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五十六章:激戰奉集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六章:激戰奉集鎮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按照吳三桂原本的猜測,其實是會認為清軍會前後夾擊,先破撫順關。

到時候,那可真的就是撫順關前後受敵,壓力巨大。

對於這些,吳三桂倒是不在於。他對於第四師的戰鬥力還是有信心的。更關鍵的是,這就意味著事情在吳三桂的掌控之中。

但眼下,代善是率軍打來了,可鰲拜卻如一匹脫韁的野馬一路攻入了內線。

吳三桂知道朱慈有依仗可以及時趕來,只是到底何時能夠調集兵馬加入北線,又能率先調集多少兵馬,會不會被準備已久的鰲拜一口吞掉,卻實在是讓吳三桂心中擔憂。而這些,都是吳三桂無法掌握的。

未知的總是對恐懼的,無法掌握的,也是最讓人容易感覺心虛的。

恰此時,當西面沒有清軍堵截的時候,前去探報的斥候回來了。

「鰲拜所部建奴於奉集鎮接戰馳援友軍六千餘人……」

「只來了六千?」吳三桂與張德昌對視一眼,紛紛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擔憂。

鰲拜的兵馬攏共有一萬餘人,這還只是主站部隊,算上僕從軍軍額達到兩萬。明軍雖然一掃之前的頹勢,不再有虛報軍額之事,但六千兵馬面對鰲拜所部兩萬人只是簡單數學意義上對比,誰都沒法對這一場遭遇戰報以多少信心。

戰鬥不以吳三桂的擔憂為轉移地開始了。

位於奉集鎮的東面空曠的野地上,原本稀稀落落地有許多田地,稍高一點的山丘上還生長著茂密的低矮灌木以及偶爾才會出現的一些松樹。但現在,戰爭開始,一切都不一樣了。

現在已經是深秋,土地凍得很堅硬,遼闊的土地里,望眼看去都是枯黃的雜草。山丘上僅存的幾顆松樹被紛紛砍伐,迅速搶佔高地的明軍在山丘之上擺開了炮兵陣地。

這處名作三松崗的地方如同有了引力一樣,四周超過三萬人的目光矚目在此處,明清雙方的大軍開始緩緩靠近。

與此同時,奉集鎮里,忽然間多了幾個明媚的身影。衣紫著朱頭戴花飾的幾個女子出現在了通往奉集堡城牆的樓梯上。

一路上,無數人投向別樣的注目禮。但很快,識貨的幾個軍官就認出了來人。

「是京師大學堂的師生!他們來這裡做什麼?」幾個軍官們心中紛紛冒出了無數問號。

來人,赫然就是李香君以及吳巧兒。

一向顯得風輕雲淡的李香君親臨前線此刻也不由露出了幾分緊張之色,但忽而想到了什麼事情,又讓李香君漸漸放鬆了起來,目光露在疾步走過來的幾個軍官身前,看向了吳巧兒。

吳巧兒準備充分,他掏出了兩樣東西。

一樣,是京師大學堂的學生證,另一樣,卻是翰林院戰史記錄館實習編撰的印鑒。

前者已經足夠讓前線軍官們心懷尊敬,看到了後者,他們更是心下震驚又激動。

「見過兩位史官!我這就去請樞秘處的軍師來迎接。」軍官們既是有些期盼,又是有些惴惴。

吳巧兒笑道:「不必不必,我可不是來遊玩的。幾位將士自有軍務,還請莫因我等耽誤了戰事。」

見此,幾人這才各自忙去。

饒是如此,吳巧兒與李香君等人依舊是引得無數側目。

李香君稍一思慮,丟給吳巧兒一個眼神,片刻之後,兩人紛紛還上一身軍裝,一人提起了畫板,一人自然是拿起了速記板。

兩人站在奉集堡簡陋的城樓里,紛紛掏出瞭望遠鏡,看向了三松崗上不斷雲集起來的兵馬。

「這是大明二七七年十月二十六日的下午,寒冷的西北風從北方大漠吹來,天氣漸漸轉涼。在往常建奴可以肆虐大明邊關的時候里,斗轉星移,大明的將士們站在了久違的遼東土地里,對戰上了消失已久的清軍主力……鰲拜,這一清軍之中大名鼎鼎的將現在的對手,是大明皇家陸軍獨立騎兵團的上校團長劉振……當時間定格在下午兩點一刻的時候,戰鬥爆發了1

