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九章:世子的野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世子的野望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生絲的原產地是在江浙。從這個角度來看,蘇州、松江、乃至於寧波杭州,都遠遠比福建要來得便利。

只不過,考慮到中日關係的微妙,朱慈烺並不打算就這麼天上掉餡餅地全面恢復與日本的通商。就是遠征公司,其實也是如大部分海商一樣,打著去南洋貿易的名頭,到了台灣,又轉道日本去做生意,實際上,依舊有點灰色背景。當然,主持遠征公司的祖大壽上層消息靈通,心裡頭明白朱慈烺已經打算恢復對日貿易,這才有膽子這麼干。

日本苦求了將近百年依舊不能得到的東西,若是簡單輕易給了,那等於是開場就丟一個王炸,除了傻缺沒人會幹。

在這樣的大背景之下,朱慈烺將目光盯上了朝鮮。

……

「世子!京師軍械工坊的要求,提出的太冒昧了1一個老者沉聲地說著,語氣挺起來格外可惜。

李昊看向老者,面色微微有些赧然。

一旁,另一個年輕一些的官員低聲道:「崔大人,世子這也是心憂國勢。」

「世子的擔心,老臣明白。但這個時候提出的太早,顯然就讓大明上官意識到了問題所在。這有些過早暴露了我們的意圖。皇帝陛下想必已然有所覺察,以大明之消息靈通,很快就能明白而今朝鮮的情況。如此一來,我們便要失去先機了。」這個老者顯然就是崔鳴吉了。

崔鳴吉是曾經的朝鮮權臣,後來因為包庇林慶業反清助明,一同被建奴發難從朝鮮的當權高官淪為建奴的階下之囚。若不是朱慈烺後來冒雨奔襲盛京,崔鳴吉與李昊一同逃出升天,恐怕也沒有機會繼續活著在這裡說話了。

雖然崔鳴吉與與鳳林大君李昊一同回到了朝鮮,但於崔鳴吉而言,之前空缺的位置已經有人做了。崔鳴吉雖然德高望重,卻只得了一個虛職。最終,崔鳴吉與李昊走得越來越近,已經成了李昊身邊軍師智囊一般的人物,亦是深得李昊的信重。

至於那個年輕一些的,顯然就是李昊的親信姚育。

有了姚育幫腔緩解了尷尬,李昊也緩緩開腔,道:「孤如何不明白,只是時不待我。聽聞哥哥也開始行動了,我不得不早作打算。天下人都說大明火銃犀利,實乃逆轉國運的神兵利器。這一回難得的機會大明皇帝陛下有……」

「世子,收聲1崔鳴吉與要與幾乎同時開腔,兩人緊急左右掃了一眼,見都無人偷窺,這才紛紛鬆了一口氣。

「皇帝陛下要來朝鮮的事情,也只是與老夫透露過一二。但世子若是說出去,恐怕這話……就不靈了。」崔鳴吉急切地道:「更何況,陛下身在京師,國務繁重,若是極重要的事情,如何會連出國務大會堂等重招?真的只是打算去遊山玩水不成?」

姚育彷彿猜到了什麼,亦是緩緩搖頭道:「世子。至於坊間傳聞什麼皇帝陛下當年於朝鮮偶遇的國色天香緋聞之事,更是做不的數的。」

大明與朝鮮說起來也還有過一段特殊關係,那就是歷代皇帝后妃之中,經常都能見到朝鮮人的面孔。要說起歷史,甚至可以追溯到太祖皇帝朱元璋的時候。

但顯然,朱慈烺不是為了美色將江山棄之不顧的人。

「那是為了什麼?莫不是……這一回哥哥也說動了他?」李昊凝眉地說著,但很快也不由地搖頭拒絕:「不對,若是如此,這一回來大明的也不會是我了。這可奇了……」

「不管皇帝陛下如何想,這終究於我們而言,是一場機緣,更是難得的機會。說不定,朝鮮的復興,就能於此發端。世子,這幾日定然要注意謹言慎行,切莫孟浪失去了機會啊1崔鳴吉殷切囑咐著,又道:「昭顯世子久在建奴手中,眼中看的是清強明弱,回了朝鮮,也是睜不開眼睛。但世子您可不能再孟浪了……」

李昊眼中微微有些不耐煩的神色,但還是道頷首:「崔師放心,孤在京師,親眼見了大明皇帝遠征奔襲破盛京的豐功偉業,如何不知道大明之強盛。孤明白的,孤明白的。」

崔鳴吉歷盡風雨,如何看不出李昊隱藏著的敷衍之色,心中一嘆。

李淏當然明白大明的強盛,但也一樣覺得,大明之所以厲害,不過是因為槍炮犀利,只要得到這一點,朝鮮也能強盛。

歷史上的李淏其實也是一個慕華派,1650年的時候,李昊執政的朝鮮就對南明政權、吳三桂和三藩、台灣鄭成功、準噶爾蒙古等反清勢力寄以厚望,準備派使臣渡海聯絡,策劃夾擊清朝。

李昊會如此做,除了報大明神宗皇帝於朝鮮的再造之恩以外,未嘗沒有彼可取而代之之心。

只可惜,而今的天下顯然沒有朝鮮貪圖天下的機會了。崔鳴吉反覆思量,卻是不知道李淏如此急切想要獲得先進武器到底是如何著想。

……

七日之後,大明二七八年,也就是後世的公元一六四六年的二月十三日,一場盛大的典禮在京師召開。

位於城南天壇之上,禮部、太常寺等各個衙門忙活了一個多月獻捷大典在此召開。

李昊受邀前往,一路上,鴻臚寺少卿丁琨一路陪同,也是不由嘖嘖稱奇。

獻捷大典,顧名思義就是一場展示戰利品的大典禮。

因為建奴首領幾人大多死的死,宣判的宣判,落到京師這裡的時候,獻俘大典是不好搞了,不過展示戰利品的機會卻是足夠。

從遼東盛京、赫圖阿拉運過來的戰利品是一車又一車,一船又一船。

天壇之中,亦是新立起了一個建築物,裡面人山人海,往來的都是前來觀看獻捷大典的人。

李昊跟隨著人潮進去,一樣都是身著便裝,亦是無人認得他們。徑直一路入內,幾人很快便在門前定住了腳步。

場內,一樣有許多人如他們一樣,怔怔地看著眼前的東西。

那裡,赫然擺放著幾乎所有人都聽聞過的東西。

「這就是建奴起兵的十三副鎧甲不成?」李昊禁不住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