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四十四章:關門打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四章:關門打狗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知曉了吳三桂之前是詐降為救第四師以後,軍中隔閡消弭,成功逃出又擊潰一部清軍的勝利更讓軍中山下一心。

於是乎,在撫順關東面山丘不遠的官道里,第四師的主力出現了。

數千撫順關軍民怔怔地看著眼前的這一支第四師主力,紛紛不敢置信。

「不是說東面建奴擁兵二十萬,圍攻薩爾滸處第四師主力嗎?怎麼……怎麼……」雄文剛經不住失聲道。

「怎麼這般的威武雄壯?」黃琦說出了雄文剛沒有繼續說出去的話。

夏國相這一刻昂首挺胸,忍不住眼眶裡晶瑩的水花兒打轉,此刻的他驕傲無比:「將軍成了!將軍的計劃成功了!咱們第四師突圍出來了1

整個計劃,除了吳三桂,或許就只有夏國相最完整的清楚。

一開始,吳三桂只是想借著詐降埋伏一部清軍立下戰功。但沒想到魚餌丟了下去,上來的卻是一條鯊魚。以至於最後主力被圍薩爾滸,差點全軍就要傾覆在遼東的白山黑水之中。

但是,此刻逃出升天,計劃成功。不會被誤會成漢奸,自然是讓夏國相看到沉冤昭雪的一天,更能看到蛟龍出淺淵的未來!

「回來了……時間這麼巧……可惜,我們卻把撫順關丟了……」雄文剛說著,不由的看了一眼夏國相。

這時,祁山大笑道:「雄老弟,你啊,這一回是真多慮了。要不是我留有後手,豈會這麼乾脆就讓了撫順關?都說既然是師長的計劃了,怎麼可能讓建奴奸計得逞1

說罷,祁山便不管雄文剛,丟給一個瀟洒的背影率領麾下將官前去迎接大軍主力。

上萬人急行軍,聲勢當真是浩大非常。不過第四師的行動卻組織嚴密,毫無慌亂。一路上,沿途都有斷後部隊設置陷阱,埋下地雷。

斷後的從容給了主力部隊寬裕的時間可以安排。

尤其當張德昌宣布了全軍下一步命令以後,軍中更是士氣高漲。

他們要去收復撫順關,切斷清軍前後銜接。

撫順關是咽喉之處,又位於渾河河谷,水源不缺。作為全軍轉運基地,亦是存出了相當多的糧食軍資。

尤其在撫順關這裡能夠切斷鰲拜與大軍主力的聯繫,轉瞬就可以完成從喪家之犬到關門打清軍這隻惡犬的轉變。

更何況,一路擊破重重阻塞,明軍上下還真沒有一點喪家之犬的氣質。

「師長!軍師,可算見到你們了1祁山站定到吳三桂與張德昌身前,感慨萬千。

吳三桂與張德昌早早下馬,突出重圍以後,軍中軍情開始暢通。尤其是撫順關軍民轉移更是吳三桂親筆命令,吳三桂自然明白三十九團的情況。

看著祁山一臉倦容,軍中將士不少更是軍裝染血,吳三桂不由動容地道:「祁山,撫順關一戰,你們打得好。打出了我第四師的榮光!我吳三桂,為有你們這樣的勇士自豪1

說完呢,吳三桂板正地行了一個軍禮。

雄文剛剛剛追著祁山趕過來,此刻恰巧看到這一幕。聽完吳三桂的話,雄文剛甚至忍不住腳步微微一放輕,站定在那裡,感受著身邊紛紛靜謐的氣氛,忍不住一陣心底里暖流涌動。

祁山雖然這接連大戰都休息不好,但精神頭是不錯的,剛剛與雄文剛說話時,亦是一副瀟洒模樣。

但是,此刻聽了吳三桂的讚揚,卻是禁不住眼眶一下子濕潤了起來,他定定地看著吳三桂,沉聲道:「職責所在,雖死猶榮1

啪嗒……

一個敬禮,一個還禮,軍中一陣肅穆,一種感動在所有人的心中涌動。

張德昌鼓著掌,岔開了話題:「哈哈哈,軍心可用,這是好事埃不過,師長,祁山團長,咱們現在呀,可不是抒情的時候。我們現在啊,也不是窮途末路的時候。我們方才成功突圍,一路斷後,建奴沒半天時間也突破不了斷後部隊的阻截。這個時間,可是給我們創造了大把的機會啊!現在,是抓緊時間建功立業的好時候!都別愣著了,師長,下令吧1

吳三桂重重點頭:「軍師說得是!全體都有,聽我命令。三十九團作為此戰先鋒,殺進撫順關1

「殺進撫順關1

「殺進撫順關1

……

全軍歡呼,氣勢如虹。

撫順關。

劉之源悠哉悠哉地取出了撫順關關城倉庫里的一個大罈子。他的身前,站著一個眼角帶著淚痕的少年郎以及旁邊一個唉聲嘆氣的老者。

少年郎與老者都穿著一身寫著仁字的白軍裝。尤其是那少年郎,看起來俊秀又正式,讓劉之源有點眼珠子挪不開了。

不過,當罈子里的唯道飄出來以後,劉之源還是忍不住鼻子一陣抽動,注意力重新落在了這罈子里,隨口對那少年郎道:「你說……這玩意是你們那什麼,什麼勞什子醫務處的藥材?」

少年郎梗著脖子,一言不發。

劉之源的親兵惱了,提著刀把子就要過來,那老者見狀忙不迭道:「將軍開恩,小孩子不懂事。我們的確是後方派遣來的醫務室,也就是……郎中,給大人們看病的郎中。這罈子……罈子里的確是藥材用的。」

「哼……騙鬼啊1劉之源冷哼一聲,撕開了上面的泥封。

隨後,濃郁的味道飄了出來,劉之源在上頭輕輕嗅了一嗅,笑開了懷,心情極佳地道:「沒錯,就是燒刀子。這酒,比起水還要來得清,是一等一的上品燒刀子埃這群明軍將官,還真是好享受1

說完,劉之源自顧自地倒了一杯,入口濃烈,回味無窮。

一旁,那老者看著,苦笑連連。這當然是軍中特供的酒精。只不過,這年頭可沒有工業酒精。現在為了供應軍中消毒所用的酒精當然還是按照老法子,精鍊的烈酒。雖然格外注意純度,但還是有雜質,故而,說是純酒精,還是像烈酒一些。

自從這東西供應入軍以來,各部都是嚴加管制,但還是架不住不怕處分的人過來偷偷品嘗。當然,軍官們干這個的很少,反而是不少傷兵這麼干,一般軍醫護士們見了,也就不忍戳穿。

對於劉之源而言,倒是還藏著另一句話,無力去說。

明軍後勤如此強大,戰力,顯然只會更加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