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三十五章:信不信吳三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五章:信不信吳三桂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代善論起身份尊貴,也是不遑多讓。甚至,朱慈烺哪怕是想要用之前屢試不爽的圍魏救趙,恐怕也是行不通。

哪怕朱慈烺真的攻入了赫圖阿拉,也未必會讓代善回援。甚至,代善心中說不定還是隱隱希望大玉兒與順治皇帝被朱慈烺抓住呢。

到那時,他直接宣布繼任下一任皇帝,然後就能高舉著復仇旗號殺過來。

聽著朱慈烺這麼說,楊文岳複雜的看了一眼倪元璐。他知道,朱慈烺顯然已經傾向於奔襲而去。

「聖上……以兩軍遙隔距離,時間上恐怕會來不及。」楊文岳澀聲道。

朱慈烺緩緩頷首,倒是沒有反駁,而看著沙盤上第四師所處的位置,道:「沒錯。時間上,我們必須先確認第四師能不能擋得住建奴的攻勢……能不能撐到我們回援的那一天。要不然,到時候大軍回援,後頭有建奴的驍騎營跟著,一頭撞過去,卻是有好整以暇的代善八旗軍。那可就……」

說著,大家都不由的打了個寒顫。

「如此,聖上還請三思……」楊文岳道。

朱慈烺拍了拍楊文岳的肩膀,道:「楊愛卿,先別急。朕吶,不會糊裡糊塗讓全軍不顧體力,不顧士氣,不顧後勤,不顧善後倉促北上的。」

如果換一個人來這麼說,楊文岳也就真的心安了。

畢竟,軍隊遠途奔襲格外消耗體力,到了目的地也很難保存戰力。再加上飛雄**師本來就是從北面來的,這會兒又要回去,誰都不由的會迷茫,然後士氣挫傷。

至於後勤,更是一個難點。

就連斷後這樣的善後之舉,軍中也全無把握。

故而,如果換一個人這麼說。顯然的確是畏難不前,不打算北上奔襲了。

但朱慈烺這麼說了……卻讓熟悉朱慈烺的楊文岳不由連連苦笑:「聖上……」

「放心1朱慈烺打斷了一下,轉身向張鎮道:「別的不說,第四師這一仗打得不錯埃三十九團守住了建奴奇襲的攻勢,一千餘人,足足擋住了上萬人的兩面圍攻,實在了不起,實在要得埃現在,只要確定第四師能夠給朕守住十天,那麼……代善就走不掉了1

朱慈烺目光灼灼,燃燒著火光,似乎能看到將代善麾下十數萬清軍最後的主力殲滅的模樣。

楊文岳一聽,卻是苦笑連連,但很快他就敏銳的聽出了朱慈烺的畫外音:「陛下……只需要確定吳三桂所部堅守時間?方才聖上還考慮了體力、士氣、後勤還有善後……這些這些……難道是……」

倪元璐笑道:「聖上當然會考慮這些,事實上,若不是昨日我親眼聽宋尚書述職,恐怕也想不到……這個世界,變化得太快了。」

朱慈烺笑著頷首。

楊文岳驚疑不定,既是期待,又是擔憂:「這麼說……這些都能解決?」

如果真是如此,楊文岳之前的擔心可就完全大可不必了。

見朱慈烺與倪元璐一唱一和,虎大威等人紛紛意識到了情況不同。

朱慈烺緩緩頷首,目光落在了薩爾滸的沙盤上:「沒錯……眼下,薩爾滸那裡,反而成了關鍵了。第四師……到底在做什麼呢?」

朱慈烺回想起了吳三桂的消失,心情遠不像他所想象的那般輕鬆。

要知道,吳三桂跟著祖大壽,可是真的有投降過清人的事。

現在,戰局如此關鍵之時,吳三桂給朱慈烺來這一出,如何不讓朱慈烺陰霾頓生。

金吾軍作為全軍王牌,僅有的兩個師不知道多少人爭搶。偏偏,朱慈烺最終讓吳三桂當了一軍主將。其中,固然有金吾軍不少骨幹都是關寧軍的緣故。但以大明皇家陸軍根基之深,再多的關寧軍根底也會被消化殆盡,而不會出現反客為主的情況。

吳三桂能擔任第四師的主將,說到底還是朱慈烺給與吳三桂的信任。

「孝聞九邊,勇冠三軍……」朱慈烺回想著後世對吳三桂的評價,輕輕呼出一口氣:「朕……不會信錯人。」

……

薩爾滸的城寨之外,一場浩大的攻勢開展。

上萬清軍一擁而上,如潮水一半漫過了防線,朝著城寨里的明軍殺過去。

清人悍勇無比,箭法亦是精妙。如升騰起的箭雨貫入城寨之內,殺傷連連。同樣,城內的明軍也是不甘落後。

只不過稍待,轟隆隆的炮火聲以及清脆密集的火銃開火之聲便不絕於耳。

只不過鏖戰了半日,被定在第一線的一部漢軍旗便宣告崩潰,平日里恐懼的清軍軍令再也顧不上,紛紛在戰場上慌亂逃竄。

眼見沒了炮火,折騰了大半天的攻勢倉促落幕。一如這一場攻勢是倉促發起。

清軍發起了一場旨在試探明軍實力的進攻。

顯然,代善的軍中,並不是所有人都認同吳三桂那個所謂秘法。比如之前一直默默無聞的濟爾哈朗。

這一位手中一樣還有鑲藍旗軍力完整。

對於代善想要借用陰謀詭計火繩,濟爾哈朗並不對胃口。對於明人的強大,濟爾哈朗並不那麼確信。

他渴望通過這樣一場戰爭重新梳理自己的威嚴。

然則,現實的冷漠很快回寄了濟爾哈朗的幻想。

眼見麾下將士損兵折將,卻依舊不能推進寸步,濟爾哈朗沉著臉,臉上彷彿染了墨汁一半回了軍營。

剛剛回到代善的帥帳,濟爾哈朗就聽到了一個心情格外複雜與暗爽的消息。

帥帳里,氣氛陰沉,氣壓極高。

鰲拜敗軍歸來的消息傳遍了全軍,開門來了一個喪事,沒有一個人會喜歡。

如果是尋常,大家怨氣一頓,便繼續作戰。

但眼下,多了一個吳三桂在清人的軍帳之中,氣氛就格外變得尷尬。

不少人都雙眼噴火,看著吳三桂那一身鮮紅的明軍鎧甲,便恨不得的那一刀砍過去給自己的兄弟報仇。

就連代善,也是擰著眉頭,一會兒看一下鰲拜,一會又看一下吳三桂,不知道心中在想著什麼。

吳三桂聽聞了鰲拜敗軍歸來,心中不知什麼表情,面上卻是一臉緊張嚴肅。外人看來,倒是覺得吳三桂被眾人彷彿要吃人的目光嚇到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