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七章:開拓朝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七章:開拓朝鮮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到了濟州島,你舅父會暫留幾日,等候下一批船隊一同直接出發前往日本。」吳襄道。

「朝廷已經允許打開中日貿易大門了?」吳三桂敏銳地察覺到了什麼。

吳襄失笑道:「別這麼心急,為父還沒說完呢。」

吳三桂不好意思道:「是孩兒心急了。」

「遠征公司有濃郁的軍方背景,也是朝廷在海外行動的探路人。我們這個探路先鋒,有危險,也有機會。這一次去日本,就是為朝廷打前站去的。其實,你也不用擔心。上一回,我們的人私底下就去過一趟日本。同行之中的,也有幾個走私的海商,他們有些人頭熟絡,我們不必過於擔心。」

頓了頓,吳襄又道:「重要的,是我們的行動。日本國的計劃,還是靠在後面。我們最主要的是朝鮮國。我會留守濟州島,前往濟州島的中央山地,那裡是一個巨大的牧場,遠征的股東會討論后,認為在那裡大有可為。至於兒子你……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前往朝鮮半島?」

「哪個城市?」吳三桂眉毛一挑:「什麼任務,什麼目的,我能獲得多少資源,能有什麼權力?」

「朝鮮都城,漢城。任務……打開朝鮮的市場,建立我們的力量與基本盤。你的資源,是啟動資金一萬兩銀子與一批貨物,以及這個……你的權力,是來自一個強大國家,大明合法商人的權力。當然,我們會在你的背後。當你有問題的時候,可以聯繫這份文件上第九頁的那個人。」

說完,吳襄遞給了吳三桂一份文件。

船隊在濟州島一分為二,吳三桂甚至沒來得及在濟州島多休息一日,便搭上了另一艘前往漢城的船隊。

踏上新的船隊以後,吳三桂擺擺手,揮別了父親。他閉上眼,腦海里全都是吳襄最後的囑咐。

「這一行,對於你而言,是一個新的世界。你的身份比尋常人更有機會在朝鮮有所作為。同樣,也不用擔心。你不會是一個人在戰鬥……你的身後,不僅是遠征公司,也是我們那個強大的帝國為依靠1吳襄的話語在吳三桂的耳邊迴繞,他摩挲著手中的那份文件,深深呼出了一口氣。

「吳……將軍,貨物已經清點完成了。請指示。」一個清瘦的男子大步走來,手中恭敬地遞過來一份清單。

吳三桂接過去,掃了一眼,看著眼前男子發汗的額頭,道:「不錯,清點得很仔細。有沒有缺漏?」

清瘦男子有些為難地看了吳三桂一眼。

吳三桂見了這個眼神,頓時明白了:「有話直說,打今個兒起,咱們不僅是遠征公司屬下的人,最重要的還是朝鮮開拓隊的人。能不能在朝鮮這兒賺到錢,那才是和公司說話的底氣。差了點什麼東西,不用擔心有什麼處分,你要瞞著了我的,關鍵時候再掉了鏈子,那咱們都一起跳海得了。」

清瘦男子聞言,這才道:「其中三擔生絲被海水泡了,成色降了兩等,還有六箱琉璃罐頭不見了,京師鋼鐵廠的鐵錠在前日的大浪里捆綁不緊,丟了約莫三分之一。」

聽到對方說起這些,吳三桂伸手過去,一把握住對方的肩膀。

卻不料,對方也是動作幹練,當下就要一個反擒拿使出。還好,他很快就明白了這是哪裡,手上的動作統統僵祝

吳三桂伸出手,果然在那清瘦男子臂后腋下看到絲絲血痕,凝眉道:「船醫呢?這傷口都沒處理,就這麼讓人死扛著?來人,快去請醫生。我前天的海浪我記得,別人都躲著,就你上了,這傷口也是加固鐵錠時的事兒吧?海上本來就兇險,丟了些東西少了些東西也算正常。那鐵錠沉甸甸的,捆不住也沒辦法,只能回頭在國內買了鐵絲再說了。」

說罷,吳三桂又頓了頓,道:「你是叫李岩?」

李岩躬升是罪囚。」

原來,這個清瘦男子赫然就是此前被俘的闖軍大將李岩。

只不過,經歷了這幾年勞役風雨,李岩變化極大,也許是吃得不夠好的緣故,身子瘦弱,顯得有些弱不經風。加上這幾年亦是不忘讀書,甚至兼了勞改隊里的教習之職,又恢復了一身書生儒雅的氣質。看起來,不像是曾經的將領,反倒是像個書生。

這李岩,也正式因為文化素養上的本事,被勞改隊推薦到了遠征公司。

就如同這個年代西方殖民者敢於海外殖民的大多數是罪犯、無賴、流民一樣,對於安土重遷的大明人而言,儘管盛傳著海外可以一夜暴富的傳說。但是,無論如何宣傳,遠征公司能夠應徵到的人手還是十分緊張。

為此,李岩倒是順利入職遠征公司。

這般想著,船上的醫師也慌忙趕了過來。

李岩低聲道:「罪囚身子骨結實,船上藥物具是寶貴,是以這才想扛過去,不想驚動醫師。」

吳三桂緩緩搖頭:「上了船,進了隊,就是一起的兄弟。以後,不許說這些生分的話,劉醫師,辛苦了。藥材什麼的,儘管用。我算過船里的存貨,不夠再去朝鮮買就是1

「吳將軍放心。」劉醫師笑道。

「往後,別叫什麼將軍了。我已經退役了,現在就是你們的頭兒。你們懶,就喊一聲頭兒。要想講究一些,直接喊隊長。」吳三桂大笑。

「是,隊長……頭兒1李岩笑著,心裡卻化開了什麼一般。

吳三桂笑著,忽而聽到船頭前一陣歡呼聲響起。

「朝鮮快到了1

……

吳三桂應著,拿起了千里鏡,跑去船長室里瞭望去了。待到吳三桂的身影遠去,李岩脫開了外衣,任由劉醫師叨叨絮絮地說著傷口的注意之處,又見劉醫師拿出了頂金貴的兩個乾癟的橘子,又道:「傷口的注意事項,我方才與你說了。飲食那邊,會給你按照病號處理。,這幾日你多喝茶,黃豆也不必讓給別人。船上其實也種了菜,就是給大家吃的。」

「唉,謝謝劉醫師。」李岩輕聲地應下,回想著這幾日的過往,覺得彷彿是在夢中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