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九章:新東林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章:新東林黨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能被皇帝請吃飯,這顯然是一個殊榮。

「那臣可就不客氣了。」李邦華笑道。

「每天一個人吃飯,也怪沒意思,李愛卿能來陪,朕還開心呢,何必客氣。」朱慈烺笑道:「往常吶,朕參加工……看書,聽說有一些東家,最愛下班的時候喊人一起出去玩,以為可以聯絡感情,殊不知人家長工也想陪陪家人,哪裡想陪東家賠笑?所以吶,朕有時候一直要耽誤你們時間到晚上,也挺過意不去。」

「聖上仁心,是百姓福分。」這一句話,李邦華聽著卻是感慨無比。

畢竟,沒有哪個老闆是不希望手底下天天加班的。但朱慈烺能如此為屬下著想,自然當得起仁心二字。

兩人到了偏廳,御廚很快也準備好了晚宴。

菜罕見的少,四菜一湯,朱慈烺採用了後世的國宴標準。當然,水平也是國宴級別的。

沒有什麼繁文縟節,朱慈烺與李邦華也算相識很久了,這些年連戰連捷,帝國從即將崩潰的末路走向中興,兩人都積累了相當深厚的合作友誼。

古人講究寢不言,食不語,說這是故君子之風。

但在這種分餐制的情況下,顯然也不用擔心說話口水亂飛打擾胃口,繼續沉默反而徒增尷尬。

況且,李邦華顯然就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一陣沉默過後,李邦華道:「陛下今日『明定國是』與『財政預算制度』實在是高明非凡,微臣今日幾多思量,總有幾分後知後覺的驚嘆。」

「李愛卿多想了。」朱慈烺拿起一塊虎皮肉。這是董小宛所創,朱慈烺去了一趟江南,倒是口味也刁了。宮中御廚自然迅速跟進,滋味亦是不輸原主。

朱慈烺一邊品味美食,一邊道:「這些也是朕這幾年靈光乍現的東西,要讓朕現在再想一個,朕也是想不出來的。隨緣吧。倒是這明定國是與財政預算制度,李愛卿如何看呀。」

李邦華坐直身子,朱慈烺問得隨意,李邦華可不敢回答得也隨意,他思慮一下,才道:「微臣想,這具是上策。通過每半年、每年一度國務會議,明定國是,指定財政預算制度,這都可以大大改進而今國務亂象。只是,人力有窮時。縱然思慮再深,臣亦是擔心,臨時若有突發急務,卻是當如何是好?比如戰亂、天災甚至疫情……」

朱慈烺緩緩頷首,戰亂、天災以及疫情,這些都是大明發生過的事情,不是李邦華亂說。

而且,臨時有急務,的確是一個問題。

「愛卿的新東林黨,建立得如何了。」朱慈烺笑道。

李邦華愣了愣,很快便反應了過來。

這件事,朱慈烺上次提起的時候,已經是差不多兩三年前的時候了。那時候,朱慈烺還沒有登基了。

也正是朱慈烺對黨務的理解,對黨政的良性看法,這才讓朝中的黨爭內耗沒有形成氣候。

朱慈烺這般胸懷,也是李邦華最為感動的地方。讓李邦華從一開始的欣賞轉變為投入陣營。

「新東林的事情……說來慚愧,兩年前進展頗為順利。只是到今年……」李邦華遲疑了一下,這才道:「是微臣懈怠了,以至於新東林也有些要沾染上曾經的陋習了。」

說完,李邦華一臉苦笑。

朱慈烺細細繼續聽下去,這才明白而今新東林是怎麼個模樣。

今年是大明二七九年,也就是西元1646年。如果崇禎皇帝還沒有掛的話,現在就是崇禎十八年。

兩年前,崇禎十六年的時候,朱慈烺與李邦華相識。那時,朱慈烺提出了復興東林的計劃,也認可了黨派競爭存在的必要性以及朱慈烺心目中現代化的政黨模樣。

這等於是直接認可了政黨公開的趨勢。

復興東林黨以及朱慈烺對黨派的態度讓李邦華決定跟隨於朱慈烺,並且致力於復興東林黨的計劃。

那時,正是朱慈烺與復社矛盾公開化的時候。也正是朱慈烺對東林埋下的這顆棋子,極大的影響了復社內部的凝聚力,從而讓復社的對抗不得不宣告失敗,最終大名鼎鼎的復社四公子都有三個投入了朱慈烺的麾下。

無論如何,東林黨以及復社這些跳得最歡的反對派不再興風作浪。

依靠著李邦華的個人魅力,以及皇帝陛下對於黨派公開化以及黨派競爭的認可,新東林黨迅速發展壯大,不僅吸收了相當多的江浙派官員,也在新一代的士子心中佔據了重要地位。

但伴隨著皇帝陛下的登基,以及李邦華登上首相之位,新東林黨便開始出現一些不和諧的雜音。

最主要的,就是魚龍混雜。

這不是新東林的加入難度降低了,而是趨炎附勢者太多了。

這讓李邦華心中憂慮,他不斷試圖阻止,卻發現事與願違。而且,黨內對於新成員的迅速增多紛紛欣喜,並不覺得這是什麼壞事。

但是,事實證明李邦華的感覺是對的。

「現在,京中又出現了一個新的黨派……」李邦華道:「名曰共和社,在士林之中頗受歡迎。到了這時,黨中同僚這才想起我當初的話……」

「共和共和……調五穀以合眾口,這名字取得不錯。他們的綱領是什麼?」朱慈烺道。

「綱領?」李邦華回憶了一下,才道:「一開始,黨中不少人並不喜歡他們。因為這群年輕人整日喊著打打殺殺,口號便是:星辰大海,大明未來。挺順口的,就是朝中不少人徇私剛剛結束戰爭沒多久,這群小年輕就喊著打打殺殺,是以,許多人並不喜歡。但……士林之中卻以他為盛。」

「這一點上,新東林就落後了。一個政黨,不應該是為了爭權奪利,爾虞我詐而存在。他們應當是為了自己共同的志趣,為了一個共同的理想被組織在一起,團結在一起,戰鬥在一起,用他們的智慧與汗水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而不是用來爭權奪利,用來爾虞我詐,保衛自己的個人利益。這一點上,恐怕才是共和社勝過你們東林的原因。不管是老的,還是舊的。一旦忘了初心,當初因此而走在一起的朋友就會分道揚鑣。」朱慈烺說罷,李邦華漸漸明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