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二章:國務諮詢委員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二章:國務諮詢委員會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君子之澤,五世而斬。公家伴隨著二十年前公鼐去世,再無幾個名震天下的人物,但論及清貴世家,依舊有公家一號。而今這一回來的,也是公鼐三子公甸。

不僅如此,除了公甸,宋繼澄還見到了全國有名的中國第一世家:曲阜孔氏當家人,現任衍聖公孔胤植。

衍聖公的輝煌,自不用提。不過,不管是宋繼澄還是公甸亦或者山東廳里的諸位世家掌門人並不如何對孔氏的當家人買賬。除了冷淡地招呼了一下行禮以外,竟是都悄然間不著痕地離著孔胤植幾步遠,彷彿見了瘟神一樣。

這時,廳里又被王行止引來幾人。這幾人進來,倒是讓廳內氣氛頗為有些奇怪。因為,這個組合顯然有些彆扭。

領頭的,是一個身材精瘦,身上淡淡帶著海腥味的男子。他的身邊,還有一個身材痴肥,未語先含笑的男子,以及一個穿著一身略大一些的朱子深衣,但虎口粗糙的男子。

屋內氣氛有些稍稍的奇怪,不過都還是認出了幾人。

「這位是遠征公司山東籍的股東,趙之餘,登州人士,曾經往來東瀛十數年。這位是臨清洪氏商行的當家人。這位是濟寧柏氏成衣工坊的東家。」王行止一一介紹起來。

宋繼澄看著這一幕,心道傳言果然是真的。傳言,這一回的國務會議不僅有各大世家的代表人,還有士農工商各行各業的代表。眼下看,果不然。

不過,對於這一點,宋繼澄還是頗為有心理準備的。比如,他就明白自己為何能夠登上這一回進京的船票。

這一回,可是陛下親自派遣車馬船隻將各方參會人士請到京師呢。

這是皇帝陛下投桃報李的舉動。緣由,便是之前順天府推行士紳一體納糧時,朱慈烺傳出的信號:誰交皇糧國稅最多,就能獲得於皇帝陛下通信議政的資格。

這一信號傳出,頓時引起深海之中一身悶雷。震動無數人,卻在海平面上波瀾不驚。

一直到眼下,這才傳導出海面上的驚濤駭浪。

朱慈烺表達的意思很清楚。

繳稅,才可以獲得參政議政的權利。

而眼下,國務會議的參會資格顯然就是這一回朱慈烺對當初承諾的兌現。

當今大明時移勢易。曾經的大明,田賦徭役是最主要的財政來援。但現在顯然不了,工商關稅開始在朝廷的稅收之中佔據越來越重的比例。眼前三人,一個大商人,一個大海主,一個大工坊主,都是朝堂稅收的新支柱。皇帝陛下既然給了世家議政的資格,又如何會遺忘籠絡這些新興勢力?

要知道,這些人平素最缺少的是安全感,此刻陛下一拉攏,如何不是感恩戴德,立馬就是陛下最堅定的基本盤。

更何況,皇帝陛下也許就是天底下最大的那個大商人、大工坊主以及名副其實的……大海主!

原本都是世家望族聚集的山東廳里來了三位氣質迥異的新人以後,屋內氣氛微微有些詭異。不過,他們很快就顧不上這些了。很快,山東廳里又源源不斷地進來了數十人。

這些顯然也不是什麼世家豪族的代表。其中,有名門天下的士子,有氣質憨厚身材壯實的工人,更有看起來多了幾分書卷氣,不苟言笑,穿著匠作大院配發禮服的大匠。當然,除了這些宋繼澄不熟悉的人,也還有幾個熟悉的人進了國務大會堂。只不過,宋繼澄倒是看得清楚,那幾人並不與他們這些世家子一樣,是按照地域分送進來的。他們一起進入國務會議廳,隨後還是按照各省籍貫進來了。

來的幾人里,宋繼澄認識的不多,只有三人。

一個是濟陽籍的山東大儒張爾岐,還有兩人一道一佛,顯然都是宗教界的人物。

張爾岐宋繼澄是打過交道的,一個大和尚和一個大道士宋繼澄倒是只有過照面,並無深交。那大和尚是蕅益智旭,道士則是八大山人朱耷。

朱耷與蕅益智旭都去了其他廳,只有張爾岐看著門牌,進了山東廳。

又過不久,來了幾個宋繼澄面生的人以後,之前送宋繼澄入內的那個太監王行止走了進來。

王行止這一回倒不是一個人來了,身前還有一個長著胡茬,行動幹練的男子。

這位男子看起來就是負責山東廳的官員,此刻入內,先是一禮過後,沒有拖泥帶水,道:「在下韓成武,就是此番國務會議籌備委員會山東廳負責人。諸位先生直乎我韓成武姓名便可。陛下宣布召開這一回國務會議時間不多,安排更是格外緊湊。咱們時間也是不多,廢話在下不說,想必諸位明白咱們國務會議是如何個規格,能辦下多少大事了。當然,人多嘴雜,也不能盡讓幾千人一起上書,陛下肯定忙不過來。故而,稍待,便會正式宣布大明帝國皇帝陛下國務諮詢委員會提名正式開始。諸位請查收這一份注意事項,把握好手中寶貴的提名權利1

說罷,韓成武便開始動手,與王行止一起分發注意事項手冊。

一邊發著,還得應付山東廳內眾人們的疑問。

此刻,整個國務大會堂里,各個從全國各地趕來的精英們也差不多都是這樣一個模樣。經過了皇帝陛下親自主持的培訓過後,這一場國務大會議轟轟烈烈地展開了。

宋繼澄也是排排坐,按照次序拿到了屬於自己的注意事項手冊。

這,顯然就是這一回國務會議的說明書了。

「陛下做事,可是周全吶……」一旁,宋鏈看著國務大會堂數千人忙前忙后,不由感慨了起來。沒做過事的人就永遠不會知道真正做起來的時候,會有多麻煩,多少亂子,多少個預備方案候著以防意外。

更何況是這種數千上萬人的高級別會議?

要不是皇帝陛下久經行伍,手底下也是人才輩出,恐怕這樣規格高級,內容繁雜的國務大會議也組織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