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五十章:紅衣娘子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章:紅衣娘子軍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博洛與察爾其就是之前被分兵的兩個甲喇章京。

兩人都是額爾克戴青麾下勇當先鋒的大將,被額爾克戴青派去追擊不堪一擊的明軍。但現在,兩人一個戰死,一個投降,戰前許下的賭注此刻在清軍潰兵腦海里顯得無比諷刺。

潰兵們顧不得那些賭注是如何的諷刺,此刻的他們只想儘快得到額爾克戴青的救援,好擺脫開身後那些追擊了數百里依舊不死不休的明軍。

但是……

此刻的清河堡可不是之前偽裝成孱弱小白楊的葦子谷與松樹口。清河堡這裡,駐守的是已經埋伏了數日,張開巨口,露出猙獰面目的遼東鎮主力。

紅娘子借著城頭上的炮火,一路推進,饒是清軍上下悍不畏死,驍騎營更是八旗全軍精選出來的菁華之輩,卻依舊擋不住轟鳴的炮火,抵不住一片片硝煙瀰漫後排槍迎來的彈幕。

在炮火的轟鳴之下,清人引以為傲的騎射施展不開。

在排槍的轟殺之中,悍不畏死的衝鋒成了最快送死的不二法門。

當此刻,之前分兵的兵馬變成潰兵回來以後,一場潰兵悄然開始醞釀。

額爾克戴青察覺到了這樣的趨勢,望著眼前越發無可抵擋的遼東鎮兵馬,額爾克戴青回想起了之前無數敗仗傳回清廷時的帶給諸位清軍大將的恐懼。

「那一刻……曾經支配著無數人恐懼的感覺重新回想起來,來自前線敗仗的消息堆砌滿了額爾克戴青的腦海……」

一片紅海忽然間出現在了戰場里。

不同於明軍以赤色為主色調的那種軍裝,這是一抹純粹的紅,從上到下,紅衣紅裝紅甲,甚至戰馬亦是棗紅色的。

至於當中那人,更是披掛整肅,著著赤紅的山文甲,提著嫣紅的紅纓槍,縱馬馳來,引得無數人側目。

這一隊人馬赫然就是紅娘子的親衛營。

此刻,他們全然披掛上陣。作為全軍主將,紅娘子竟是率領親衛親自上陣。

迎戰的額爾克戴青見此,心中忽然間升起希冀。

「這明軍主將竟然是個女子?若是能夠擊破這一部女軍,卻是可以翻盤了1這麼想著,額爾克戴青心中一下子滾燙地燃起希望。

他悄無聲息地丟給了身邊士卒一個眼神,隨後開始集合起了身邊僅存不多的驍騎營精銳。

這一刻,額爾克戴青不會想到,自己以後會如何後悔今日的選擇……

整個清河堡外的驍騎營清軍已經被切割成數塊,以單薄的兵力圍城被中間攔腰切割以後,額爾克戴青便失去了對全軍的掌握。

現在,紅娘子親率大軍殺來,額爾克戴青更是沒有閑暇去掛著散落在四周的那些兵馬。

「看來,又有一個小覷了咱們的。」紅娘子看著額爾克戴青的架勢,輕輕一笑。

數百紅衣女將聞言,卻是紛紛露出了一股不服輸的心。

「各部整隊,預備……」紅娘子輕輕舉起手。

隨後,八百紅衣女騎兵聞言紛紛整隊。這八百餘人騎兵竟是猶如步卒一樣,在漸漸加速的衝鋒之中保持著格外緊密的隊列。如果是清軍,卻絕不會如此。這不僅意味著密集隊列會在火器的殺傷之下格外慘重,更加意味著需要對軍紀以及訓練水平提出極高的要求。

這對於無法做到全訓標準的清軍而言,堪稱是無法達到的目標。

但是,而今紅娘子身邊的八百女騎兵卻是做到了這一點。

衝鋒已經開始,速度亦是越來越快。

但是,這八百女騎兵依舊排著緊密的橫隊,如同一個撒開的巨網。

與此同時,額爾克戴青亦是聚集了手中最後的力量。約莫兩千餘人被額爾克戴青傳達了命令。

「殺敗此女,反敗為勝1額爾克戴青大吼著。

最後兩千餘人發起了進攻,他們或是正面迎戰,亦或者從腹背之地發起衝鋒,甚至在角落裡朝著明軍的腹背發起夾擊、迂迴包抄。

在清人豐富的戰鬥經驗以及強大的戰鬥技能之下,他們如一群恐怖的白蟻盯上了一頭橫衝直撞的野牛。

紅娘子怡然不懼,她跟隨自己的士兵一起,喊著號子發起了進攻。

從天空之中看過去,赫然可以發現,一抹鮮艷的紅色從西面向東面進去,隨後被五花八門雜亂的顏色淹沒。

一陣紅色與雜色激烈的閃爍之中,這一條紅色的長帶貫穿東去,在高速的衝撞之中毫無停頓,毫無散亂,徑直貫穿到底,全然打穿了清軍的戰陣。

額爾克戴青怔怔地看著這一幕,不敢置信:「再戰1

旋即,清軍再一次湧上去。

但是,再也沒有那麼好的事情了。

當八百遼東鎮騎軍再度殺上去的時候,已然配合著其餘各部兵馬殺來。不管是再軟弱無能的軍隊,當主將如此勇猛的時候,麾下士卒也能鼓舞出戰鬥的熱情。更何況還是一向深得軍心的紅娘子?

紅娘子親自殺敵,自然是讓遼東鎮上下奮勇當先,哪裡還會給額爾克戴青以眾欺寡的機會?

轉瞬,餘下五千餘遼東鎮將士一擁而上,就要淹沒額爾克戴青。

「不可能!我們要輸給一群娘們嗎?」額爾克戴青幾乎要發狂了,他不敢置信自己竟然會被一部女子軍給打穿了戰陣。

「沖啊1一陣尖銳高亢的喊殺聲響起。

額爾克戴青心中升起喜悅,又看到了那一抹紅色。依舊是鮮艷的大紅色,連戰馬都是棗紅色的娘子軍。

此刻,他們依舊是排著緊密的隊列,一聲令下,繼續以橫陣朝著清軍發起進攻。

當額爾克戴青試圖再戰的時候,他卻猛地發現,自己身邊已經沒有多少將士可以繼續作戰了。

一名牛錄章京見額爾克戴青還要打,眼眶一紅,不由帶了哭腔,對額爾克戴青道:「旗主!我們跑吧,漢人有句話,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現在,我那一個牛錄打得就剩下最後幾十人了,好幾個牛錄都走散了,打光了!再不走,我們就走不掉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