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六章:阿部忠秋的憂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阿部忠秋的憂慮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阿部忠秋是阿部忠吉的第二個兒子,母親是大須賀康高之女。他的哥哥沒長大夭折,於是阿部忠秋繼承家督。當時還不是這個名字,是叫阿部正秋,寬永3年拜領德川秀忠名諱一字,改名忠秋。

寬永元年,阿部忠秋繼承父親遺留下來的領地6000石。一番奮鬥,七年後,寬永10年阿部忠秋成為六人眾。同年5月5日、就任老中。寬永16年1月5日、從壬生城轉封忍藩主。

也就是說,這一位,赫然就是在日本江戶幕府的重臣。

但眼下,阿部忠秋卻是帶著對馬守宗義成等人馬抵達了大明京師!對馬守是負責日本外交的人,專司日本與朝鮮的往來通商。此刻他們前來,便是探聽到了朝鮮國世子李昊進入大明,這才火速地趕了過來。

顯然,居住在民宅之中的阿部忠秋並非是從官方途徑光明正大地進入。

此刻,若非是民宅之中已經改裝的日式建築風格,恐怕也沒人知道眼前這些全然中國人打扮的人竟然都是日本的官員與武士。

阿部忠秋揮退了在內不相干的家臣,仔仔細細地看起來了報紙。他看完以後,身前不少人也紛紛開始輪流翻閱了起來。

其中,阿部忠秋看完以後,卻是看向其中一名年輕男子,等待著這個男子發言。

今年四十五歲的阿部忠秋年紀不小了,當然也已經結婚,只是子嗣艱難,讓人嘆息。阿部忠秋的正室是稻葉道通之女,繼室是戶田康長之女。本來生育過一個兒子,但夭折了,後來也沒有再生過兒子。為此,阿部忠秋只好收養伯父阿部正次之孫阿部正令,然後改名阿部正能為養子。

眼下,阿部正能也跟了過來,顯然是打算跟著養父一起歷練。

寬永四年生的阿部正能現在十九歲,在歷史上,他會一直到六年後才會成為阿部忠秋的養子。但眼下,顯然歷史已經改變。

「正能,明人報紙上說的,你怎麼看。」阿部忠秋擰著眉頭,想著這些對於日本的影響。

阿部正能一禮,道:「父上大人。明人對朝鮮行事大為改變,一改往日朝貢體例。眼下看來,定有大事發生。如此既是貸款,又是允許購買先進軍械。這是有大事情發生的前奏。」

「你想得和我差不多。但還有一點,你沒想到。」阿部忠秋緩緩道:「我懷疑,這位皇帝陛下是不打算讓日本、朝鮮安生了。他既然盯上了朝鮮,就不會放過我日本國……」

這個不放過的用詞讓阿部正能聽完,卻是忽而感覺身上一冷。

阿部忠秋說罷,又看向對馬守宗義成。

宗義成也在苦思冥想,這會兒見阿部忠秋轉眼看來,明白這是想看問自己的看法,緩緩頷首道:「明人……太豪富了。一百萬元,按照明人的換算,那就是一百萬兩銀子。折算成錢糧,那是多少萬石?」

宗家是享受十萬石大明待遇的對馬守,阿部忠秋雖然少一些,老中作為譜代大名只有幾萬石。而這些,都意味著一百萬兩銀子對於他們而言,是一個難以想象的巨大數目。

就算是以日本政治生活後來極為重要的迎接朝鮮通信使,以動員33萬人,七千六百匹馬這般巨大的接待費用,也是一百萬兩銀子。

但大明,竟是一開口就給了一個低息的百萬元貸款,真正是讓人不由地感慨明國之豪富。

「此前,我還聽說明國內憂外患,眼下看,卻全然不是這個樣子。那東北清國已經被明國滅亡了。國內的判斷,更是早早為新國主消滅。這樣的大明,只剩下一個讓人敬畏的大明。只可惜,了解這一切,我們知悉的太晚了。」阿部忠秋緩緩地說著,擰著眉頭,皺眉苦思。

阿部忠秋是從抵達日本國的華商口中知曉中國近況的。

同時,通過朝鮮人的口中,對馬守的宗義成也知悉了一些中國的近況。

在華商口中,大明自然是天降聖君,掃平內亂與外患,中興大明,更是開明地看待海外貿易。

透過朝鮮人口中了解大明的宗義成更是感覺誇張。朝鮮人面對清人鐵蹄,是毫無抵抗之力,被輕易殺到國都腳下,舉國淪陷,慘狀無以言表。故而,在朝鮮人的印象里,清人固然是蠻夷,但軍力是極厲害的。

而今,從前看起來不如的明國竟是反過來吊打了清人,直接將建州亡國。這樣的反轉震動了朝鮮人。

「神兵天將,十萬強軍剿滅建奴,長驅直入,直搗赫圖阿拉,虜酋授首五十萬清軍灰飛煙滅!」

「大明強兵利器,火銃開火,千步之外取人性命。大炮怒吼,三尺城牆磚石崩毀……」

「天降聖君,大明中興……」

……

回憶著從朝鮮人口中聽來的二道消息,宗義成轉述說出,果然見大家的臉色都變得頗為難看。

「中國之強,竟然於斯?留言,或多不實之處。」阿部正能正是年輕氣盛的時候,此刻抗聲說出,滿是不平之色。

其餘人見了,卻是都不約而同地搖頭嘆息。

中日的差距,實在是巨大得讓人無法否認。

從前,他們在日本國,見不到中國如何,還可以多說幾句自大的話語。但眼下到了中國,見恢復和平后的京師繁華,見城門口每日見到的巡邏警便紀律森嚴戰力彪悍,等到又見天壇獻捷大典上一處處戰利品,他們便明白,這大明之中興,委實不只是說說。

「中國之強盛,多說無益。眼下,還是要探究明白,中國對於日本國意欲何為……若是再嚴格禁絕貿易,便大事壞矣。諸君,此乃切身攸關之事,還請諸君萬萬報以誠摯進取之心,不可懈怠一分1阿部忠秋掃視全場,目光尤其嚴厲地看向宗義成。

畢竟,這一位可是有過篡改日本國書的惡劣先例。雖然後來柳川一件之事中幕府將軍選擇了維護大名的威嚴,堅決肅清戰國時代「以下克上」之風氣。但對於宗義成這等世代把持日本外交事務的對馬守,依舊還是頗為警惕又不得不重用的複雜心情。

「哈伊1全場轟鳴,所有人嚴正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