……

「阿思哈,你領你部兵馬,我再加三個牛錄給你,給我將那三松崗打下來1

「喳1

「濟世,你領你部兵馬,給我繞道北面,不管你是強攻還是偷襲,給我將那鐵軌毀了1

「喳1

「瑪爾賽,你不是一直說撫順城裡你沒撈到幾分功勛,現在我給你機會。區區六千兵,你打不打得下?」

「瑪爾賽必斬將奪旗於巴圖魯身前1瑪爾賽是個雄武的大漢,一臉絡腮鬍說話的時候跟著顫動,說話沉聲嗡氣,一副莽漢勇夫的模樣。

對付明軍,最需要的就是勇氣敢於面對槍林彈雨。

顯然,瑪爾賽便是這樣一個不畏火銃之人。

鰲拜緩緩頷首,轉身看向左右眾將,道:「其餘人,在中軍聽我命令,準備上場1

「喳1

……

明軍陣前,劉振騎在馬上,他站在三軍陣前,目光逡巡過一個個方陣,朗聲道:「廢話就不用我多說了。前進殺敵,是榮譽,是復仇,是功勛!是你們老了的時候,可以驕傲和子孫講述的英雄事。後退,是恥辱,是背叛,是必將被審判的罪犯。告訴我,一個月後,讓我在頒布功勛的時候看到你們,還是在審判逃兵的時候看到你們1

另一旁,步軍戰陣之中,參戰的飛雄獨立師第十三團長吳暉高聲道:「大明與皇帝陛下需要我們的時候到了1

……

城樓上,吳巧兒的筆迅速記錄著。

「戰鬥率先在三松崗展開,護衛炮兵陣地的是十三團的兩個營,進攻三松崗的則是建奴將領阿思哈,這是一名狡猾的敵人。阿思哈在瑪爾賽發起進攻遮護之際,悄悄突襲了三松崗的炮兵陣地。萬幸的是,在陰沉的天氣之中,布置下來的鐵絲防護網起到了作用。這個關鍵性的防護網一直到建奴軍隊逼近到百步的距離后才發現這一點。但他們發現的太晚了,衝鋒后的清軍如麥茬一樣被收割。一直當流幹了三百餘人的鮮血后,清軍才聰明停下騎軍的衝鋒,下馬開始突破鐵絲網。」

「三松崗的建奴一度攻入了半山腰,但他們顯然沒有動搖三松崗上炮兵陣地的發揮。轟鳴的火炮與城頭上的紅夷大炮一同開火,覆蓋了正面衝鋒而來的建奴。一刻鐘后,建奴冒著覆蓋的炮火沖入了十三團的陣地。兵力佔據優勢的建奴迅速包圍了十三團的左右前後。作為機動力量,獨立騎兵團則如同一柄利劍一樣,來回在戰場里突出衝殺。」

「瑪爾賽找到了難得的對手,他興奮地率領麾下的八旗強軍與劉振的獨立騎兵團衝鋒對戰。兩軍來回衝殺,這是一場實打實的硬仗。是男兒書寫豪情的篇章,是鐵血奔涌的時刻,更是勇者無敵的現實寫照。」

戰鬥已經進行了一個時辰了,阿思哈對三松崗的進攻終於奏效。當清軍奴的屍首堆滿山腳將鐵絲網推到以後,清軍終於湧上了半山腰,威脅到了山崗上的炮兵陣地。

很快,山腳上的十二門火炮不得不調轉炮口,換上霰彈進攻阿思哈部清軍。

與此同時,在正面戰場上,六千明軍亦是與清軍鏖戰至此,難解難分。戰場上打得格外慘烈,雙方都漸漸打出了格外濃郁的火氣。

不斷倒下的袍澤與慘痛的交換比都讓雙方無法接受。劉振無法接受明軍不能取得一比二以上的交換比。而清軍,更是無法接受付出了一比一更高的交換比以後依舊無法擊潰當面之敵。

正面戰場上的戰鬥變得越髮膠著,但明軍卻也開始越來越顯得有些精疲力盡了。

清軍的後方,鰲拜緩緩露出了笑容:「尼堪們是比過去難對付一些了,但殺光了這些,就再也不會有任何一部明人還敢再戰!他們已經精疲力盡,但我……還有兵馬1

鰲拜的手中還有至少二十個牛錄還沒有走上戰場,這二十個牛錄可都是生力軍!

