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五十三章:炫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三章:炫富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城頭上,不僅有傳統的滾石檑木,更有大炮震天雷。

充沛的人力帶來了充沛的火力,這一次,不管是吳三桂還是張德昌,亦或者奉命在前線巡視的祁山,都有十足的信心守祝

他們唯一不確定的,只不過是自己要守到什麼時候。

在朱慈烺的手下,明軍已經轉敗為勝了很多次。故而,更多的時候,他們完全不是如之前明軍一樣向的是熬到清軍退卻報一個大勝。他們想的,是什麼時候出擊可以一舉擴大最大的戰果,亦或者由此奠定大勝之機。

進攻,是他們不曾熄滅的自信。

熱氣球上,顧小七看著撫順關里井井有條的防禦,不由的嘴角上翹,頗為驕傲。他哼著曲子,心情不錯。當他想要換個曲子的時候,忽而眼睛一眨一眨,看著西面徑直飛來一隻大鳥兒。

很快,他的眼睛就是猛地一亮:「是樞密院的飛鷹1

飛鷹的爪子里,果不其然地藏著一個信筒。

顧小七迅速搖著鈴鐺,將自己換班了下去,隨後將信筒交給了張德昌。這是一封保密級別很高的信封,緊張的解密翻譯過後,張德昌微微一笑,將信件遞給了吳三桂。

吳三桂只是一看,便歡暢大笑:「聖上……果然不會讓建奴得逞!諸君,我們……只需要守住這裡五日,五日後……哼哼……」

……

盛京城與撫順城之間原本並無什麼堡壘修築。但兩處地方都是渾河沿岸,又是遼中地勢平坦之處,最是容易繁衍生息的地方,豈會沒有人煙?

位於北面蒲河千戶所的正南方,便新立起了一處奉集鎮。

奉集鎮位於蒲河所南北官道與盛京到撫順官道的交匯之處,交通便利,是一處有些繁華底子的新興集市。

尤其是之前大明官軍收復這裡以後,大興土木,一條立起高牆,每日快馬鐵騎巡視的軍用鐵路經過奉集堡以後,更是在源源不斷的軍資后帶來了源源不斷的商機,讓這裡更加繁華。

要說有什麼讓本地百姓嘆息不已的事情,那就得說起兩樁了。

一樁,是之前建奴在順著大道一路殘害百姓搶掠存糧,讓奉集堡元氣大傷。

一樁,就是好不容易在大明官軍恢復之下多了一些人煙以後,大明的官軍竟然乘著鐵軌車轟隆轟隆的南下,不管這裡了。

一打聽,原來是大清的官軍打過來了。

如此,奉集鎮上的人心一下子變了。

原本在大明官軍來時夾起尾巴的青皮無賴一下子耀武揚威起來,自詡大清忠臣,要準備逢迎大軍。

也不知是清軍恰巧,還是這幾個人真有本事。第二天一早,竟是真有一波兵馬來了。

帶頭的,赫然就是身材矮小的富德。

富德此刻悄然升了官,麾下有十餘人馬。

無他,實在是老兵在硬攻撫順關時折損太大。而富德卻因為衝鋒不前,反而撿了一條命。後方補給人手的時候,便捏著鼻子讓富德領著這幾個新兵作戰,算是當了個小軍官。

富德是個性子老實的人,幾個新兵都不怎麼買賬。上頭也明白富德的本事,也不指望他如何殺敵。於是乎,也不知怎麼想的,就將富德放出來打草谷了。

打草谷對於草原蠻族而言可謂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傳統了。意思也是簡單,便是帶著人馬南下去劫掠糧食,補充軍資。

當然,戰爭形勢發展到而今,軍資的概念也擴充了許多,不再單單隻是糧食。

因為還未與後方代善所部主力聯繫上,而今鰲拜所部清軍兵馬還是頗為重視糧米這個問題的。一路打草谷也就應運而生。

十餘小隊兵馬離開撫順城,越發靠近前線,卻是一點明軍的人影都未見到。富德本心而言實在是不想深入太遠,但架不住幾個手下新兵們紛紛都是躍躍欲試,要立下戰功的模樣。於是便順著之前察覺到的那詭異之處跟尋而來。

所謂詭異之處,便是當時糧庫里延伸的那一條鐵條鋪滿的長路。

顯然,撫順城內的鐵軌車都已經被轉移一空,清軍並不知道明人為何大為鋪張浪費地將如此眾多的鐵條隨意丟棄在路上。

到底是鋪張浪費,還是什麼神秘的詭計,亦或者乾脆就是炫富展示肌肉?

清軍想不通明人這樣奇怪的行為。但想不通歸想不通,他們的身體還是很誠實地將地上的鐵條好生都收攏了起來,一窩蜂地抬上了馬車,打算運回後方,作為這一戰的戰果。無論如何,這些鐵條總歸是熟鐵,是很值錢的東西,也算得上是格外重要的戰利品了。

既然是值錢的東西,清軍自然不會錯過。

幾個新兵便是順著鐵路線一路到了奉集鎮。他們本來是打算沿途撿走鐵軌的,只是很快他們就發現這個計劃實在過於龐大。

沉重的鐵軌只需要幾根就可以壓垮戰馬,他們只是行進了數步,便不得不放棄了自行取走鐵軌的嘗試。稍稍思慮后,他們決定看看這鐵路到底有多長,鐵軌,又到底有多少。

一路前行,小隊的速度越來越快,戰馬賓士而去,一路過了百餘里,竟是依舊還未看到鐵軌的勁頭。

這讓一行人的心情變得有些沉重。

他們意識到了一個問題,也許,這就是明人給他們的一個炫富呢。

鐵,對於塞外民族而言實在是一個不能更現實的問題。不僅作戰需要鐵,做飯、砍柴、狩獵、耕作等等一切日常生活都需要用到鐵。

但是,大多數時候的異族是沒有生產鐵的能力的。他們不會煉鐵,冶鍊之上的水平距離大明實在差太遠了。曾經撫順關等長城一系列關隘對於遼東塞外民族而言便是獲取鐵料極關鍵的地方。很多年月里,部落酋長們除了祈求風調雨順讓他們狩獵平安以外,便是祈求大明的仁慈可以多賣一些鐵料。

而現在,一根一根沉重的,巨大的鐵條就這麼丟在地上,碼著,擺著,仍由清軍看著。這些鐵料對於明人而言彷彿就像是隨手可以丟棄的塵土一樣,看得富德心情沉重。

這一刻,他無比清晰地感受到了大明的強大。

這是一個完全迥異於之前認知的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