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是逃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是逃兵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是逃兵

外間的喊殺聲驚動了大家。..

「散會,各回崗位戰備,聽候命令1見此,張德昌當即下令,飛一般衝出會議廳。

很快,張德昌登上望樓,看到了山下的景象。

不同於張德昌想象的慌亂,軍中此刻竟是不少人喜上眉梢。

「師長回來了1

「師長打回來了1

「師長正在山下與建奴鏖戰,快看,師長突圍了1

「軍師,咱們快下令去接應1

……

無數將士圍住張德昌。

張德昌一邊拿起望遠鏡,衝到望樓邊上,很快就看清楚了山下,兩部漢軍旗圍住吳三桂麾下的親衛營追擊。

但是,比起那些餓的面黃肌瘦,一看就是營養不良的漢軍旗,吳三桂身邊的親衛營可是關寧鐵騎里精選出來的精銳。這些人一路衝殺,哪裡是漢軍旗可以阻攔的?

當即,便讓吳三桂一路突圍,迅速就靠近了薩爾滸明軍營地。

「快去接應1張德昌無數驚喜與驚訝湧上心頭。

不過一刻鐘,一路奔下去的張德昌見到了疲憊不堪的吳三桂。

「軍師,好久不見埃」吳三桂看著張德昌,忽然間不自覺的笑出了聲。

張德昌見吳三桂如此,心中無數話想要說卻一時間都說不出來。尤其吳三桂悄然間丟給了張德昌一個眼神,讓他心中一陣凜然:「好久不見,師長,我們軍情會議廳里見1

「好1說完,幾人便進入了會議廳里。

其中一人赫然也是要跟著吳三桂一起進入。張德昌回想剛才的表情,看著眼前這個生人,心中警惕。

「這就是我這一回不告而別的原因。漢軍旗正紅旗固山額真吳守進之子,吳國柄。吳將軍要歸順大明,因為情報緊急,我又擔心是陷進,不想拖累大軍,便親自去了。」吳三桂說完,背對著吳國柄,朝著張德昌眨了眨眼睛。

張德昌見此,倒是不知道是攔住還是不攔住了。

吳國柄見吳三桂如此給自己介紹,倒是露出了一份笑容,低聲道:「不敢耽誤軍情,我在外邊候著就好。」

說完,吳國柄站在門口,背對著幾人,倒是一副衛兵的樣子。

吳三桂摸了摸鼻子,心中卻是不爽。這站著和門衛一樣,裡面說什麼基本上都聽得到,和沒進去有什麼兩樣?

稍稍耽擱,軍事會議依舊迅速召開。

「我已抓住良機,向東於駐紮在羅台山的漢軍正紅旗部取得聯繫,正紅旗願意反正,亦是臨陣倒戈。眼下,我會下兩千騎軍正在羅台山山下聚集。趁著眼下建奴尚未發現,我命令,全軍準備,從杲山小道去羅台山出薩爾滸,離開這個絕地1吳三桂說完,一雙眼睛灼灼有神。

只是,場內卻是一片奇異的寂靜。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紛紛有些沉默。

「驚喜……似乎太快了……」張德昌乾笑了一聲,看著吳三桂。

吳三桂此刻卻是隨手拿著會議廳里的便簽,迅速的在上面寫下了幾行字。眾人看著,紛紛都是大眼瞪小眼。

只見上面赫然寫著……

「漢軍旗吳守進乃是陷阱。十九團不去羅台山,西北出薩爾滸后,經房身西溝過古石溝進攻太和村伏擊的清軍!其餘各部,注意羅台山山下有輔兵,待解決伏兵以後,我率部斷後,全軍立刻出奇兵過撫順關。不得疑問,立刻執行命令1

「但是,戰機,更加是萬份難得!好了,諸君,現在不是多話的時候。全體都有1吳三桂喝令一聲,眾人紛紛在這樣的驚愕之中起身領命:「出發1

「喏1

「喏1

「喏1

……

關口西山,這是一處堪比永光寶塔的制高點。從這裡望去,便是直接就可以看到位於薩爾滸寨里的明軍。

眼下,代善愛不釋手的拿著手中的千里鏡,這是吳三桂送來的禮物。此刻的代善萬分滿意的將視線從鏡筒里挪開,道:「吳三桂的計劃進行得蠻順利吶。看來,他這一回是真的被那個蜀王所打動了。明人……要下山了1

明軍下山,這實在是讓代善心中欣喜得想要發狂。

以清軍數倍的兵力,又是內外斷絕的絕地,對於擊敗薩爾滸里的第四師,代善是十分有把握的。

但勝利又要是一個怎樣的性質,那顯然就大有說頭。

是慘勝,還是大勝,都將極大的動搖著代善的決策信念。

若是明軍一直死守下去,代善是絕對不會等那麼久的。但眼下,按照吳三桂的計劃,竟然是真的讓明軍下山了,這如何不讓代善心中堅信吳三桂投降的堅定?

要知道,這些年清軍能夠屢屢獲勝,幾乎每一場戰爭里都有漢奸大發神威,作用寶貴。

眼下,代善顯然也是覺得是這麼一個套路。

無論如何,明軍下山,就意味著清軍不用如鑲藍旗一樣損兵折將,卻是戰果寥寥。更不用冒著耽擱後續戰事的風險,將主力拖在這裡。

更意味著……

吳三桂的計劃順利,清軍有望一戰全殲第四師。畢竟,大軍突圍,別的不提,上百門火炮是絕對帶不走的。

一想到這麼多欣喜的結果,代善眉開眼笑,已然歡暢地幻想起了兩紅旗裝備上上百們火炮以後的強大戰力。

那時,就算是正面硬抗明軍主力又如何?

他們也有火炮了,還是明人的主力配備!

……

薩爾滸的山寨里,張德昌最後一個走。他靜靜的看著關口西山方向的清軍,稍稍鬆了口氣:「清人果然沒有追過來……」

十九團的團長席永閣是斷後的。他有些擔憂的看著張德昌:「那個吳國柄……師長說這是陷阱,如此說,漢軍旗恐怕不是來投降的……而是來埋伏我們的,我們這一回突圍……變數太多了……」

「錦衣衛的密報里完全沒有提及過……」張德昌略一思慮,便道:「師長身邊隨時有這個吳國柄跟著,也沒有多說,真是處處透著詭異……師長到底幹了什麼,孤膽英雄,孤膽英雄很光榮嗎?不過……」

張德昌話鋒一轉:「吳三桂,他沒有當逃兵1

席永閣重重點頭。

:..///29/298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