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六十四章:清國已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四章:清國已滅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無數叫喊聲隔著門響起,大玉兒卻只是不語。燃?文小說?? w?w?w?.r?a?n?w?e?n`net

一陣又一陣的沉默過後,太后望著鏡子里精緻非凡的妝容,良久才重重一嘆:「一切,都該終結了……」

說著,他看著在床上安安靜靜睡著的福臨,苦笑地起了身。他從懷中拿出了一個火捻子,顫顫巍巍地走向了內間,裡面,早有方才太監們準備的一堆柴禾。

火捻子丟了進去,十數息后,在殿外敲門的太監們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抽動著鼻子,抬頭望去。

天空之中,青煙升騰起來。只是過了不到百息的時間,一陣火光騰空而起。

一陣驚叫聲響起,太監們聞言明白了什麼,紛紛逃散而去。

這一刻,宮內秩序大亂,原本只是偷的太監宮女們一下子明目張成了搶。

與此同時,宮內宮外,一個消息火速蔓延而去。

「太後娘娘抱著皇帝陛下**了1

……

與此同時,明軍各部的先鋒部隊已經抵達了赫圖阿拉。

眼見火光升騰進空中,意識到了不對的將官迅速下令,上萬兵馬即刻攻城。幾乎不費吹灰之力,明軍便攻入了這座滿清最後的據點。

城內,大部滿清貴胄被捕,皇宮內孝庄太后抱著福臨**的消息也迅速傳到了明軍軍中。

朱慈迅速指示救火撈人。

只可惜,清人上下早就自顧自去了,沒有一人顧得上這位太後娘娘以及皇帝陛下。

當明軍趕到的時候,火勢已經蔓延開了,甚至波及了周遭的宮殿,救火的人望著簡陋的市政設施,只能先隔離火勢阻止蔓延,一直奮戰了一個多時辰這才將已經燒的有些精光的火勢撲滅。

赫圖阿拉此刻已經全城宣告陷落,籠罩在大清頭頂上超過二十九年的夢靨就此終結。

朱慈遙望著燒的只剩下一團黑炭的屍首,默然沉默了一下,看著屍首上緊緊握著的一根金釵,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氣:「讓抓捕的那些八旗貴胄一個個過來認。對得上最好,對不上,也得給我告訴全城,清國已滅1

太后與皇帝都**而死,這大清自然是滅的不能再滅了。

「清國已滅1

「清國已滅1

「清國已滅1

……

無數歡聲響徹雲霄,赫圖阿拉城內的數萬大明將士們縱情享受著勝利帶給他們的榮耀。

騎在一匹母馬上的吳巧兒靜靜地看著這一切,忽而拿出了一隻鵝毛筆隨手在記事本上寫了起來。

「一個時代被終結了。值得大明上下全體國民歡的是,被終結的是一個屈辱的時代。遼東建奴,這個曾經只是懸挂在帝國身上的疥癬之疾在過去的二十九年裡被屢次證明是足以讓大明亡國的心腹大患。而現在,這個心腹大患被皇帝陛下親手終結。我們迎來了一個新的時代,這個時代里。再也沒有來自遼東的危險……」

「邊患就此平定。審判亦是即將開始,從後方匆匆趕到的大理寺、都察院以及刑部官員即將抵達瀋陽。在那裡,一場盛大的審判已經準備就緒。在次戰鬥之中抓捕的所有滿清將官都將接受來自帝國的審判。在過去二十九年的戰爭里,一切傷害帝國的罪行終將雪恥。」

「那些罪犯們會註定被釘在史的恥辱柱上,屠殺平民的罪行不會被遺忘,一切罪行都將得到大明律法的莊嚴審判。以此,告慰那些慘死在遼東建奴鐵蹄之下的亡魂1

……

曾經盛京的皇宮宮門打開,裡面,一塊新的牌匾懸挂了起來。

「大明三法司遼東特別軍事法庭」一個嶄新的牌匾矗立其中,兩旁威武的衛士們禁戒著門口,卻並未拒絕普通人的入內。唯一比較麻煩的是,他們需要經過嚴厲的安全檢查,攜帶好完整的證件並且有良民作保以後才能得以進入。

這一天,是大明三法司遼東特別軍事法庭開庭的日子。

遏必壟蘇克薩哈、碩托、齋桑古一個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這裡。唯一比較特別的是,他們不再是以曾經滿清高官的身份出現在曾經的大清皇宮之中。

