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章:海外開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章:海外開發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朱慈還是低估了崇禎皇帝敏感的內心,別人不知道大明會不會亡,崇禎皇帝自己還不清楚大明糜爛到什麼地步了么?

朱由檢輕輕笑著,他當初可沒少給朱慈使絆子。? ?火然文??ww?w?.r?a?n?w?e?n`net當然,他今日也不是來說那些陳芝麻爛穀子事情的。朱由檢沒有繼續說虛的,直接道:「為父打算出宮逛逛。」

「父皇……」朱慈還未繼續說就被朱由檢打斷了話頭。

「聽為父把話說完。」朱由檢沉吟了稍許,道:「為父聽聞極東之地有一新大陸,打算組織一場遠航前往探險,呆在宮裡不便的地方太多了。」

顯然,朱由檢說的就是北美大陸了。

至於太上皇出宮,朱慈也完全放心。事實上,這是很有舊例的。朱慈之前的宗藩改革,大頭就是說服皇室們開枝散葉,不要再拘束於內陸。同時,朱慈又用一連串不要錢的優惠政策,讓這些人可以走出封地,融入社會,而不是依靠著政治特權當寄生蟲。

比如楚王朱斐然,眼下就跟著恆信商行做起了生意,已然是湖廣米業。後來朱慈率軍平叛李自成的時候,在大同的代王亦是頗為配合。

當時在河南的周王朱恭枵就親自遊說代王,放棄田產,保留王爵,投資海外貿易與殖民。

畢竟,遠征公司這個帶有濃郁軍方與皇室背景的公司此刻已經開發了朝鮮、日本航線,賺的盆盈缽滿,結果頗為喜人。

如此一來,帝國得以收回宗室們的特權與田產。老實說,明末的宗室吃相是非常之難看的。眼見宗室被遷走,不僅是百姓,就是地方士紳官員都拍手稱快。如周王朱恭枵這樣的賢王實在是屈指可數。

總之,朱慈的宗藩改革推行以後,皇室的顏面與聲望是大為改善。同樣,宗室們也獲得了一條新的發展路子:朝著海外開發。

要知道,比起在國內當一個有名無實的王爺,到國外去開發那可真是貨真價實的真王爺了。

比如遠征公司就有權自行組織軍隊,任命地方管理人員,甚至對不服王化的土邦開戰。權力實在誘人。收益更是遠高於在國內守著田產度日。

這般想了想,朱慈就很是大方地道:「兒臣聽聞弗朗機就是從那處大陸而來,父皇可以從此著手,兒臣再安排龍江船廠給父皇協助優先打造船隻。另外,恆信商行可以為此贊助白銀五十萬兩。待父皇若是往後設立殖民公司,恆信也會投資入股。」朱慈揮手之間五十萬兩贊助給出,聽得朱由檢一陣眼皮跳。其餘優惠政策便利,一樣也是手筆大的驚人。

太上皇當然是不缺錢的,國庫每年撥付的錢糧就是不少。

但維持日常開支和海外探險可是兩種情況。眼下朱慈一出手就是五十萬兩,那自然是格外足夠的。

朱慈這樣的手筆,卻是讓朱由檢心中感慨不已。

「孩子長大了。」朱由檢喃喃著,頗為感慨:「這筆錢足夠了。之前我聽聞日本人幾番尋求中日通商不得,眼下我組織船隊遠航,也會先養幾艘船往來瀛洲,培養足夠的人手,賺取為往後經費。至於殖民公司,為父卻是還未知曉如何個境況,琢磨著模樣出來再開張罷。」

「父皇英明。」朱慈拍了個馬匹。

朱由檢拍拍手,與朱慈說起了其他的閑話。

說到海外開拓之上,朱慈尤其話嘮,兩人談得興起,話題也一下子有些守不祝忽然間,朱慈脫口而出道:「等兒臣也去了瀛洲,倒是不知道會是個如何光景呢?」

朱由檢本是興頭之上,一時間還沒聽出什麼,待感覺哪裡不對,一回味之下,不由道:「兒……你打算去日本國?」

大明也是有一個「營州」的。朱由檢還希望自己沒有聽錯。

朱慈露了餡,卻是不得不老實道:「兒臣……是打算去一趟海外。這海外戰略,不親手操盤,在後頭干看著,實在不過癮。」

「過癮過癮,你可是皇帝呀!這幾日宮中政務堆積如山是如何情況,那才過去了幾天,你這就忘了?」朱由檢太明白皇帝有多累了,跑出去御駕親征已經堆積了那麼多政務。要是跑出去日本,那國內還不得鬧翻天?

在朱由檢看來,這實在是典型的因小失大。

朱慈輕聲解釋道:「海外戰略委實重要。」

「那也得先將國內擺平1朱由檢沉聲道。

「是。兒臣受教……不過兒臣,也的確想要解決這一個千年死結了。」朱慈輕聲著道。

這下子,反倒是讓朱由檢目光一沉,聽出不對味了。

顯然,朱慈要從根子里解決這個問題。

但是……這些問題得如何解決?

放權是好事,但被人篡權了,那就是禍事了。

「兒……不要衝動,我明白你天資卓絕。可有些事情,急不得。況且,若因一點私好,害萬家塗炭,取捨如何,我相信肯定明白的。」朱由檢言真意切。

「一路哭,不如一家哭的道理,孩兒明白。」朱慈安撫著激動的朱由檢,眼見朱由檢態度漸漸平靜了下來,這才又道:「孩兒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孩兒也正是因為明白,這才想要做出一些改變,不獨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我中華萬世基業。旁的不提,孩兒想問,父皇以為,兒臣的權力,來源於哪裡?皇帝的權力來源於哪裡?如何……才能讓權位穩固?」

「權力的來源?」朱由檢敏銳地感覺到了這是一個格外宏大的命題,他看著朱慈,沉吟良久,道:「自古以來,君權神授……」

剛開腔完了,朱由檢便不由收住了口。如果是尋常人來回答朱慈這個問題,一個君權神授也就能弄去了。但朱由檢是什麼人?

他朱由檢就當過皇帝,崇禎皇帝的登基可不是順順利利的。當時還只是信王的朱由檢太明白皇帝之位藏著多少兇險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