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六十一章:喜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一章:喜訊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一百六十二章:凱旋渾河畔

與此同時,撫順關東面,瓦克達急忙趕來,朝著代善道:「前線傳來消息,撫順關西面似乎正有兵馬攻城。看來,鰲拜的兵速度更快1

「好哇1代善大笑,也顧不得即將靠岸的這些戰利品,將場面甩給濟爾哈朗,便去前線指揮攻城了。

很快,「裡應外合的攻城喊殺聲」迅速於撫順關西面響起。

撫順關的城頭之上。

里啪啦的一掛有一掛的炮仗響起。知道的明白是什麼,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過年了呢。

雖然,算算日子,大明這裡也已經快要過年了。

撫順關的西面城門洞開,朱慈烺縱馬入內,見到了久違的第四師將官。

吳三桂率領眾將迎接,簡單的見禮過後,朱慈烺與吳三桂、張德昌邁步看向東面。

眼下,撫順關里腳步聲密集無比。一列由一列的兵馬迅速入城,在撫順關的東門內集結待命。

一個個報數的聲音響起,禁衛軍以及第三師全部兵馬於此集結完畢。

只待一聲令下,便如猛虎出籠,開城進攻。

朱慈烺走上城門樓,看向了南面。

那裡,寬廣的渾河之上,百舸爭流,一艘又一艘的小船緩緩靠岸。

與此同時,留手的濟爾哈朗伴隨著這些船隻的靠近,感受到了不對勁:「怎麼船上沒有多少人啊?」

沒錯,這一艘一艘的船隻,除了幾個船夫以外,竟是少有人露面。只是這些船水線壓得很深,顯然不是空船,裡面裝了很多東西。當然,也包括人。

為首的幾艘船很快就靠岸了。

沒有意料之中會有的高級將官前來建立,有的,掀開小船上蓋布以後,一個個黑森森的槍口。

青煙升起,彈幕密布。

可憐濟爾哈朗還未開口,就正中這彈幕的中心,睜大著眼睛,一代梟雄就此落幕。

轉瞬,一干碩大的旗幟從一艘艘小船之中升起。

飛雄獨立師的兵馬迅速搶佔碼頭,緊急靠岸的小船里,一個個連隊迅速集結列隊,守候在碼頭之上。

撫順關的城門樓上,眼見碼頭上的袍澤動手,朱慈烺笑著看向城門口。

果不其然,明軍迅速反應過來,徐徐打開城門。

剛剛抵達撫順關東面戰場的代善結束了自己的戰前動員,一個個高昂的賞格下發以後,全軍如同打了雞血一樣,戰意盎然。

這個時候,城門開了。

代善見此頗為開心。

裡面,走出了一個團。

然後是第二個團。

第三個

第十個

一直到最後一個方陣出來的時候,明軍已經出動了足足三萬兵馬。

也就是說,算上之前駐守的第四師,明軍的又來了兩萬主力兵馬。

現在,他們主動出擊了。

如同天空之中撒來一盆冰水,代善感覺自己滿腔戰意紛紛冷卻。

「鰲拜的援軍在哪裡?」代善怒吼著,想要去尋富德的麻煩。但此刻,富德哪裡還在他手中?

碼頭之上,轟鳴的火銃手猶如露出了猙獰獠牙餓狼掀開了偽裝的羊皮。

明軍,在另一個方向登陸了。他們出現在了清軍柔軟的腹部里,猶如一柄短匕頂上去,鋒銳無匹。

代善感覺到了寒意。

他滿腦子的漿糊,感覺這個世界一下子變了。

「明軍的主力為什麼會在這裡?」

「驍騎營不是從鴉鴣關一線追過去了嗎?」

「為什麼還會有明軍在這裡?鰲拜又去了哪裡?」

不知何時,撫順關的城門樓上,一排首級被高高舉起。

數十個嗓門大的大喊齊齊高呼:「鰲拜授首,投降免死1

「鰲拜授首,投降免死1

「鰲拜授首,投降免死1

代善瞪大了眼珠子,看著南面不斷登陸上來的明軍,明白過來:「我們被耍了1

羅洛渾面紅耳赤,眼球充血:「我要殺光這猾的尼堪1

「吹響衝鋒號,全軍進攻1朱慈烺傲然揮手。

三萬大軍邁步而上,一個個方陣猶如銅牆鐵壁一樣,合圍而去,所當之敵,無不攻破。

明白了根本沒有什麼大勝,有的只是被無情的戲耍以後。方才鼓舞起了多少士氣,眼下就以雙倍的反噬摧毀了這些士氣。

所期望的勝利成了空中樓台,清軍上下,再無一點戰意。

這時,從東面往西正有一波人馬疾馳而來。

這一隊人馬之中,甚至還有面白無須的太監。

他們奔得很急,一路撞入軍中,竟是十分湊巧地見到了剛剛從前線下來的代善。

嚴格來說,代善並不是主動退下來的。而是在戰鬥之中,被明軍擊退下來的。

倉皇被進攻的節節敗退的鰲拜看到了後方的使者,更是看到了孝庄太後身邊熟悉的人影。

「明人殺進鴉鴣關了!那該死的紅娘子追著太後去赫圖阿拉了!禮親王,趕緊派人過去救援吧1

「驍騎營呢?那群大清的精銳都去了哪裡?」代善積攢的怒火奔湧出來,彷彿噴發的火山,能夠淹沒一切。

來者被嚇到了,幾個宮中的使者良久才緩過來,顫抖著說:「都都被伏擊打沒了」

雖然依舊不明白明軍為何行動這麼快,但確證了這個戰果,代善卻是明白了一切。

他環顧左右,發現手中雄兵二十萬的他此刻悄然間已經被明人四面合圍了起來。失去了主力精銳的鰲拜所部,代善手中已經沒有多少能打的了。

此刻,勝仗是假,軍心喪盡,縱然有雄兵二十萬,也不過是二十萬頭豬。

尤其

「鴉鴣關被破就如明軍殺進了撫順關,我的後路也要被抄了」代善苦澀地說著。

此刻,喊殺之聲越來越近了。

傳信的太監茫然的看著代善,滿臉期盼地希望代善給出救援的法子。

但現在的代善顯然是泥菩薩過獎,自身難保了。

與此同時,一陣又一陣嘹亮的衝鋒號之下,在投降不殺的口號之下,無數人跪地投降。

代善孤獨地坐在帥帳之中,靜靜等候著屬於自己的結局到來。

他回想著當年起兵造反至此的一切,二十五年風雨走過,眼下到了盡頭。

代善顫抖地拿出了手中的一個青瓷小瓶子,閉上了眼睛。

片刻過後,當瓦克達與羅洛渾混身染血地試圖帶代善突圍的時候,他們滿面烏青,七竅流血的代善

「阿瑪」

哭腔響起,一個時代開始落幕了。

幾字微言說

新的一卷即將開啟

求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