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章:幸福的煩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幸福的煩惱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朱慈烺眯著眼睛看著李香君轉過身,坐到了靠窗的位置上,微微有些心虛。畢竟,朱慈烺的確是不想再回死守著那兒呢。

看著一雙雙眼睛都看著自己,朱慈烺抿著唇,道:「啊,真是想不到讓李老師說中了。安居樂業四個字說的好呀。李自成為何謀逆,不外乎活不下去了。百姓們為何跟隨,也不外乎活下去了。倭寇緣何謀反,就連建奴之所以能有人跟隨,也一樣是因為……有利可圖。若是安安分分做事也能活下去,朕相信不會有那麼多人犯上作亂,拼著性命去尋一口飯,掙一個前途。」

朱慈烺說得樸實,徐茵茵擰著眉頭,卻是有些不服輸。

一旁,吳巧兒聞言,卻是久久長嘆。

她自從入校以後便明白身邊的同學大多都是富家子,少有幾個家境貧寒之輩。這些人自小錦衣玉食,縱然這些年動蕩,他們也只是埋怨世道壞了,出門要多帶幾個隨從護衛。但很少有人會去想,這天底下有多少人已經活不下去,這才要讓他們拼著性命去做賊。

相比之下,吳巧兒反而算是見多識廣,能夠明白地方情況的了。

階級分化,階級隔閡,這並非是後世才有的現象。

世家子不明白貧寒百姓的心情,不能夠正常與他們溝通,這實在是太正常不過了。當然,這些女同學能夠下基層在遼東各處去看,已然是世家子中佼佼者,不能苛求更多了。

李香君的回答雖然看似隨意,亦是顯得俄有些寬泛。

但於朱慈烺而言,卻是一語中的,大道至簡罷了。

所謂安居樂業,總結起來就是兩個字:就業。

在這方面上,恢復遼東,開發遼東,這當然可以解決數十百萬人的就業問題。不管是開墾田地,亦或者因為耕牛種子而產生的商業需求可以讓多少人賺到錢。就說光是遼東這麼大的地方,重新恢復建制,從遼東省到各個州府縣鄉,再到主官、佐貳官、警署、六房、地方守備軍。光是出現的財政編製就可以解決上萬人的就業問題,更是可以間接解決數十萬人的活路。

當然,也不是說隨便放一個人就行。人事問題,向來複雜必須謹慎。就業僅僅只是一面罷了。

故而,朱慈烺這才說恢復遼東只是一方面,並非是核心脈絡。

至於萬邦來華,也同樣如此。

交結各國,建立外交事務線,這是為了海外貿易做準備。老實說,朱慈烺雖然腦海里還有一些後世的記憶。知道東南亞此刻已經有歐洲列強開始殖民擴展。但他們到底是如何殖民的,東南亞的地方土著又是個什麼情況,朱慈烺依舊是兩眼一抹黑。

要知道,朱慈烺現在可不是什麼後世的普通人,這是一國之主。

但眼下,大明對東南亞的掌握依舊還是稀少。而這,顯然就需要朱慈烺朝著後世那種水平建立一個新的外交系統。

至於這樣的舉動反過來被人理解成搞一個萬邦來華炫耀盛世的目的,那自然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眼下大明久經戰亂,人口凋零,故而人稠地少的情況得以緩解。百姓稍多一些活路。但是,將這一方眼界困頓於國內實屬下策。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天下之大,實在有太多的地方可以讓百姓安居樂業了。所謂天朝上邦,無所不有,不需睜眼向外看的自大之言,朕可是從不這麼認為的。」朱慈烺鄭重地看著徐茵茵,眼角一瞥,發現楊文岳與倪元璐等人來了。

見此,朱慈烺收住聲,喊來內侍將準備好的禮品送給了幾人,一番告別,倪元璐與楊文岳聯袂坐下。

一干京師大學堂的女學生們驚喜地帶著皇帝的禮物離開了。

朱慈烺則是有些不安的看著兩位大臣的到來。

好在,讓朱慈烺稍稍安心的是,兩人顯然不是糾結朱慈烺是不是要繼續出宮的。

兩人,是帶來了一份遼東之戰的戰果匯總。

見此,朱慈烺頓時歡喜了起來:「哈哈,有這一份清單,兩位愛卿回了京,可就好受多了。至少,戶部傅愛卿那邊就不會白眼有加了。」

往常看到樞密院,傅淑訓就感覺頭大。因為這意味著又是大筆的戰爭經費支出。

但每次戰後,這種關係就會調過頭。

也許是傳承了朱慈烺一開始就算賬精明的作風,大明皇家軍隊不管是陸軍還是水師都喜歡算賬。全軍上下格外重視斬獲紀律,一律充公,絕不私藏。

畢竟,這可是軍隊少數可以在戶部衙門面前硬起腰桿的時候。

也正是這種會經營思路的思慮,這才讓軍隊一直保持了較高軍費標準,有錢,就有了跨時代發展的底氣。畢竟,一支火器化的近代軍隊軍費開支可是數倍於傳統軍隊。

「這麼多礙…」朱慈烺雖然心中有所預料,但看了這一戰後的斬獲,還是忍不住倒吸一口涼:「一共價值……一千九百萬兩?」

「建奴貴胄偽朝之產,一共都折算了進來。單單隻算現銀,其實只有七百餘萬兩。但折算上其餘的私財,包括金錠、珠寶、字畫、地產、牛馬、人蔘鹿茸等財貨,價值一千九百萬兩。當然,餘下一千餘萬兩這些具體還要看拍賣的情況。這麼多的東西,要一次性投入市場,拍賣起來價值還會有所波動。」楊文岳解釋著道。

「但這已經足夠讓朕驚喜了1朱慈烺重重地鬆了一口氣:「這一回,見了李愛卿,朕倒是可以換一個法子頭痛了。」

「陛下身體不適?」倪元璐有些緊張。

朱慈烺促狹地笑道:「倪愛卿多慮了。朕呀,是打算對李愛卿說……多了一千多萬的經費預算。朕,要頭痛怎麼才能把這筆錢花光嘍1

作為一個現代人,朱慈烺的財政理念當然不一樣。這年頭對於官員而言,當然是想著存錢越多越好。

但朱慈烺明白,儲蓄習慣說到底是為了抗風險。但實際上,錢不用出去,就無法讓經濟活躍,對於國家政府而言是虧本行為。

倪元璐等人跟隨朱慈烺良久,耳濡目染,對於這一點當然清楚。此刻聽明白這個梗,都是不由歡暢笑了起來。

是啊,有錢不知道怎麼花,這實在是個幸福的煩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