現在,他們的身份是戴罪之囚。

朱慈坐在殿內特別安置的旁聽席里,楊文岳與倪元璐匆匆趕來,都是饒有興趣。

軍事審判對於過去的官員而言可謂是一個十分新鮮的東西。按說,打贏就打贏了。大清也已經滅國了,一切似乎也就此結束了。

但朱慈偏不,他堅持搞出了一個三法司遼東特別軍事法庭的名目,將全部抓捕的滿清將官一一審判。

曾經的八角殿此刻成了法庭,一張又一張的旁聽席一路蔓延到外間的空地之上,上面坐滿了旁觀的觀眾,大家神情各異,有興奮的,有激動的,更有感動得嚎啕大哭的。

看著這些人,幾人微微明白了朱慈為何要審判的緣由。

陸軍將士們很快就將這些滿清將官們移交給了刑部,而都察院則作為這一回的檢察官一方發起了公訴。

唯一讓朱慈感覺有些美中不足的是,顯然,沒有任何人會願意給這些禍國殃民,造了無數罪孽的韃子辯護。

而大理寺,則充當了這一回法院的職責。

此刻,大理寺卿原潛深吸一口氣,躬身朝著朱慈一禮,進入了節奏。

擔任公訴人的都察院一方則是由黃道周,這一回,黃道周沒有選擇用詰屈聱牙的古文,朗聲道:「被告人遏必壟碩托、齋桑古、蘇克薩哈……原為建州女真人,為我大明羈縻子民,亦為帝國臣民。萬四十六年起,被告人隨同奴酋努爾哈赤叛亂為逆。經陛下御駕親征,於此攻破赫圖阿拉,全部戰犯嫌疑人盡數逮捕歸案。經都察院審明……」

「天啟三年六月,努爾哈赤派遣代善、齋桑古、阿濟格、杜度、碩等人,率兵兩萬,前往複州,將男人全部殺光,搶掠婦孺為奴,劫掠牲畜……」

「明天啟五年十月初三日,努爾哈赤下達長諭,指責漢民「窩藏姦細,接受札付,叛逃不絕」,數鎮江、長山島、川城,耀州、彰義站、鞍山、海州、金州之事,命令被告人分路去,逢村堡,即下馬斬殺……」

「崇禎十二年,被告人杜度入寇關內,進攻濟南后,報復屠城殺民十二萬,屠殺投降官兵乃至德王親眷……」

……

當黃道周宣讀完了公訴書以後,原潛看向遏必隆等人道:「爾等對此罪行,有何異議?」

「具為我等所謂……」遏必隆面色蒼白,額上大汗淋漓。

其餘幾人自然也是紛紛戰戰兢兢,看著一雙吃人的目光望來,皆是供認不諱。

原潛起身,朱慈聞言起立,全場起立等候判決:「由此,大理寺認為,遏必壟碩托、蘇克薩哈……犯謀大逆、殺人、強盜、強姦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都察院指控罪名城裡。依大明律,數罪併罰,上述所列一共三百七十九人凌遲處死,祖父父子孫兄弟及同居之人不分異姓及伯叔父兄弟之子不限籍之同異年十六上皆斬1

場內一陣沉默。

蘇克薩哈當即倒在地上,抽搐不止,遏必隆閉著眼睛,反而一臉輕鬆。其餘數百人聞言,想要發作,卻在一雙雙警衛嚴厲的眼中絕望地抽泣著。

台下,無數百姓們聽著這樣的判決,卻微微有些沉默。

朱慈好像猜到了什麼,笑道:「所有大明帝國的子民們,記住吧。建奴所立偽清亡了,你們……盡情歡吧1

朱慈話音剛落,無數人不由熱淚盈眶,歡之前直衝雲霄。

台下,馬武閉上眼,任由熱淚落下,不由想起了慘死在逃亡路上的親人們:「爹、娘!我們復仇了!這些韃子,都被審判了,你們在天上,也可以瞑目了啊1

悄然間,所有歡的各色語調被統一了起來,齊齊響起,在這原本清國最神聖隆重的大殿里,嘹亮的響起:「吾皇萬歲,大明萬勝!

「吾皇萬歲,大明萬勝!

「吾皇萬歲,大明萬勝!

……

朱慈望著眼前的一切,眼珠子亮晶晶的,身後,無數人跟著忘情地歡。

另一處旁聽席里李香君手中硃筆勾勒,無數畫面在這一刻定格。畫上,原潛莊嚴地宣讀了判決,聽聞凌遲處死,株連九族的結果,遏必隆等清軍戰犯紛紛絕望地痛苦。

而台下,那些旁聽席上,一個個衣衫樸素的百姓們縱情歡。

大明的兒郎們,這些飽受了將近三十年苦難,生受妻離子別,陰陽兩隔的帝國臣民們這一刻縱情宣洩著心中的情緒。

他們等這一天,實在是太久了,久到他們甚至以為永遠也無法實現了。以至於當真正的勝利到來時,他們甚至感覺自己彷彿在夢中。

唯有真切的現實讓歡喜刻入骨髓。

「正義,也許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中華兒們,也許有在少數的時間裡短暫沉淪,但……中華民族的興盛,是必然的結局。」朱慈提筆在判決書里增加了一句。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