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章:朝鮮內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章:朝鮮內情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展覽館裡面,赫然是擺著十三副盔甲。只不過,十三副盔甲而今盡皆被能工巧匠固定住,披掛齊全,卻是齊齊朝著一副畫卷跪著。

這幅畫是一副古畫,看成色,年頭也不小了。這是一副尋常的畫作,上面描繪著遼陽城尋常的一日。

猶如清明上河圖一樣,上面寫實地畫著瀋陽城內,行人摩肩接踵,店鋪鱗次櫛比,一派市井繁華的景象。

顯然,這是一副並沒有流傳到後世的畫卷。但現在,他展現在了這裡,被十三副鎧甲跪在地上。

望著畫卷上清晰的瀋陽城景色,李昊不由對比起了之前在盛京時看到的景象。那滿目瘡痍之色,與這畫作之上繁華的景象,彷彿地獄與人間的區別。

此刻,漸漸入內,看著一道道八旗軍旗,清國玉璽以及一處處象徵著大明勝利的戰利品。哪怕李昊此前並無別的心情,此刻已然感覺心潮澎湃,這一刻,他感受到了這樣的勝利,對於大明而言,擁有著怎樣的意義。

同樣,在盛京呆過的他更明白,這樣的勝利,又是如何的艱難。

當觀賞澆末尾的時候,一幅畫吸引了李昊的注意力。有別於傳統的中國畫,這一幅畫濃墨重彩,色彩鮮明,竟是像歐羅巴的畫作一般。上面,人物栩栩如生,正是大明軍隊全軍進攻,殺敗代善所部清軍最後主力時所作。畫作的上面,靜靜地留著一行字。

「建奴以殘暴之師,作亂東北,兵鋒之銳,百年罕見。然則我泱泱中華之國,千年傳承,堅韌不拔已刻在骨血之中。任何困難都壓不倒我們,任何殘暴不仁,都嚇不到我們。中華兒郎,是不可戰勝的1

「中華兒郎,是不可戰勝的1喃喃地回味著這這句話,,李昊久久回味,彷彿是品味一壇百年老酒一樣。

事實上,以中華的歷史,這一壇酒,可不止四千年了。

「世子,世子,原來你在這裡埃我可是找你好久了1這時候,鴻臚寺少卿丁琨見李昊在這裡發獃看畫,既是著急,又是放鬆,道:「有個好消息,大好消息啊1

「什麼消息?」李昊急忙行禮問道。

「陛下特批同意世子隨同陛下前往視察京師軍械工坊武備展了1丁琨大笑道。

「當真?」李昊驚喜難言。

「這自然是當真!而且,世子最好趕緊抓緊時間,聽聞昭顯世子也派人來了京師。若是晚了,說不定這事可就糟糕了1丁琨急切地道。

「哥哥也來了1李昊心中一驚,頓時明白了問題的嚴重性:「可是,哥哥怎麼來了?」

「出去車上再說1丁琨左右一看,當然明白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

一行人上了馬車,車內,崔鳴吉以及姚育都在裡面。丁琨上了另外一輛鴻臚寺的車輛,在前頭開路,朝著城南京師軍械工坊駛去。

馬車上,崔鳴吉以及姚育你一言我一語這才將情況說了明白。

這一回李昊的行動很快,一說要去京師,就立刻行動了起來。很快,而今的朝鮮過往李宗就發現了駐紮在仁川的林慶業所部兵馬正在擴軍的跡象。

而且,林慶業所部兵呂叢,似乎就是來自遼東鎮淘汰的兵甲。這一批兵甲看似不怎麼重要,只是一批尋常的盔甲刀兵。

但是李宗就意識到了這一回李昊去大明可能獲得的東西。

世人都說大明能夠殺敗建奴,十成有八成是仗著火銃犀利的緣故。反過來說,若是能拿到那些犀利的火銃,自己豈不是也可以立刻變得牛叉?

而這,就又要說起朝鮮的內亂了。

……

「原本,昭顯世子與鳳林大君都是一起被建奴擄掠回盛京為質的。只不過,昭顯世子被建奴看管的嚴厲,城破的時候也是帶了出去。鳳林大君卻是策劃了暴亂,策應陛下攻破盛京逃了出去,也就順利回到了朝鮮。尷尬的是,一直以來,從盛京回去的朝鮮人都說昭顯世子死在亂軍之中。而清人一直以來沒顧得上昭顯世子,是以頗為長時間裡,大家都以為昭顯世子都死了……只是,後來多爾袞身死以後,布木布泰便將昭顯世子放了回去……」說話的是樂清儒,自從察覺到李昊格外苛求先進軍械以後,他就開始迅速收集情報,果然得出了不少有用信息,娓娓道來,讓朱慈烺很快明白了要點。

「那個林慶業,站到了李昊的一邊?」朱慈烺又道。

「吾皇聖明。」樂清儒輕聲道。

朱慈烺緩緩頷首,算是明白了情況。

「昭顯世子……竟然能活著在朝鮮呆這麼久,倒是有些不凡。」朱慈烺回憶了一下,卻是有些琢磨出味道了。

歷史上,下一任朝鮮過往就是這個李昊。至於那個昭顯世子,卻是很倒霉地一回朝鮮就被朝鮮人給弄死了。

緣由,也很簡單。

原定歷史上,清軍入關以後,自覺天下已定,也不需要繼續握著人質讓朝鮮人心中增生怨恨,於是便將此前在情人手中當人質的幾個朝鮮國王之子送回朝鮮。其中,就有昭顯世子李。

昭顯世子李是清人派人護送回朝鮮的,能夠被清人直接護送回去,顯然意味著昭顯世子在清人手中被調教得差不多。而清人呢,也是一慣的蠻狠跋扈,此番去了朝鮮,竟然要國王李宗親自出城迎接。

當老子的親自去迎接兒子,這在禮法之上是無論如何都說不通的。但在清人強大的壓迫之下,李宗還是乖乖做了,毫無疑問,這是奇恥大辱。

當然,對於清人來說,這個是很簡單就能說通的。

李宗迎接的可不僅是昭顯世子,還有清人使節呢。這樣迎接,就是藩屬國迎接宗主國,國王出城迎接,當然說得通。更能彰顯清國對於朝鮮的威嚴。

對於清人的想法,李宗默默忍了。他對清人奈何不了,但自己兒子,他還不能收拾么?沒多久,昭顯世子就掛了。舉國一致,都說昭顯世子李是暴病而死。

現在,昭顯世子竟然安穩地活到現在看起來還勢力不小,這自然讓朱慈烺不由驚訝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