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五十八章:全面進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八章:全面進攻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轉機?」劉勝看著包果,道:「軍師可是得到了什麼消息?」

「沒錯第三師的同仁們,福氣不小呢。」說著,包果迅速將後方得來的情報說出。

見此,劉勝明悟,大笑:「既然如此,我卻是不用著急了。現在,還不是最省力收割的時候。傳令,十四團增援三松崗。其餘各部掩護十三團休整兵馬。集結預備隊,聽我號令。」

戰場上的烈度一下子降低了一個檔次。

奉集堡里,那刀疤漢子重重嘆息了一聲:「為何?為何!明明有了援軍,為何沒有趁勝追擊?建奴都要逃了1

老漢聞言,卻是又是欣喜,又是失落道:「兒呀,不管如何,咱這奉集堡是守住了。眼下建奴的兵是退了,咱大明的兵還在,看起來沒打輸。這可就夠了呀」

刀疤漢子卻是明白韃子的可惡,道:「可若是殺不光這些狗韃子,這戰火,何時是個休」

城門樓上,吳巧兒秀美微蹙,看著還有一個多時辰才天黑的西方,喃喃著道:「為何為何看似兩軍一副都要休兵的模樣?這可好險才剛剛打出了底牌姐姐,你方才也見了,那是多兇險的時候,差點都要叫韃子殺進城了。可眼下,就要來一個虎頭蛇尾不成?」

「巧兒妹妹,你卻是有些心急了。」李香君提著筆,卻是對著一張畫布,時不時研磨,時不時提筆勾勒,一副並不打算罷手的模樣。

吳巧兒無奈地道:「妹妹是有些急了,可要是這一場戰事就到這裡休兵,錯失戰機不說。姐姐再想要繼續畫原本的畫作,卻是不成了吧」

「哦?沒瞧見,那邊,陛下可都還沒走么?」李香君目光丟過去,果然見到朱慈烺依舊站在城頭上觀戰。

吳巧兒一聽,卻是心中一亮:「聖上還有底牌未出?」

城門樓前,楊文岳看著飛雄獨立師的收縮,感嘆道:「飛雄獨立師的反應很靈敏呀。」

「十三團戰到現在,委實慘烈了許多。就是獨立騎兵團,硬打硬沖,折損不輕。能早救治一分,也能多活一些將士。」朱慈烺道:「鑒於方才的情報。這個時候,的確是沒必要繼續逞強的時候。楊愛卿,軍中的熱氣球準備得如何了?」

「回稟聖上,應該最晚再有一刻鐘就可以升起來了。」楊文岳說罷,忽而見朱慈烺目光一動,跟著看過去,不由失笑。

此刻,恰好一顆熱氣球緩緩升騰起來,在百丈高空之中懸停。

熱氣球是摺疊后在軌道車裡運進來的,到了奉集鎮,也是廢了一個時辰的時間才重新升空。

熱氣球的升空讓戰場里清軍微微多了一點騷動,只不過有了之前兩戰的經歷,清軍對此免疫力似乎增強了不少,熱氣球的出現並沒有大幅度動搖清軍的士氣。

不過,朱慈烺的關注點當然不是這裡。

很快,無數情報在熱氣球的偵查員手中傳遞到了朱慈烺的眼前。

「這麼說,再有半個時辰,就可以了」朱慈烺眯著眼睛,一臉期待。

半個時辰轉瞬即逝,這半個時辰的時間裡,除了三松崗的戰鬥因為十四團的增援而讓清軍陷入了被包圍的窘境以外,這一場戰鬥卻緩緩開始朝著收尾的階段發展。

正面主力戰場上,清軍越發退卻,而明軍卻也是並不猛烈追擊,讓清人大大鬆了一口氣。

這半個時辰的時間裡,十三團開始入城休整,獨立騎兵團亦是收拾了傷兵以後,重新列隊跟著戰陣儼然的飛雄獨立師側翼配合。

穆里瑪心中微微鬆了一口氣,對於明軍如此配合,他深感意外之喜。

只是,距離濟世的出擊已經過去了小半天,但消息卻依未有傳來,實在讓穆里瑪心中有些等出了幾分心焦。

奉集堡只是個小城鎮,繞道過去,對於四條腿奔行過去的濟世而言應該早早就該抵達。但是,一直到現在,依舊沒有收到濟世的回應。

這樣的情況對於穆里瑪而言,唯有一個猜測。

沒有消息,便是最壞的消息。

時間拖得越久,就越是有可能消息更壞。

現在,距離天黑已經只剩下最後半個時辰了。

黃昏已經開始懸挂西天,暈染的金黃看起來燦爛無比,為戰場的背景色平添了幾分壯美。

望著這樣可以讓人詩興大發的美景,穆里瑪只能忍住心中怒聲國罵,按捺住性子,又自我安慰著:好歹今日沒有敗仗

這樣想著,安慰的效果似乎也非常不錯。

穆里瑪望著明軍黑洞洞的槍口,當最前面的一名士兵都脫離了明軍的有效射程距離百步以後,他微微鬆了一口氣:「也許明人也不想打了吧」

這個念頭冒出來的時候,奉集鎮的北面,輕微的馬蹄聲響起。隨後,馬蹄聲越來越響亮,戰馬上的人影也跟著越來越明顯。

穆里瑪掃了一眼看過去,驚喜頓生:「是濟世的人1

幾乎與此同時同步發生,明軍陣中,嘹亮的衝鋒號吹響。

「進攻1劉勝與劉振幾乎同時高呼。

上萬明軍殺聲如雷。

與此同時,後方,鰲拜高聲笑著,帶著幾分戲謔與嘲弄:「知道自己後路被斷才想著要突破僵局嗎?晚了1

說罷,鰲拜重重一揮手,身後最後的三千預備隊親率之下,加入了戰鬥。

清軍發起了全面的進攻。

而明軍,亦是毫無畏懼,針尖對麥芒。似乎也是被這樣的氣氛感染了一樣。北面,濟世的人更加迅猛地趕過來了。

這樣的迅猛,速度快得讓鰲拜感覺到了不對勁。

很快,他就明白問題出在了哪裡。

濟世所部根本不是報喜而來,他們的身後,是剛剛下了鐵軌車的第三師騎兵營以及禁衛軍騎兵團的將士們。兵馬至少在五千的明軍騎兵追趕著,讓清軍濟世所部猶如喪家之犬,亡命奔逃。

既是亡命,自然是迅猛非常。

鰲拜此刻一整顆心猶如墜入冰窟。

他看到了上面碩大的旗幟。

「大明皇家陸軍金吾軍第三師1

「大明皇家禁衛軍1

「該死的,明軍的主力全部到了1鰲拜狂吼,無法置信:「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來得這麼快1

在這一個時辰的時間裡,又有一部兵馬抵達了!

來的,根本不是留守撫順瀋陽的守軍,而是在南線的明軍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