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章:太上皇的紅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太上皇的紅包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對比大明過往的政治體制,朱慈的改動不少。?火然文 w?w?w?.?ranwen`net

首先,內閣是被朱慈擴張了,加了一個首席大臣,並且承認首席大臣為其餘內閣大臣的長官。而其餘內閣大臣呢,又一個個有了管部的職司,比如國防大臣高名衡管部兵部,同時對工部之中軍械部分,京師軍械工坊,太僕寺的馬政有管轄權。

有了明確的上下級關係,內閣實際上成了國務院,長官首席大臣李邦華也就成了首相。原本隱隱可以與內閣分庭抗禮的六部正式成了內閣的下級部門。

這樣的改變結束了六部與內閣關係微妙的史,使得內閣擁有了完整的權柄。

這樣的改動看似不顯山不露水,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但知內情者才明白,這樣的改革有多難得,有多需要魄力。

一是需要皇帝陛下讓出權力的慷慨與胸懷,二則是有這樣的魄力與執行能力。

毫無疑問,這些朱慈都有。

同樣,這樣的改革過後,其餘不提,至少朝廷里的內耗是可以大大降低了。

回到原點,這個時候,票擬不僅成了內閣大臣們作為大學士的意見,也作為實際上該部該長官的意志,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自由的貫徹政令,解決職權範圍內的政務。

要不然,依著往常那種帝國政務事無巨細陛下皇帝陛下過目的情況,就是累死朱慈也處理不完。

內閣這邊說完,還有一個司禮監的披紅。

按說,如此一來,披紅就顯得十分關鍵,司禮監的權柄應該更重。

但是……

眼下的司禮監朱慈司恩,朱慈卻是再也沒有進過一個人了。

如果司恩是個權奸的胚子,那說不定真的可以做第二個王振,魏忠賢。但顯然,朱慈就是明白司恩不是個權奸的性子。

而且司恩年紀大了,一個人不可能應付龐大的政務。

最關鍵的,當然還是司恩明白朱慈這麼做的用意。

留下司禮監,是朱慈並不放心文官集團。但只讓司恩一個人上,也說明朱慈一樣不放心太監干政。

這個時候,中書舍人司出現了。

中書舍人是朱慈出宮不久就有的存在,一開始就為朱慈處理政務,將繁雜的事務過濾一遍,減輕繁雜無謂的工作量。到了中樞,朱慈也沒漏掉。

中書舍人們按照後世的形容就是助理、秘書的幹活。他們每日將奏章上的內容提煉簡化,可以讓朱慈最高效的處理奏章。

甚至,他們還能夠根據之前朱慈確定過的處理範式,備上一個個章子。

顯然,這是批紅之權的簡化版本。

而作用,也是讓朱慈在面對一個個奏章的時候不再需要做填空題,而是可以做選擇題。工作量再為簡化。

此刻,擺在朱慈面前的一個個奏章顯然就是這種已經經過內閣票擬,亦是經過中書舍人們再為處纜了。

他們堆在朱慈的面前,竟是比朱慈的一個腦袋還要高過去。

見此,朱慈雖然有所預料,但還是忍不住重重地吐出一口氣。

他不由想起了當初後世評價朱元璋工作量時的評語……

「真不是人乾的活……」朱慈心裡默默念了一下,心情大概也和馬雲說自己最後悔的就是創辦阿里一樣,吐槽過後便開始進入了工作狀態。

果不其然,擺在朱慈陝被細心地分成了幾堆,上面被貼上了不同種類的標籤。這象徵著不同的重要級別。

到場的大臣們都是有重要議題要當面討論的。奏章裡面,難免有無法解釋清晰的話語。

朱慈保留了極大的耐心,議事也是從中午一直進行到了深夜。

這樣的日子一連度過了三天,一個個議題之下,朱慈幾乎將久違的中樞官員們各個見面了一遍。

一直到了第四天,朱慈才然間發現……

「已經到了十二月底了嗎?皇后,還有幾天……就是新年了吧?」朱慈恍然發覺。

皇后溫柔地應了下來:「明天,就是除夕了。」

朱慈緩緩頷首:「那我加把勁,讓大家過個好年。」

皇后心疼地握著朱慈的手,欲言又止。

堆積如山的政務終究還是迅速處理掉了。如果是崇禎皇帝時代,也許朱慈要花費雙倍的時間。

但得力於當下朝廷遠超過去的財力與執行能力,一個議題提了出來,至少不需要朱慈怎麼擔心他要將時間浪費在扯皮與推諉之上。

在陛下攜帶著大勝之威的背景之下,少有膽量敢於冒犯這樣的忌諱。

新年過去了,熱熱鬧鬧的新春開始。

除舊迎新的日子裡,朱慈頗為驚喜地收到了太上皇朱由檢的紅包。

「過去一年兒可做得真好,比為父我要強多了。這幾年吶,為父我也能好好安心過個新年了。你母后每天嘮叨著,都誇你給我們長臉。來,這個紅包收下,大吉大利1說著,朱由檢就給朱慈遞過去了一個大大的紅包。

抖動之中,甚至還有一些聲響顫動。顯然,裡面都是打造精緻的金葉子。這是這年代富貴人家常用的禮物。

朱慈笑著收下,氣氛一派祥和。

對於旁人而言頗為繁忙的新春,朱慈反而難得感受到了幾分寧靜。朱慈當然是沒有要拜年的,新春之中,也罕見是真正可以放鬆的日子,朝廷里沒有什麼政務,朱慈便與崇禎皇帝在中南海里隨意地散步著。

「真好啊,韃子平定了,連蒙古人都不再肆虐了。國內沒人造反,寰宇清平。每天想著這些,都感覺在夢裡一般。這一戰過後,也終於……沒人再偷偷摸摸給為父在宮裡遞話了。」崇禎皇帝說著,目光里一片平靜。

朱慈聽出了朱由檢的意思,顯然,朱慈御駕親征,也依舊有人盼著不好,打算給崇禎皇帝燒個冷灶。朱慈動情地道:「若無父皇當年鼎力支持,兒臣也做不到今日的事業。」

他安慰著崇禎皇帝,心道反正也沒人知道後來大明會亡在你手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