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章:世家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世家子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說完這些政黨的事情朱慈烺拿起暖壺暖手,閉目靜思,不再著急開腔。

李邦華消化著巨大的信息量,也是放下了筷子。兩人的胃口不錯,草草吃了些東西,留下一些果點以後便沒有在吃飯。現在用過晚餐,太監們收光了餐具,殿內只餘下兩人。一陣舒緩的呼吸過後,李邦華道:「臣明白了。」

朱慈烺笑了,他明白李邦華聽出了自己的意思,不再繞圈子,道:「李愛卿還記得當年,士大夫一體納糧的事情嗎?猜一猜,朕當年面見各地士紳的時候,是如何說服江南豪族的。」

沒錯,朱慈烺當年在京師推行財政改革的時候阻力是非常大的。

但頗為奇怪的是,這些最大的阻力卻並不來源於江南,而是直隸地區反彈最為強烈。

雖然這首先是源於順天府率先改革,但士紳之間彼此通氣,豈會齊齊沉默?要知道,大明稅賦重鎮一直以來可都是在江南。

李邦華也很疑惑:「這也是微臣此前擔心的一點,微臣百般查探,只聽聞鄉賢盡皆讚歎陛下公允,應是此處不足,別處有補。」

朱慈烺緩緩頷首:「沒錯,朕是答應了一些讓步。當然對比帝國能得到的,朕認為,是遠遠足夠的。這就是……提名權1

提名權就是字面意思,提出某人的名字。

當然,也可以提自己的名字。

如果不說具體應用場景,大家是會一頭霧水的,但如果知道了這個應用場景,那就恍然大悟。

待到李邦華聽完朱慈烺接下來所言的事情以後,李邦華頓時明白了一切:「聖上所料深遠……臣,佩服。城上意欲國事訪問,臣鼎力完成,絕不給聖上拖後腿。」

「愛卿所為,朕都看在眼裡1朱慈烺輕聲地說著,親自送李邦華出了殿。

……

翌日一早,京師第一高樓,恆信酒店的九樓天字一號套房裡,一群侍女們伺候著一個男子更衣。

如果是後世的人看來,這可當真是奢侈無比。

但這樣的舉動對於宋繼澄而言,卻是再尋常不過。也許大明時代對比後世生活質量有許多地方的不如。

但單純從人力方面來說,大明這個時代卻可以讓人伺候的舒舒服服。畢竟,就是在後世,就是頂尖富豪,也未必能享受到這個時代奴僕們伺候人的本事。

當然,這一位宋繼澄也不是什麼尋常人物。他是來自山東膠東的名門望族掌門人。

宋氏家族系膠東名門望族。原籍是長清人,永樂年間遷徙道萊陽,曾祖父宋肖,歲貢生,臨洮通判。宋兆祥,萬曆乙酉舉人,汝寧同知。兆祥有三子,長子繼登,甲辰進士,官至南京鴻臚寺卿。次繼發,崇禎年戊辰進士,長洲知縣。宋繼登長子宋琮,天啟辛酉年舉人。崇禎戊辰進士,初授祥符縣知縣,后歸鄉里,文名極重。次子宋珵,崇禎元年恩蔭貢生。宋玫,字文玉,號九青。歷官虞城知縣、繁杞縣知縣、吏科給事中、刑科都給事中、太常少卿、大理卿、工部右侍郎等職。崇禎十五年因事免職歸里。第二年癸未邑難中,因在抗擊清兵而死。贈兵部尚書。

至於宋繼澄,則是系宋兆祥三子,天啟七年舉人,善古文詞,文名滿海內。而且是曾任兵部尚書黃嘉善之孫婿。

往常說起大明,判斷一個家族是否是豪族,一個非常關鍵的標準就是這一代家族裡有沒有進士。

宋氏近年累有進士,顯然是標準的望族。

當然,對於一個大家族而言,守業之人是舉人也是足夠了。別覺得舉人沒有考上進士就如何了。這自古以來就只有窮秀才,可從來沒有窮舉人的說法。

一個人考上了舉人就有了做官的資格,比如《天工開物》的作者宋應星年輕的時候是神童,很快就考了舉人,後來折騰了三朝皇帝,沒考上進士,絕望了,去當了縣令,如果沒有朱慈烺的賞識,後來便只能在知州的位置上退休回老家。

後世人如果不了解古代的情況,粗看大多覺得不過如此,但替代一下,便可以一目了然。

比如宋應星是神童,年紀輕輕就考上了秀才,難度相當於考進重點大學的本科,後來在28歲的時候考上全省第六的舉人

當然,宋應星還不滿足於此,他要繼續考進士。

如果考上了進士,未來就有機會衝刺七長老,再不濟,那也是中組部里挂號的後備幹部。

沒考上,那也沒關係。

舉人可以通過吏部銓選下基層,依舊當官。當然,一般也就是個縣丞,如宋應星這樣當上正職的很少。就是宋應星自己,後來也是縣令不當,回家當了個沒品級的教諭後來幾經沉浮,就從知州退休。

不過嘛,一個舉人再是落魄,也是可以從正廳級級別上下來。當然就不會有什麼酸舉人了。

於宋繼澄而言,也是如此。

只不過,宋繼澄沒有選擇做官,而是選擇留守本地。但饒是如此,一個舉人老爺已然是妥妥的趙家人層次。

而宋氏一門清貴,更是給了宋繼澄巨大的能量。

比如,宋繼澄與其子宋璉皆為「復社」中堅人物,在萊陽組織了海濱復社。後來復社與朱慈烺的選擇之中,宋繼澄聽聞東林大佬李邦華已經站在了朱慈烺的一邊,於是父子而言便選擇了新東林。

後來政黨公開化,兩人自然也是堂而皇之地以新東林萊陽地區代表人自居。

當然,能夠讓兩人這一回入京的關鍵之處還不是這裡。更關鍵的,還是接下來會參與的一系列政治活動。

就當宋繼澄收拾著衣裳的時候,忽而一旁窗子打開,一個清秀儒雅的男子推開陽台的玻璃窗,嘖嘖稱奇:「沒想到,這才兩年不見,京師的變化,京師比起之前數十年來還要巨大。父親大人,十年前的京師如何,比現在如何?」

顯然,這個男子就是宋繼澄之子宋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