛上去的震天雷。但毫無疑問……它們將所有的怒氣宣洩給了還餘下的人類……那些清軍。

清軍勇士們不乏殺人不眨眼的勇者。

也不乏手中宰殺過萬千豬馬牛羊的屠夫。

勇者可以面對強敵血戰,卻絕不希望自己沙場之上被一頭牛頂死。

屠夫們可以玩個庖丁解牛,但牛的數量上百,卻讓他們無處著手,只能狼狽後撤。

如此一來,上百頭牛狂奔猛衝,竟是頃刻間就將原本氣勢滔滔的清軍頂死頂傷上百。

這般景象,看得上了城頭的鰲拜一陣眉頭猛地抽搐。

與此同時,撫順關城內的民兵將受傷將士運走後,祁山下令餘下的士兵們重新列隊。一時間,中興一式步槍清脆的開火之聲再度響起。

比起青牛們漫無目的的衝撞,火銃開火卻是更加讓清軍恐懼。不一會兒,原本城頭上的清軍士兵便紛紛不敢露頭,甚至有人跌跌撞撞的直接重新摔倒下去。

更讓鰲拜心中揪緊的還是天色。他看向西方的斜陽,不得不承認一點……

「這一天就要過去了……」鰲拜心中不由心嘆一聲,他意識到,今天恐怕真的無法攻佔這座城池了。

鰲拜雖然有些想要認命,但那些已經死傷無數健兒的牛錄章京們此刻卻是都紅了眼珠子。

「鰲拜大人!連夜攻城,不能放了這些尼堪1

「下令進攻吧1

「鰲拜大人,我等都願死戰1

……

鰲拜聽著眾人請戰的聲音,心底里忽然間格外慌亂。對於清人而言,這樣的戰果雖然不夠完美。但是,能夠第一天就攻入瓮城,這已經是一個極大的成就了。

忽然間,鰲拜朦朧之中感受到一股更加強烈的預感。

這樣的預感,彷彿昭示著還有更加厲害的危險正在發生。

幾個牛錄章京不再管鰲拜,但鰲拜卻依舊在發獃。

忽然間,鰲拜不由的轉過身,朝著東面看去。

站在城牆上,他猛地感覺一陣搖晃響起,不遠的東面,忽然間一團雲霧升騰起來。

地面的震動讓場上忽然間安靜下來,所有清軍士兵既是感覺熟悉又是迷茫。熟悉的,是因為萬馬奔騰時,地面也會有聲音。

對於那個方向,他們這些清軍將官實在是不能更熟悉了。

因為,他們就是從那個方向而來。

「是薩爾滸的方向1阿燕達立刻認了出來,也更加迷茫:「但是,那不是萬馬奔騰的聲音……」

「這樣猛烈的震動……」富德喃喃的想著,忽然間心底里冒出了一個念頭:「不會是出事了吧?」

「事出反常必有妖……」鰲拜不由的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