在這一個時辰里,奉集鎮也微微有了一些變化。比如,城門樓上,除了寫寫畫畫的兩個女子以外,又悄然間多了一群人。

一群披著金盔銀甲,護衛嚴密的大內侍衛。而大內侍衛們護衛著的,顯然就是當今皇帝陛下朱慈了。

「瑪爾賽是個莽夫……」此刻,朱慈緩緩地放下瞭望遠鏡,微微一笑。

一旁,倪元璐明白了朱慈的意思:「十三團沒有被擊穿……也不知道是該誇這個瑪爾賽勇,還是無腦……」

十三團時鐘保持著最後一個連隊守在奉集鎮的城門口沒有參戰。瑪爾賽的主力與騎兵團懟了起來,自然沒有多餘的兵力打穿十三團的步軍戰陣。對於瑪爾賽而言,想法顯然也要簡單許多。想要擊敗列陣的步卒,就先要擊敗護衛在側的騎軍。

「時間差不多了……」朱慈重重吐出了一口氣,數百里的馬拉鐵路,真是一種讓人不堪回首的回憶埃對於後世來說兩個小時就可以完成的高速鐵路,在這裡卻需要百倍的時間。

倪元璐見此,看向身後的奉集鎮車站:「還好,修築了複線到了這裡……」

在遼東修築的緊急軍用鐵軌顯然只是單線的。也就是說,只有一條鐵路可供使用。如此一來,一路上哪怕設立了相當眾多的車站,火車的調度依舊是一個極其恐怖的地獄級任務。

這對於需要迅速運轉車輛的後勤來說可謂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如果不熟悉火車運轉,那麼簡單的想一想,如果一條路只能夠容忍一個人通過,那麼誰也不會希望對面當你走過去的時候,對面也同樣走過來一人。

在沒有可靠遠程實時通訊的大明,調度就必須嚴守時間,嚴守計劃。要不然,一個不甚就要來一個車毀人亡。到時候損失還是其次,若是整個線路癱瘓,那就無可估量了。

為此,朱慈迅速提出了複線的建設要求。

建設複線,就如同單車道改成了雙車道。再也不需要走走停停,等於是極大的提高了運轉的效率。

當然,雖然比起一開始從無到有,複線的建立成本較低。但是,在單線都還未開通的時候建立複線,顯然是過於奢侈。

故而,朱慈一開始只是在原定的主戰場一線建立複線。按照原計劃,便是從遼陽到瀋陽,瀋陽到撫順。

遼陽到瀋陽的複線建設的較為順利,只是從瀋陽到撫順便只修築了一半到了奉集鎮就停了下來。而這也顯然是撫順軍民撤離的緣由。

此刻,奉集鎮車站裡,又是一長串的車輛離開了奉集鎮。

他們匆忙抵達這裡,又迅速離開讓出位置給下一輪軌道車抵達。

就在剛剛的一個時辰里,一共三百輛大型新型軌道車在這裡停留。而結果,便是眼下車站裡想起了一陣整齊的腳步聲。

「飛雄獨立師全體都有1劉勝目光炯炯:「前方的袍澤兄弟正在鏖戰,我們要做什麼?」

「殺1

「殺1

「殺1

……

無數人歡聲響徹雲霄。

見此,劉勝目光傲然。

「出發1

……

吱呀……

緊閉依舊的城門緩緩打開,眾人看向這裡,紛紛驚愕。他們不知道為何關閉已久的城門又重新打開。

只有駐守在城門口的那個連隊明白了這一切,壓抑住了歡的**,用更加百倍的警戒看著戰場上的清軍。

瑪攪艘斐#直覺讓他率領麾下兵馬朝著這邊殺過去。

劉振想要追殺過去,但佔據兵力優勢的清軍迅速堵截上來,讓劉振隻眼睜睜看著瑪爾賽走脫。

瑪爾賽身邊帶著不多的兵馬,約莫只有三百餘騎。

作為對手,城門口的連隊更是只有百餘人,距離,更是只剩下百餘步。

百餘步的距離對於騎軍衝鋒而言只有不到十數息的時間。在這樣短促的時間裡,這個連隊只來得及列隊,連齊射都未能做到,只餘下一陣陣零碎的開火聲。

而這,顯然無法阻擋清軍的衝鋒。

連長安秉國咬著唇,回想著自己的作戰任務,一臉決絕。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