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九章:見面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九章:見面禮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皇帝陛下金口玉言,學漢話自然成了朝鮮舉國上下重視的事情。

而語言這個問題,也的確是個麻煩的問題。

皇帝陛下既然對朝鮮進行國事訪問,那就意味著來的不會僅僅只是皇帝陛下以及涉,定然還會有龐大的隊伍。到時候交流不便,萬一出了紛爭,實在不美。

一時間,漢城城內,會漢話的人頓時成了香餑餑,被人迅速爭搶。朴正勇雖然身上有個捕盜廳的職司,但等他收到消息去請西席先生的時候,卻早就晚了一步了。

在漢城的朝鮮人雖然有不少會漢話,但大多數不是大儒就是高官。高官們每天忙的飛起,當然沒空教人漢話。大儒們自然是有不少有有教無類的心,可這樣的人當然首先被王室挑走了。前些年清人勢大,挺清派氣焰囂張,王子貴女們也不得不罷了漢家學問的課程。自然,許多年幼的王子貴女都不會漢話。

當然,找不到大儒也不是就沒更好的選擇。顯然,在教授漢話這種事面前,顯然是明人自己最能耐。至於那些大儒,或許能說漢話,但只要一開腔就能聽出來自釜山鄉下的腔調。

可你找個明國人就不同了。

想到這裡,朴正勇忽然有些臉色難看,他問道:「敢問黃老先生是哪裡人士?剛剛說…來自海南?」

「哎,一場海難闔家老小就只剩下老漢與一個孫女兒了。」老漢臉上浮出了一抹悲戚:「老漢本是南直隸松江府上海縣人。」

「南直隸?好哇,好哇!值了,撿到寶了!哈哈,廳里那個姓李的,以為是個國姓平時就鼻孔朝天看不起人。昨個兒還說尋了一個福建士子,聽聞還有個什麼秀才功名。可我要說,什麼窮酸酸菜,福建作胡建,舌頭都不直,一口閩南腔調,濟得甚事?南直隸,吳淞軟語,這才要得嘛1朴正勇說得興起,卻是讓小姑娘聽明白了。

她與黃老頭一說,頓時就明白了所有的前因後果。

「原來…都是皇帝陛下要來大明啦…想不到,小老兒一輩子都覺得沒個本事,到老來,還能看到大明強盛,萬國敬重的時候…」黃老頭喃喃地說著,卻是讓他經不住兩行老淚流出,滿是激動。

黃老頭一個老漢尚且有如此待遇,城內其餘人自然是更甚。城內還有的明國士子自然是被領議政等高官顯宦第一時間招攬了過去。

其次的,便是那些在韓國經商的商人們了。甚至,連一些商人們的小廝也成了爭搶的目標。

畢竟,比起漢城數量眾多的官員,僅存的那些會漢話與朝鮮話的人實在就是太少了。

可沒有一個教漢話的西席先生顯然是不信的。

大明國皇帝陛下對朝鮮展開國事訪問,明眼人都知道這是一場巨大的變化。

這既是意味著挑戰,更意味著時機。

「來了來了,真的來了。」一旁,仁川港上,一個瘦猴兒一般的人緩緩下了一處望樓,朝著港口裡的人說道。

「明人的船,真的來了?」碼頭上,一個衣著不凡的男子道。

「的確是來了,我們都看得真切,都是來了。一連五艘剪刀船,來得賊快,我們都看得真切。」那瘦猴底牛有點疑惑地看了一眼這錦衣華服的男子。

對方的眼力,沒有最近尋常人眼裡的熱切,而是凝眉沉思,顯然是苦思冥想著什麼事。

只是,當從大明京師的消息飛鴿傳信一路回到朝鮮以後,到處都是熱烈迎接大明皇帝的氣氛,人人都想與明人的交道里掙到好處。現在,這個看起來身份不凡的男子卻是一副警惕十足的樣子。

這般模樣,讓瘦猴兒男子十分不解。

但很快,他就見識到了此人的本事。

「將這仁川港,封了。」那錦衣華服男子說罷,轉身離去,再不看這裡一眼。

只是稍待,就有一道五顏六色的令旗衝天而起。

隨後,讓那瘦猴兒男子目瞪口呆的事情發生了。

四面八方,不知在哪裡藏著的小漁船紛紛在海面上劃了過來,竟是都朝著仁川港出發。

過了約莫半個時辰,當大明的船隊已經到了可以肉眼看到船上站立之人的時候,讓李岩驚愕的事情就這麼呈現在了眼前。

無數小漁船將還算廣闊的港口擠得滿滿當當,再也沒有了明人船隻停留的地方。

李岩皺著眉頭,死死盯著眼前的一切,想著從哪裡尋出一點可以騰挪的地方。只是,任由他如何想,都不得不沮喪地發現,眼前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我們遇到麻煩了…」吳三桂緩緩走了過來:「朝鮮這裡,不如我們想象的那樣歡迎我們埃」

李岩苦笑道:「皇帝陛下要國事訪問的消息應該也已經傳到了朝鮮,現在鳳林大君還未回到朝鮮。我們這個開路先鋒恐怕不好做。」

「說是開路先鋒,許多也是安慰我們罷了。」頓了頓,吳三桂又道:「真正的開路先鋒,是皇帝陛下。當年,皇帝陛下就是在這裡登陸朝鮮,現在,以為靠著幾艘小船就能堵了我們,真是笑話,看我如何碾壓過去1

「隊長,你這是要直接撞過去?」其餘人驚了,隨後就是激動與擔憂。

激動的人覺得狠狠出了惡氣:「小小番邦,也敢如此對我們大明兒郎,就是撞過去,看誰敢說個不字?」

自然也有反對之人:「我看還是使不得,如此一來,百姓看我等就要不善了。」

吳三桂看向李岩:「李岩,你覺得呢?」

「碾壓有很多方式,可以是*的,也可以是智力與實力的。我相信頭兒不是莽夫。」李岩笑道。

吳三桂也是大笑:「既然如此,便看我的吧。換小船,入城1

李岩見此,分出數人留守,大隊人馬直接進了仁川。

仁川某處大宅,一人躺在搖椅之上,慢悠悠地晃著。一個年輕男子穿著一身寶藍色長袍入內,正是方才港口那人。

「殿下,屬下已經辦好了,見面已經送出禮。」幾字微言說今天一天奔波在外,家事拖累,一直到現在才到家,久等了,感謝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