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四十二章:反包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二章:反包抄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馬蹄轟隆震蕩大地的聲音一直持續了一個時辰,這才讓萬餘清軍加上兩部漢軍旗通過撫順關。

雄文剛看著這一幕,心在滴血:「這至少有兩萬建奴殺入關內……入了撫順關,接下來的撫順城、瀋陽城、遼陽城都將無險可依……尤其這遼東各個大城,城防早已為建奴所毀。之前,我還納悶建奴何必如此做得絕。現在想,才發現建奴心思歹毒礙…他們早早就預備著這一點。之前毀壞城防,就是為了現在攻破順利1

「而我們……竟然叫建奴打過去了……打過去了……」雄文剛看著這一幕,不由淚流滿面。

黃琦看著這一刻,卻是絕望湧上心頭:「大不了和韃子拼了!殺一個夠本,宰兩個賺一個1

眾人說著,紛紛都要上前大戰一常黃琦說干就干,當即就要領著民兵殺去。

祁山看到這裡,伸手攔住了眾人:「且慢……」

黃琦看著祁山,又厭惡第看了一眼祁山身後的夏國相。

「這是師長的計劃。」祁山遲疑了一下,最終決定相信自己的袍澤:「我們……還沒有到絕路1

……

進入撫順關,鰲拜前所未有的感慨。

這座關城並不算雄厚,因為年久失修,也顯得有些破敗。但明人只是駐紮不過旬月,就將裡面整頓得井井有條,不少破敗之處都得以修補。這讓鰲拜有些敬佩自己的對手,更是前所未有的感慨著這一戰果的來之不易。

「果然,再強大的堡壘,也無法擋得住內部的敵人……」一想到吳三桂投降之後讓夏國相來了一個移防,鰲拜便是忍不住大笑。

鰲拜心中暗箱,忽然發出大笑,左右將官不明所以,便只好傻傻跟著大笑。

這時,一行人過來迎接鰲拜,看面目,就是之前夏國相身邊的幾個親衛。

此刻,這幾個「明軍親衛」褪去了原來的明軍衣甲,露出了本來的面目。尤其是脫掉了軍帽以後,讓人可以看得清楚頭頂上不再掩飾的金錢鼠尾。

這幾人,赫然就是清軍。

看起來,鰲拜也還認得:「劉之源,你們漢軍鑲黃旗這一回做得好!大大的功勞!我鰲拜記得,大清也記得!戰後論功行賞,我親自給你呈給太后1

「末將,拜謝大將軍1劉之源驚喜地跪倒在地,此人,赫然就是漢軍鑲黃旗固山額真劉之源。

「哈哈1鰲拜歡暢大笑:「你且守在這裡,接應後方兵馬。待我大軍破了那所謂御駕親征的朱慈烺,也少不了你一份功勞1

說罷,鰲拜馬不停蹄,迅速又領著麾下兵馬繼續朝著撫順城殺去。

此刻的遼東世界,對於鰲拜而言可不是什麼駐有明軍重兵的重鎮。而今大明主力陷於鴉鴣關一線,來回奔波要跑數百里,定然回援不及。

這個時候,不管是撫順還是瀋陽、遼陽,這些地方就是一個個巨大的寶庫,一個沒有守衛看守,藏有海量糧食、軍資以及寶貴人口的寶庫。

最先打下這裡,自然就能最先佔有這些資源。更是能切斷明軍後路,對明人造成重大挫傷。到時候再來重演一個松錦大戰的榮光。

一念及此,鰲拜如何能忍住寂寞,當下便率領麾下兵馬朝著撫順城殺去。

撫順關熱鬧了不過一個中午很快就沉寂了下來。

望著氣勢騰騰的鰲拜所部大軍,劉之源艷羨第看了一眼,但很快又不得不任命第守在了撫順關城:「只可惜,這些年接連大戰,咱們漢軍鑲黃旗的兵源也太少了……」

看著身邊不過四千餘兵馬,劉之源無奈地說著。

這幾年大戰連連,各部漢軍旗作為八旗軍里的頭等炮灰,自然也是消耗慘重。尤其這幾仗都是敗仗,自然不可能有所補充。要不然,劉之源作為一軍主將,也不至於需要到了做底的地步。

不過,依靠著這一回的戰功,倒是讓劉之源心中升起了希冀。

他渴望著這一戰後,能夠好歹補充一些兵源,讓他擺脫一點尷尬。

「好歹來一些兵馬,再多一些犒賞,要不然……人心都要散了……」劉之源心中念叨著,看向左右。沒了清人看著以後,漢軍鑲黃旗重新變得懶懶散散了起來。

自從清人在遼東各城大肆殺戮以後,漢軍旗自然是軍心淙淮蟛糠趾壕旗的人都是拖家帶口也算旗人,受了保護。但誰家沒有個姻親朋友?這一場殺戮下來,不知道多少人失卻故交好友,多少嫁出去的女兒只能守活寡,多少娘家親眷死於非命。

自然,漢軍旗的軍心也是格外動蕩。

鑲黃旗作為其中較為孱弱的一部,也是讓鰲拜看不上,打發了一個守城的活兒……

不管如何,對於劉之源而言,眼下進佔撫順關那就是一個大功勞。他回想著剛剛鰲拜性質昂揚的氣勢,不由地對未來生活多了幾分暢想。

……

與此同時,吳家堡里。

轟隆的鐵騎重新響起,但這一回,抵達到吳家堡的不再是清軍,而是吳三桂的兩千關寧鐵騎。

關寧鐵騎是能夠正面硬抗滿清主力的存在。這樣的強軍在經歷了新式大明官軍的滋養以後,自然是更加戰鬥力強大。

他們獲得了比以往更加充沛的補給、完善的訓練以及更加精良的物資。

這些存在讓關寧鐵騎在斷後的時候完全可以遊刃有餘。

似乎是為了彌補之前的消失對他們產生的疑慮,關寧鐵騎的戰鬥比起之前任何一刻都要來得更加狠辣與強大。

為此,他們眼前的敵人顯然就是大吃苦頭。

漢軍正紅旗與漢軍鑲黃旗一樣是折損不少,雖然比鑲黃旗好一些,但也是戰鬥力堪憂,被關寧鐵騎衝殺了幾個來回以後就有些支撐不祝

眼見略有戰果,順利斷後的吳三桂當即領著兵馬又重新殺回了前頭,一舉擊潰了還敢於頑抗的瓦克達所部。

肅清殘敵以後,第四師全體將士重歸於一體。

全軍兵馬迅速朝著西面滾滾而去。只餘下剛剛抵達羅台山的代善瞠目結舌的看著山底下的這一幕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