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四十八章:這才是大明強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八章:這才是大明強軍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喀蘭圖是清軍重要將領,斬將奪旗是無比的殊榮,如果不是極度慌亂,沒人願意把這個能改變自己命運的戰利品丟棄。

那麼真相只有一個:斷後的明軍孱弱非常。

「追1額爾克戴青果斷無比。

很快,額爾克戴青就在向西追去的道路上見到了慌忙逃跑的第三師將士。

這一回,他們做得甚至比起飛雄獨立師還要果斷。一名小將扛著旗幟嫌棄跑得慢,甚至直接就將軍旗丟下了河邊,隨後試圖涉水南逃。

松樹口的西南面,就是同樣駐紮著明軍的一堵牆堡。

「再分兵,再追!察爾其,你領兩千兵去追第三師1一路上,額爾克戴青迅速見識了明軍主力的水平。飛雄獨立師慌忙如喪家之犬,第三師甚至連一戰的勇氣都沒有。額爾克戴青果斷再以此選擇了分兵。

一連兩次分兵,額爾克戴青身邊只有不到六千兵馬了。

不過額爾克戴青額外自信,他看著麾下雄師,信心依舊:「大清的勇士們,跟我追殺過去!追殺到那明國皇帝,抓住朱慈,賞銀十萬兩,我保舉為甲喇章京,人人得賞1

一連將明軍軍中的兩大主力挫敗,額爾克戴青雄心膨脹,這一回他不再將對手的層次拘束在幾個小兵小將的身上,而是直接定位了大明皇帝陛下的身上。

「活捉朱慈!抓住之人,保舉甲喇章京1

「人人得賞1

「殺啊1

驍騎營的將士們一陣鬼哭狼嚎之聲響徹雲霄,餘下六千左右的清軍將士們迅速追去。這一回,他們的目的地是清河堡,這個皇帝陛下行在所在之處。

相比於松樹口到葦子谷的距離,清河堡距離較遠,六千餘清軍馬不停蹄衝殺而去,當抵達的時候,已經是黃昏十分。

黃昏的清河堡顯得頗為蕭條,這裡顯然走了許多人,也似乎並未預料到清軍追殺如此之快,一直到清軍出現在了清河堡城牆上的視線內,這才慌慌張張關上城門。

這樣的情形落在額爾克戴青的眼裡,自然是覺得明軍這定然是收到了清軍主力在北面,已然圍攻第四師,攻入撫順關斷掉明軍後路的消息。

發現自己後路被斷,不管是任何一個人都會驚慌失措。尤其是朱慈是御駕親征,糧食消耗極大,若是後路被圍,不用如何打仗,光是餓都能餓死這些明軍。

一想到明人發現自己後路被斷時這般驚慌的模樣,額爾克戴青便感覺格外熱血奔涌。

「必須抓緊時機,殺過去1想到這裡,額爾克戴青目光炯炯,兩隻眼珠子像是電燈泡一樣,不住地撲閃撲閃著。

清軍迅速分兵數路,開始包圍清河堡。

只不過,比起松樹口、葦子谷以及一堵牆堡這種邊牆小堡壘,作為皇帝陛下行在而擴建的清河堡規模顯然更大。

以至於清軍分兵而去將清河堡圍住的時候,兵力很快便顯得單薄了起來。畢竟,這時候清軍經了兩次分兵已經少了四千兵馬……

與此同時,葦子谷退下來的明軍以及松樹口退下來的明軍紛紛抵達了一堵牆堡。

他們死死地縮在了一堵牆堡這裡。

甚至,在追擊的路上,后追殺而去的察爾其直接就在路上遇到了先追殺而去的博洛。兩人合併一處,兵馬更加強大。隱隱之中,兩部心中都藏著爭功的心思。

很快,他們便將一堵牆堡圍的水泄不通。

比起清河堡,一堵牆堡的地理位置便顯得有些不善。對於明軍而言,這裡是河流交匯之處,交通便利,取水方便,是一處合適的商業大城。

但是,一旦東面的路上通道為敵人所佔據,那麼一堵牆堡的地理就很快變得尷尬而致命。

因為,他的西面北面以及難免都是環水,東面被堵上就很難從路上通道突圍而去。若是要從水路突圍,則要面臨另一個尷尬的情境。

太子河以及其支流都不是什麼大江大河。就規模而言,連後世的黃浦江都比不上。這樣的河流,可以說是一箭遮蔽之地。

若是要從水上通道突圍,便免不了被人在路上騎射追殺。更何況,全軍半渡向來都是一種將柔軟腹部露出來的舉動。

明軍的尷尬刺激了博洛與察爾其。

「察爾其,不如打一個賭吧1博洛道。

「什麼賭?」察爾其看到了博洛嚴重的挑釁,他躍躍欲試。

博洛輕哼一聲,道:「就賭誰能先攻入城內,誰殺敵更多1

「好,不過,賭注小了,我可不幹。就用這城內斬獲的物資一半來賭如何?」察爾其回應著調薪。

「哈哈!來吧1博洛歡暢大笑。

……

察爾其與博洛打賭得格外歡暢,清軍亦是準備就緒進攻。

忽然間,一堵牆堡城門洞開。

見此,博洛與察爾其反,紛紛心道:這難道是明軍要投降了嗎?如果是這樣,這個賭局可就玩不起來了。

但很快……

事實就證明了一切,他們只不過是在自作多情。

「兄弟們,憋夠了是吧?那就跟我上戰場,告訴韃子,這才是大明的強軍模樣。沖啊,殺韃子1張麻桿而今一身精壯的腱子肉,提起手中長槍,帶領麾下騎卒列隊衝殺而去。

他的身後,四千餘將士們丟下了原本的旗幟,扛起了自己的軍旗。

這一刻,博洛與察爾其終於明白了眼前之人的身份。

「是遼東鎮的兵?」兩人心中都是升起劇烈的不安之感。

但現實可沒有那麼多時間容忍兩人的發獃。

張麻桿率領麾下將士衝殺而去。這一刻,他們再無那種離開松樹口時的慌亂,離開葦子谷時的沮喪。

彷彿是換了一個模樣一樣,這一刻,哪裡是什麼後路被圍,灰心喪氣的明軍,分明是餓了多日,迫不及待吃人的虎!

「殺啊1

「殺啊1

「殺啊1

……

無數喊殺之聲響徹雲霄,這時,南面的山谷里,忽然也跟著一陣喊殺聲響起。

那裡,是來自鹼廠堡的援軍。

看著如此巧合出現的明軍,打老了仗的察爾其與博洛紛紛明悟了過來。

「我們被埋伏了1兩人腦海之中齊齊冒出一個念頭。

退,是絕不可能。

戰,才有一線生機。

兩人紛紛狠下心頭,調集兵馬,與兩路夾擊而來的明軍戰到一處。只是稍待,他們又紛紛想起一件事,心底一片冰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