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章:帝國的方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帝國的方向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戰爭結束了……」通往海州的專列上,朱慈烺喃喃地說著。

他的身邊,陪伴的不是大臣們,而是另一個女子。顯然,這就是李香君了。

不過兩人並非是獨處,與李香君在一起的,照例還有吳巧兒。見到了朱慈烺,這位傳奇色彩的皇帝陛下,吳巧兒沒了往日的聰慧,眼睛眨巴眨巴著,盯著朱慈烺,一副狂熱粉絲的模樣。這個時候,任由李香君使出什麼眼色,吳巧兒都瞧不出一點別的信息。

不僅如此,伴隨著吳巧兒進來的,甚至還有幾位女學生。

朱慈烺對於京師大學堂的高材生的到來很歡迎,巨大的專列之上,果品高點一一陳列,眾人興緻很高,朱慈烺也是很感嘆。

「陛下也終於能睡幾天好覺了吧。學生看陛下的氣色,可是是在不太好。」吳巧兒閃著大眼睛,嘰嘰喳喳地說著。

朱慈烺笑著道:「若能勞累一些便可以讓社稷安穩幾分,朕可不介意少睡一刻鐘。就是啊,朕這些天在外,雖然能處理一些急務。可回了京,還是要無數事務纏身的。那時候,堆積起來的東西可更加多了。」

「陛下,眼下遼東收復,戰事結束。西南張獻忠亦是收兵,漠南蒙古已然平定,這天下承平之日便要來了。聖上也可寬心一些嘛。」小姑娘們看著朱慈烺年輕俊秀的面容露出幾分疲憊之色,也顧不得朱慈烺九五之尊,竟是有些心疼地勸慰了起來。

朱慈烺笑著頷首,也沒什麼架子威嚴端出來,讓人處著很是輕鬆。

這時,李香君卻是忽而道:「往前,咱大明的第一要務是理清財稅,後來是收復遼東。眼下天下既安,聖上……去欲如何呢?」

「不如……幾位同學們,就一起猜一猜。我大明往後的第一要務,理政的方向是什麼?」朱慈烺起了興緻,看向幾人道。

吳巧兒搶答一般地說:「收復了遼東,那便得安穩遼東。陛下之前頒布還遼令,可不知多少土地眼下亟需等關內的百姓過來接收。接收了得開坑,開墾了得要耕牛種子,種種因果,都得地方重建縣鄉省府,讓朝廷能夠管理遼東。可是如此?」

李香君跟著頷首,其餘人也是連連點頭。

他們這些女學生能夠跟著御駕親征的隊伍來到遼東,別的不說,膽氣是十足的。故而,相比不少每日跟著軍隊寫邊塞詩的士子,這些女兒家們反而視野開闊,許多都深入到了一線,自然很清楚一些實務。

比如還遼令就是一條不引人注目,卻格外關鍵的主線。

當然,吳巧兒注意這一點,主要也是因為她可是親眼見李香君一擲千金,買了不知道多少的土地呢。

原本吳巧兒還替李香君擔心,買了這麼多田地雖然十分便宜,是個賺翻了的投資項目。但土地可不是用來炒作的,那是生產資料。在上面種了糧食才是正途,不會背一個奸商投機客的帽子。

只不過,買地容易,要種地那就難了。總不能兩個弱女子去種幾十萬畝的土地罷?

當然,李香君也不會真的都屯著這麼多,八成還會陸陸續續都賣掉一些,只餘下自己有餘力可以經營的。

但具體經營起來那就是千頭萬緒,繁雜得多了。買耕牛種子還是其次,招收佃戶,運營莊園,那都是要花大力氣的事情。

而這些,又要建立在一個背景之上。那就是,地方治安良好,有帝國秩序維持。

眼下大軍在遼東征伐,原本秩序崩潰,地方已經有些叢林法則的跡象。若是不及時設官治理,這遼東就是收復了也沒有意義。他們更無法安心生產。

朱慈烺微微頷首,頗為有些讚許:「這是一處,也有些貼近主幹了。但要說是往後大明的第一要務,或者說一切要務的核心脈絡,那還算不得。」

「哦?」姑娘們有些驚訝了。

他們其實也有些自視甚高,如果是個什麼普通士子反駁,他們少不得要丟一個衛生球以後,伶牙俐齒地反駁下去。

但朱慈烺再是不擺架子,亦是自帶皇帝的氣質,姑娘們議論了一些,便推舉出了另一個鍾靈毓秀,目光嫵媚的女子。

只聽這名作徐茵茵的姑娘盯著朱慈烺的眼珠子,霞飛雙頰以後,輕聲道:「可是……交結諸國?萬邦來華?」

萬邦來華。

這可是歷來盛世的標配。

漢唐之時,明初洪武永樂年間一樣有過。

帝國國力強大,百姓安居樂業,似乎還不足以見證一個帝國的盛事氣象。而這時候,萬邦來華招牌,便是一個金字招牌,金光閃閃地將盛世的含金量提高一倍。

就如同一個富家翁,自己知道自己孔武有力,腰纏萬貫還不夠。若是不能回鄉得鄉里誇耀稱讚,一副羨慕嫉妒恨收下來,自己便心中覺得這痒痒肉撓不夠,舒服的滋味還太少。

對於大明而言,萬邦來華便是這麼一個撓到痒痒肉的舉動。

聯想到朱慈烺之前排前使節前往西方,徐茵茵這麼想,顯然是下了功課的。

朱慈烺也有些驚訝地看著徐茵茵,沉吟稍許,道:「交結諸國,是手段,不是目的。萬邦來華,是未來必定會實現的普通景象,也不是什麼政治目的。況且,過往那些什麼諸國朝貢的東西,太虧本了。虧本的政治買賣只能滿足一人私慾,不划算,朕也不是那樣的人。不過,這位茵茵同學能想到這一層,實在是太不容易了。外交的事情,也是未來的重點。對外的交往,不僅是朝貢,還有更大的世界。當然,雖然一樣很重要,但依舊不是核心的脈絡。」

「諸位同學,還有人要來猜猜嗎?」朱慈烺笑著躺在椅子上,目光一個個掃過去。女t同學們嘟著嘴,紛紛有些不心甘。

連續兩次失敗,大家卻是都不想再猜錯了讓皇帝陛下瞧不起了。

「不是同學的,可以說么?」李香君噙著笑。

朱慈烺笑道:「李老師請說。」

「讓小女子看來,總不外乎,安居樂業。當然,換個詞或許更合適一點:帝國的方向,是大海與遠方。」李香君直視著朱慈烺,借著最靠近朱慈烺的優勢,站起身,因為車廂不高,反而更加靠近了朱慈烺,道:「陛下……又想貪玩出宮了吧?讓奴家想想,這一回,是東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