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六十三章:兵臨赫圖阿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三章:兵臨赫圖阿拉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大明開國時置建州衛於遼東,後來努爾哈赤造反,建州衛的名號漸漸少有人知了。天籟謝說WwW.赫圖阿拉成了更常用的名字。

當然,正式一些,得稱呼赫圖阿拉為興京,這是天聰八年,也就是十年前定下的名字。

黃台吉定赫圖阿拉為興京的時候,並未覺得有一天大清的子孫還會繼續在這裡堅守。在他想來,這頂多是為了做一些表皮功夫,散一下懷舊之情。畢竟,這可是大清的龍興之地哩。

在這裡,努爾哈赤建立了后金。

東北這片土地由此一片血雨腥風。

在無數漢家兒郎的屍骸之中,一個新的帝國建立了。

而現在,不會有任何人依舊還能想到,曾經被輕而易舉擊敗的對手席捲重來,雄兵十萬,不僅復了遼東,更是殺近了赫圖阿拉。

在南面,面對紅娘子的遼東鎮兵馬,當驍騎營被伏擊全軍覆沒以後,鴉鴣關很快便成了一座空城。

可以從容調集巨炮的紅娘子猶如在進行一場勝利的行軍一樣,在三天前攻破了鴉鴣關。

那時,驍騎營被伏擊全軍覆沒的消息才剛剛從赫圖阿拉傳向撫順關前線。

布木布泰並不知道自己將消息傳過去的時候已經太晚了。

晚到鰲拜已經戰死,代善大軍全軍覆沒。

這一回,再也沒有任何一部兵馬可以守衛著這座大清最後的城池了。

城內已然只剩下了此前留守在興京的老弱病殘,有戰鬥力的都已經被調往前線,不是作戰就是運送糧秣。

為了這一戰,清國已經耗盡了最後的元氣。

現在,結局已經降臨,命運終將給與他們審判。

布木布泰坐在赫圖阿拉的宮殿里,心情忽然間變得很放鬆。

他揮退了左右將前線戰報遠遠傳來的內侍,也不看自己案台之上堆著的一疊有一疊的奏章。

上面,無數緊急軍情被細心地按照事件前後順序擺著。

只是,裡面的內容顯然都讓難以承受。

「明軍已進鴉鴣關……」

「禮親王所部全軍覆沒……」

「明軍前鋒抵達馬爾敦寨……」

「灶突山一線現可疑騎卒,疑似明人先鋒斥候……」

……

明軍不斷殺來,甚至連東面的朝鮮人也不甘落後,急匆匆地將兵馬派出鴨綠江,試圖借著大清這個曾經不可侵犯的宗主屍骸朝著那位皇帝獻媚。

四面圍來的敵軍猶如一張巨大的漁網罩來,將赫圖阿拉圍的密不透風,讓身在其間的人只覺得喘不過氣來。

但是,不同於身邊那些人的慌張與驚恐,布木布泰此刻顯得反而有些從容。

順治皇帝方才好不容易才睡著了,七歲的孩子精力充沛,鬧騰起來狗都嫌。沒了這最後一個牽挂,布木布泰站在自己的梳妝台上,緩緩將皇太后的盛裝脫了下來。

當窗理雲鬢,對鏡貼花黃。

一國太后的威嚴漸漸消散,布木布泰似乎回到了少女時代,她想喊自己一聲大玉兒。看著鏡子里那個皮膚無暇的模樣,大玉兒健

沒有什麼一國興衰寄於一身的說道,不提什麼兵臨城下,一切要自己肩扛。

此刻,只有大玉兒一個少女靜靜地裝點著自己的妝容,想要回到已經註定回不到的青春。

「沒有這些什麼使命的感覺,真好呀……」大玉兒咬著唇脂,輕笑地說著。

她已經用盡全力了。

所有能想的辦法,都想了。

所有能用的辦法,都用了。

最精明強幹的兒郎都已經走上了戰常

最後一點帝國的菁英,在戰火之中灰飛煙滅。

一群老弱病殘惶惶不可終日的滿清貴胄們想著後路,想著逃亡。但大玉兒卻是不想逃了,也不想再振旗鼓了。

她已經做完了自己一切能做的了。

現在的她,只想平靜地享受著最後可以享受的安寧。

妝容在大玉兒的手中靜靜地完成,精緻的妝容配上如玉一半的肌膚,讓大玉兒整個人都顯得光彩明亮,艷光四射。

他站起身,輕輕地轉了一圈,裙邊飛舞,彷彿讓她回想起了年少時在大草原山花浪漫之處時縱馬疾馳飛奔的歲月。

良久,大玉兒停了下來。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幾個太監宮女們跪在地上,道:「太后交代的事情,奴婢們方才做好了。」

「都下去吧。」大玉兒頓了頓,又從懷中拿出一份手信,道:「每人去領五百兩銀子,各自準備著吧。這些年你們伺候我,也算是辛苦了。眼下……哀家能做的,也就這點銀子了。」

「謝太后1幾個太監猛地磕頭。

唯有幾個宮女聞言,紛紛淚眼朦朧:「太後娘娘,奴婢們願意跟著太后。」

「去吧,好生找個人家嫁了。」說罷,大玉兒閉上了眼。

見此,一陣梆梆磕頭的聲音傳來,最後,大殿里重新恢復了寧靜。

許是來了人的緣故,順治皇帝醒來了。

不同於尋常的是,似乎感覺到了氣氛不對勁。七歲的順治皇帝眨巴眨巴著眼睛,顯得十分安靜,乖巧無比。

若是尋常,大玉兒非得驚喜萬分不可。

但現在,大玉兒只是將福臨抱起來,輕輕地哼起了歌謠:「怎麼,又醒了?來,額娘給你唱歌兒。你呀,繼續睡吧。睡下去,就什麼煩心的事情都沒有了。好好睡一覺……什麼事情,都會過去……都會過去的……」

福臨倚著大玉兒,忽而低聲道:「額娘,好久不見你笑了……」

大玉兒愣了愣,緩緩浮現了笑容:「皇帝礙…你額娘,的確是好少笑了。但今天聽你這麼說,額娘心裡高興,真的高興。睡吧……」

哼著家鄉的歌謠,福臨靜靜地睡了下去。

這時,殿外剛剛沉寂下去的聲音又響了起來。但很快,急促的腳步聲停在了殿外。因為,四周所有的門都關了起來。

大玉兒重新坐在了梳妝台前,任由殿內空無一人,亦是無人理會外間急促的敲門聲。

「太后大事不好了,明人殺過來了1

「宮內的守軍逃了大半,眼下侍衛統領泰恩求見1

「太后,宮裡出了賊人,有人趁亂在偷內庫財物1

「太后……太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