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四十三章:會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三章:會師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在代善的眼中,他可以清晰看到山下的一切動向。

一開始,清軍堵截出逃的明軍,按照預定的計劃伏擊第四師。

隨後,意外率先在吳三桂的手中視線。兩千關寧鐵騎反水,他們不僅讓開了通往北面與西面的大道,更是對追擊的漢軍正紅旗發起了衝鋒。

兇猛異常的關寧鐵騎擊退了漢軍正紅旗,而這時,代善這才猛地發現瓦克達的伏擊反而被人也來了一個伏擊。

支撐不住兩面夾擊的瓦克達宣告潰退,而代善,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第四師逃出生天。

「該死的……我們被吳三桂耍了1代善終於明白了。

但是,殘酷的命運似乎還遠遠沒有到達終點。

不多時,一名軍需官戰戰兢兢第跑了過來。

代善心中感覺不妙,看著軍需官,沉聲道:「你來這裡幹什麼?不去清點物資嗎?我們才剛剛繳獲了一百門火炮!別告訴本王,那一百門火炮被你們這群蠢蟲給吃了1

看著代善如此說,那軍需官卻是更加戰戰兢兢了,他跪在地上,顫聲著道:「回稟……回稟禮親王……火炮當然是在的……只是……只是……」

代善心下一沉,果然是不好的預感要成真了,他穩住心性,問道:「果然什麼?少了什麼零件?」

「沒少沒少……就是多了……多了……」軍需官更加急了,摸著腦門上的汗水,說話都不利索。

「多了什麼蛾子,快給本王說1代善也急了。

軍需官聞言,猛地跪在地上,不住的磕頭:「是那些火炮,火炮里都被人給用鐵水灌了進去,沒法開炮了1

「什麼?」代善眼前一黑,當即就有些要暈過去。

「該死的尼堪1無數人心中紛紛冒出這一句話。

價值十數萬兩的新式火炮,竟是一句話全都給廢了……

而這時,眾人這才紛紛反應過來。

明人,顯然早已料到這一點。他們根本打算讓建奴得逞……

這時,瓦克達倉皇逃了回來。

眾人一臉憐憫第看著瓦克達。

瓦克達顧不得這些,他只是一臉焦慮第道:「阿瑪,吳三桂使詐,他根本沒有打算投降!如此一來,那鰲拜一部大軍就危險了啊1

「鰲拜?」代善猛地驚醒,反應了過來。

他迅速找來軍中的斥候隊長。

斥候隊長道:「回稟禮親王,之前消息探得,而今撫順關已破,鰲拜大軍已經佔據撫順關。」

見此,代善微微鬆了一口氣。

只是,瓦克達臉上的表情卻是更加苦澀了起來:「壞事了……」

「撫順關打下來了,怎麼就壞事了?怎麼,還得跟著某人一樣被人打下來才叫好事嗎?」一個與鰲拜親近的將官不悅地道。

瓦克達沒有理會這些話語里濃重的火藥味,他只是看著代善,沉聲道:「阿瑪……明軍正是朝著西面殺過去。如果我猜得沒錯,這一回吳三桂的打算就是要攻佔回撫順關,分割我大清主力……一個三十九團就已經如鯁在喉,讓鰲拜無法順下攻下。若是再兵力增加數倍,來一個整編滿額第四師呢?」

全場忽然間變得十分安靜,大家聽著瓦克達這句話,都明白了其中的厲害。

就是剛剛那個還給鰲拜鳴不平的將領此刻也意識到了不對勁:「要是第四師佔了撫順關,那當然是天大的危險。可這撫順關還在我大清的手中啊!是誰要前後包抄還說不定的!讓鰲拜裡應外合,夾擊了明人,豈不是更妙?」

「但是……」瓦克達無奈第搖頭,他當然明白鰲拜的脾氣:「鰲拜佔了撫順關,又如何會老老實實第停留下來?只怕他早就策馬疾馳,要去打撫順城,去打瀋陽、遼陽這些地方了……」

這麼一說,大家終於意識到了不對勁。

軍中,一陣慌亂響起。

「這可如何是好?」

「要我說,當初就不改信了吳三桂這三姓家奴1

「當初如何,現在說來又有何用?這一仗要怎麼打?」

「先追上去,破了明人再說1

「那正紅旗的吳守進太廢物了,竟然托不住第四師多一個時辰,眼下我軍才從羅台山下來,這已然慢了一茬啊1

……

眾人嘀嘀咕咕,紛紛議論起來。

只是,越說都越是悲觀。

見場面如此,終於,代善忍不住伸出手,平抑眾人心中的不安。只見他沉聲道:「這個時候都慌慌張張的算個什麼模樣?一部第四師,既然沒跑,那就是案板上的魚。區別,是怎麼宰殺罷了。就是多費點力氣,難道還能攔得住我大清的勇士嗎?」

「別忘了,明人的主力此刻還在難免的鴉鴣關一線。就算之前浪費了三兩天的時間,眼下,我們也還足足有至少十日的時間可以盡情攻打!滅了第四師,我大清依舊可以橫掃遼東,再戰那朱慈烺1瓦克達也不由高聲鼓勁。

眾人聞言,紛紛都感覺到了安慰稍許。

……

撫順關外,聽著祁山說完,黃琦一頭霧水:「師長?什麼師長?」

黃琦畢竟此前只是盛京城裡一個升斗小民,不清楚明軍的官制。相比而言,雄文剛就利索多了。他一聽就意識到了關鍵:「是吳三桂吳將軍?」

「吳三桂1

「那個勇冠三軍的吳三桂?」

「等等……也是那個投過建奴的吳三桂?」

……

無數議論聲起,前面還好,後面幾句就聽得身後的夏國相微微有些尷尬。

在遼東這個地方,吳三桂自然是相當有知名度的。只不過,操守之上顯然就難料了。

祁山沒有接那些閑言碎語,只是堅定地點頭道:「沒錯,就是吳將軍。」

雄文剛聞言,忽然間側耳一聽,旋即上了一處高地,拿起望眼鏡,只是稍待便重回軍中笑道:「這人吶,還真禁不起念叨,說曹操,曹操就到了……吳將軍,來了1

第四師此刻出現在撫順關軍民營地的東方。

他們士氣高昂,初破清軍的勝利鼓舞了他們的士氣,逃出升天的解脫之感讓他們更有再展雄心的資本。

這是一隻浴火重生的雄兵強軍!

「咱們會師去1祁山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