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三章:趟渾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三章:趟渾水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我朝鮮國,說到底是一個獨立的國家。都看人家打勝仗,有什麼意思?要研習文章,也該是研習我朝鮮自立自強的文章。少管這些外國之事。」金西石沉聲著,冷哼一聲:「要不然,人家一封書信來,便全國蜂擁而動,要馬就得送馬上供,要女子,要金銀,要細布,都得統統拱手送上去。從前,還能有求於我朝鮮幾分,現在……爾等都是我朝鮮未來棟樑之材,切莫誤了國家1

金西石說罷,便抬手就是將手上那封報紙丟掉。

一干朝鮮士子們見此,只好唯唯諾諾,應下以後,都各自無趣地散去了。

妙趣書屋重新回歸了冷清,只餘下書屋二樓上,陳貞慧將窗子緩緩關上,凝眉苦思:「朝鮮之中,果然有異動埃」

朱慈烺則是拿起一盞查,牛飲起來。他的身前,兩個中書舍人奮筆疾書,正在將朱慈烺之前口述的《石頭記》一一抄下。他也學乖了,當場連載更新固然可以讓人氣爆棚,但那麼多追更的熱切眼神可實在讓他感覺受不了。

見此,朱慈烺乾脆就在東華報上署名曹雪芹,直接連載《石頭記》。

「管他東西南北何處使勁,朕只管一路去。」朱慈烺稍一沉吟,又道:「別看那什麼成均館威風八面,哼,其實內里衰落,個中苦楚,誰會到處亂說。」

成均館雖然是朝鮮儒學教育重鎮,但如大明一樣,國子監在國初等少數時間裡振作過以外,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充當打醬油的角色。

尤其是朝鮮經歷清軍兩回入寇以後,財政收入銳減,對成均館的財政投入也緊接著減少,這就更加讓成均館的發展顯得衰落。

「這金西石……來得莫名其妙,臣以為,士林之中恐怕將要起風潮了。」陳貞慧喃喃著。

朱慈烺輕輕一笑,全然不在乎:「螳臂當車罷了。」

此刻,妙趣書屋那僅開的一個門面里,一陣喧鬧之聲響起。

只見門庭清靜以後,不知從哪裡來的一群又一群的丫鬟們大步走來,嘰嘰喳喳地指著妙趣書屋上擺著的一本本報刊畫本。

只片刻間,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原本還放的滿滿當當的門面就被搶購得只剩下寥寥幾本經史子集。

陳貞慧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一切,忽然之間彷彿有些明悟。

……

李岩拍拍手,他的身邊,吳三桂十分有成就感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只不過三日的時光,在吳三桂與李岩帶頭之下,打通了數間屋舍,將船上運進來的一切裝了進來。

他的身後,十數個還未洗乾淨腳上泥漿的工人們穿著統一的工裝,用好奇與期待的目光看著李岩重新又走入裡面。

「成了!可以開動了1李岩吐出一口氣。

隨後,便見十數個工人入內,在李岩的示範之下,開始了操作。

與此同時,距離此處不遠的海邊,烈日照耀,十數人將推著小推車,將一車又一車的漁獲推來。

宋東元靜靜地看著這一切,他的身後,孫子宋正哲死死地抱著一本小人書看著,看得正起勁時,忽而見宋正哲死死地揪住宋東元的袖子,焦急地道:「阿伯幾,阿伯幾,快來幫我」

宋正哲叫喚得急切,宋東元嚇了一跳,還以為是什麼事。

卻不料,宋正哲一臉認真地指著小人書上的框框,問道:「阿伯幾,這是個什麼字,孩兒不認得,左右看不明白,心理著急得很。你快說,這諸葛亮說了什麼,竟是叫那人氣得跌落馬下……」

宋東元看過去,卻是心中異樣之感升起。

他此前,也曾想要宋正哲好好研習儒家經義。但是宋正哲卻十分不愛讀書,每日看到那方塊漢字都覺得像是見了天書一樣,腦袋搖得和撥浪鼓一樣,怎麼都不肯。

宋東元雖然知道這是因為他溺愛過了的緣故,可老來得子,實在不忍責罰。

可眼下,看著孩子一臉認真的模樣,宋東元也不由好奇了幾分,看過去,這才發現這裡原來是三國演義的故事。只不過,有些字是簡化了的俗體字,是以顯得頗為不一樣。

「這是諸葛孔明的故事,是王朗與諸葛孔明對陣戰場之上的話語。我講與你聽。」宋東元緩緩念道。

「諸葛亮說:我有一言,請諸位靜聽:昔日桓帝、靈帝之時,漢統衰落,宦官釀禍,國亂歲凶,四方擾攘。黃巾之後,董卓、李傕、郭汜等接踵而起,挾持漢帝,殘暴生靈。因之,廟堂之上,朽木為官,殿陛之間,禽獸食祿!

王朗:「你……諸葛村夫,你敢1

諸葛亮:「住口!二臣賊子!你枉活七十有六,一生未立寸功,只會搖唇鼓舌,助曹為虐!一條斷脊之犬,還敢在我軍陣前狺狺狂吠1

王朗:我……我……

「我從未見過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1

宋東元一開口念出,就見宋正哲目光大亮,也不知從哪裡扯出一把扇子,指著身邊家僕大呼:「我從未見過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1

家僕噗通一聲跪在地上,茫然地看著宋正哲又跑過去,指著另一人道:「我從未見過……」

……

宋東元連連失笑,轉過頭,看向此刻租出去的空地里,魚腥之味衝天而起,不由驚道:「這……不會是將周遭的魚全買了吧?」

吳三桂此刻緩緩走來,他的身後,李岩捧著一個魚肉罐頭遞過任公,這就是我們這幾天辛勞所得了。宋公不如一看?」

「這……能耐久放?」宋東元嘗了一口,唯道委實一般,只不過鹽放的夠,也有幾分唯道。

「沒錯,足可放一個月之久。」吳三桂心中沒有多說,他明白這東西真想要久放,三個月都行。

宋東元目光閃動,有些浮想聯翩。

這時,一個宋氏家僕大步跑來,在宋東元耳邊低語幾聲。宋東元遲疑稍許,看向吳三桂,沉聲道:「本來,我委實也不想趟這一回的渾水。但我現在改變主意了。我也就不瞞你們,仁川士子,要大鬧遼東會館……你們,小心著吧。」

遼東會館,自然就是吳三桂等遠征公司之人案上所住之處。幾字微言說晚上還有一更,感謝莫之靜語兩張月票,愛上貓的糧一張月票支持~出去拿一下在改的褲子以及吃個飯,回來繼續寫。請「雲海書游詩同舟、韋開江、」幾位書友聯繫一下微言哦,可以直接進讀者群,群主就是我。也可以在新浪微博、知乎上找到我。如約~手寫寄送來自上海的微言定製的明信片!不要嫌字丑哈