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六章:海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六章:海外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一個個名字念出去,接下來,黃景昉狠狠吞咽一口唾沫,緩解了一下嘴唇的乾燥,又道:「另宣布,皇帝陛下決意追加一百萬兩賞格加入這一回封賞獎金池。今日,特此宣布……」

李昊靜靜地聽著,感覺好一陣頭暈目眩。

這一位大明的皇帝,手筆還真大呀。

一百萬兩,李昊貼著朝鮮王國的獨立自主進去,也只換回來了一百萬兩呀。而且,還是借的。

不對……

是追加?

「這麼說,原有的賞格還要更多?」李昊望著黃景昉將一個個數字念出來,已經感覺這個世界不太真實,什麼話都聽不進去了。

賞格一一念出,場上的氣氛更加熱鬧了起來,巡查的御史一連彈壓數次,卻發現自己也漸漸為這樣的氣氛所感染。

皇帝陛下一如既往的慷慨,而早朝也陷入了歡樂的海洋。

這樣的氣氛,一直伴隨著黃景昉將最後一人的名單宣布完畢,這才終於迎來了第二個議題。

朱慈烺的目光,亦是一樣跟著落在了朝鮮鳳林大君李昊的身上。

早朝已經失去了曾經君臣議事的傳統,大多數事務都是敲定之後履行議事。越是重要的事情,也越是可以以此用儀式感增加分量。

「朝鮮使臣李昊,恭請大明皇帝陛下對朝鮮進行國事訪問1李昊的話很簡潔,說完,便行行禮叩拜。

其後,朝鮮使臣一一叩拜。

朱慈烺朗聲道:「朕允了。」

「叩謝皇恩,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1

「叩謝皇恩,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1

「叩謝皇恩,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1

……

嘩啦啦……

潮水涌動,通往濟州島的航線上,一支船隊緩緩朝著東方駛去。

船隊正中,一艘規模遠大於身側其餘船隻的飛剪船里,祖大壽笑呵呵地看向在船艙之中乾嘔著的吳三桂,笑道:「月所,怎麼樣,船上的生活,可還習慣啊?」

「舅父……你還打趣我呢。這,這哪裡稱得上習慣了。」吳三桂有氣無力地擺擺手,掀開舷窗的蓋子,看著外間亮堂的天色,道:「又過去一天了啊,咱們這是到哪兒了?」

「快到濟州島了,頂多,還有兩個時辰的時光就到了。」祖大壽道。

吳三桂一陣長吁短嘆:「還要兩個時辰埃這真是……真是……」

說著,吳三桂又是不住地搖頭起來。

「怎麼,當初捨棄一身榮辱,封侯拜相的軍功都不要的豪情去哪裡了?現在海上這點風浪,就讓你沒了氣色?」祖大壽眯著眼睛,緩緩說。

吳三桂聞言,臉上哀嘆的表情緩緩收起,看著祖大壽,輕輕吐出一口氣,道:「舅父。我只是想證明我自己罷了,證明我遼東關寧軍中,有的是鐵血的男兒,有的是忠誠職守的勇士。做完了這些,也是時候是我們這些人落幕的時候了。當初,孩兒不解舅父為何要去茫茫大海,今日看舅父所作所為,卻是忍不住艷羨。」

「少給我戴高帽子。」祖大壽笑罵一句,卻是理解吳三桂的做法:「也好,也好。你這一卸下軍裝,也算咱們這些人給大明一個交代了。往後,再也不會有人指著我們脊梁骨罵一句漢奸了。這裡,卻是我要謝你的。」

祖大壽這一句說出,卻是真情涌動。

這些,說起來也是頗為複雜的。

朱慈烺登記之後進行軍制改革,收編各路軍陣,不管是邊鎮也好,內陸軍頭也罷,就連關寧軍這樣在明清之中遊走的強軍將門,也統統吞下。

顯然,皇帝陛下是決不允許軍閥出現的。

只不過,礙於現實壓力,皇帝陛下保留了相當部分不溶於新式軍隊的成分。比如吳三桂在薩爾滸的計策,若非有一支惟命是從,毫無疑問的私軍,恐怕也完成不了計劃。畢竟,換做金吾軍等新式軍隊,就在吳三桂第一天宣布要投清人的時候,他肯定就要被部下捆著送到首席軍師身前了。

過往的印記讓吳三桂雖然得到了實職師長之位,但也同樣讓他們難以得到信任。

一場無可辯駁的勝利洗刷了吳三桂身上的疑點,恰到好處的時機選擇退役則讓這一個落幕印刻在了最完美無瑕的時候。

這讓關寧軍上下依舊還在軍中的將士們都不用再因為過去而受到猜忌,可以順利融入新式軍隊之中。

同樣,於吳三桂與祖大壽這一層級的關寧軍集體而言,這也是一個最佳的選擇。

吳三桂失去的是軍功的封賞,得到的則是一場新生。畢竟,現在吳三桂身上依舊享有正師級的退役待遇,這個身份讓他在在做什麼事情都可以得到意想不到的便利。

比如,這一回跟隨遠征公司出發向濟州島的船隊之中,就有兩艘是屬於吳三桂名下的。

「哎呀,說什麼呢,這麼熱鬧呀。」吳襄笑吟吟地走了進來。

看著父親,吳三桂連忙起身:「父親大人,我與舅父談起了一些過往。」

「噢?」吳襄眯著眼睛左右看了一下,道:「算算時間,這會兒朝廷對這一戰的封賞結局估計也出來了。我離開京師的時候,聽倪相說過,這一回陛下手筆十分驚人。以月所的功勞,一個侯爵難說,一個伯爵是有的。」

「不世的伯爵,也就那樣吧。」吳三桂嘿笑了一聲。

吳襄笑罵道:「也就那樣你能這麼利落地跟著上船來?瞧你那出息勁兒1

吳三桂苦笑著,仍由父親大人評論。

「行了行了。男子漢大丈夫,這一個選擇做出來了,不管好壞,都得去承受。更何況,依我看吶,跟著我們出海,我卻覺得這才是一個以後不會後悔的選擇呢。」祖大壽說著,走出了船艙。

吳三桂朗朗蹌蹌地跟了過去。

經歷了數日的折騰,聞著已經不再敏感的海腥味,吳三桂看著茫茫大海,心中奇異地感覺到了一些開闊:「這片天地,真大呀。」

「濟州島很快就要到了1瞭望塔上,一個男子高聲大喊,如果還有人認得此人,定然會發現,此人赫然就是李岩。

吳三桂凝神看過去,心中莫名起悸動了起來。

一股前所未有的期待湧上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