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六十章:一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章:一勝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開火1朱慈烺點燃了引信。

轟隆一連串的巨響響徹雲霄,一顆又一顆的炮彈拋物線后朝著清軍戰陣之中落下。

鰲拜不以為意,別看炮彈一打一個血肉模糊,可準頭實在差勁。面對明軍的炮擊優勢,如鰲拜早已鍛鍊出了粗糙的神經。

唯一鰲拜不知道的是……

這一回,炮彈出人意外的有些准。一枚炮彈落在了鰲拜身旁一丈之外。

電光火石之間,鰲拜勒轉馬頭閃避,依舊不以為意,再近,也沒打中。

只是這一回似乎有些不一樣。

轟……

一團團火花升騰起來,破碎的彈片縱橫飛舞,一枚尖銳的彈片在碎裂之後毫無規則的飛去。

眾人各自望去,只見鰲拜的腦袋彷彿西瓜被鐵鎚砸中,紅的飛灑出來,白的沾染其中。鰲拜雄壯高大的身影轉瞬停頓了下來,隨後推金山倒玉柱一般倒在地上。一眾清軍將官怔怔地看著,覺得整個大地似乎都這樣輕輕顫動了起來。

這一刻,戰場微微有些突然的寂靜。

穆里瑪遙遙地看著這一幕,眼眶逐漸濕潤。他大吼一聲,絕望而孤獨地朝著明軍戰陣之中衝去。

對此,明軍只是拿出了手中的三眼銃。

一陣煙霧升騰之下,是齊齊響起的轟鳴。

彈幕蓋過,穆里瑪身子如篩糠一樣抖動了起來,倒落馬下。

戰馬跑了一陣子才發現身上的主人已經跌落馬下,停住腳步,回去用頭蹭著穆里瑪漸漸冰涼的身軀。

飛雄獨立師首席軍師包果縱馬而來,吩咐左右道:「建奴雖然罪大惡極,但人死孽消,沙場勇武,不失軍人本分。只是,屬於匹夫之勇的時代過去了,他們不該勝,也勝不來。將士們,本著人道主義,準備去收斂敵人屍身吧。」

朱慈烺下了城頭,縱馬朝著戰場緩緩走去。

眼下大局已定,左右不再堅持拒絕皇帝陛下走上戰常一旁,楊文岳拱手道:「陛下,臣請招降免死。」

「照例,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活著的人,若能改宗去滿,世代不復女真滿洲之宗姓族群,可活。」朱慈烺寬宏地應下。

他在實踐自己當初的諾言。

要讓女真清國亡國滅族!

當然,大屠殺委實過於殘暴。但讓一個民族消失,並非只有肉體消滅這唯一辦法。

眼下戰場之上清軍大將紛紛戰死,各部兵馬已然敗落。

轟鳴的炮火之中,清軍士氣喪荊

此刻,一波又一波的兵馬之中,用漢蒙滿三種語言高喊的招降話語不斷響起。

「改宗去滿,投降可活1

「改宗去滿,投降可活1

「改宗去滿,投降可活1

……

戰陣之中,阿燕達身子顫抖著,他親眼看著鰲拜與穆里瑪雙雙身死。而清軍,再也看不到一點勝利的指望。

恐懼與絕望布滿心頭,此刻聽著明軍的招降話語,阿燕達的顫抖緩緩加劇,扭過頭,赫然發現無數雙期望的目光看著自己。

他們在期望著什麼,不言而喻。

富德顫抖著重重呼出一口氣,不顧阿燕達迷茫的目光,堅潰骸罷秸,已經持續二十五年了。打了二十五年,還不夠嗎?我願投降1

說罷,富德丟下手中長刀,脫下身上甲胄,奔出清軍陣中,依著明人所言,緩緩蹲在地上,高高舉起雙手。

叮噹……

左右看過去,赫然發現阿燕達手中長刀忽然滑落。

隨後,叮噹作響的聲音接連響起。

「大獲全勝1城門樓的望台上,李香君雋秀的字跡落下,給這一副畫作定了名字。

畫面之上,赫然是一幅長卷。畫著這一刻,大明大獲全勝的全貌!

……

撫順關的風有些大,疾風獵獵,吹得城頭上的第四師軍旗迎風飄揚。戰場里難得有些寧靜,雨停了,影響雙方戰鬥的最大因素消失了。但接下來的時刻卻顯得有些格外的寧靜。

黃昏到來了,距離天黑還有半個時辰多點的時間。

撫順關的關城城頭上,一隊人馬舉著高高的白色旗幟,寫著斗大的仁字乘著簡易索道下了城。一開始,見有人打著白旗出城,代善很是驚喜萬分,以為明軍轉過性了,要準備瞳很快,他就明白自己理解錯誤。

這是第四師的醫護兵。他們打著白旗而來的緣由很簡單,收斂屍身。

接連七日的攻城讓城下屍骸堆積如山,慘烈之狀非文字所能描繪。斷肢殘骸經歷了炮火的煙熏火灼以後讓尋常人直會幹嘔不停。

不時傳來的異味摧毀著人類的嗅覺系統。

清軍對此似乎習以為常,但軍中醫護兵還是提出了意見。

哪怕清人不以為意,但屍骸堆積不僅是對戰死者的漠視,同時也是日後瘟疫傳播的一個源頭。

為此,第四師的醫護兵便決定定期出城收斂屍首。

明白了明軍的要求,代善沉默無言,沒有回應。

瓦克達倒是想要趁勢擄走這些醫護兵,清軍的損傷也是慘重呢,他們可沒有明人這般醫療資源充沛還可以出城收斂屍骸,連將官的受傷清人都缺乏大夫救治。不過,這一點被濟爾哈朗拒絕了。

他知道代善是想答應的,只是面上實在不想接受不如明人的事實。

對於明軍士兵而言,若是不甚掉入城下基本上是沒有生還希望的。故而,醫護兵們收斂屍骸的時候,明軍士卒的屍骸是少數的。反而是戰死的清軍將士不少。

答應明人醫護兵的行動固然會襯托對方的仁義,拒絕卻會損傷清軍將士的士氣。

於是,兩軍奇異地維持著每天黃昏左右半個時辰的休戰。

任由醫護兵下城收斂屍海

這一回明軍醫護兵裡帶然就是之前被俘的一老一少。

老者名作車一陽,少年是老者的土地,名作車守東。兩人一前一後,入城以後熟練地帶上了防護衣,十數個力士扛起裝備,開始挪動屍首。

這時,濟爾哈朗忽然也趕了過來。他麾下出來一群沒有帶兵器的士兵收拾著清軍的屍首。

濟爾哈朗看著車一陽,道:「車老先生,都道是醫者仁心。昨日我請車老先生送去的傳信,不知如何了?撫順關上下若真降,本王一樣視之如初。眼下大軍日夜攻打,撫順關上下軍民死傷何止巨萬,何必多留亡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